第七十七章 勾引-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七十七章 勾引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七十七章勾引

  在厨房做饭的沐浅夏感到自己的心一阵阵的跳,停下了切菜的手,用冷水洗了洗脸,逼迫自己静下来,不知道是哪来的浮躁。

  秦蜜蜜过来帮忙打下手,两个女人的日子,总会是很有意思,而且懒惰的,她们彼此依偎,像是多年以前的日子。

  吃完饭,两个人倒在沙发上,不肯去洗碗,你戳戳我,我看看你,猜拳也不肯,最后就都放弃了,干脆各自干各自的。

  电视里放着近期流行的偶像剧,男女主分分合合,始终不愿意忘记。

  沐浅夏在一旁扁扁嘴,“干脆出场车祸,两个人全都失忆了,然后,全剧终。”

  就是啊,这么虐来虐去的有意思吗,你要是真心喜欢她,就不会怀疑她,你要是真心喜欢他,就会放心他。

  在爱情里,哪有什么公平,谁爱的更深一些,谁就是弱者,沐浅夏甚至这个道理。

  秦蜜蜜在一旁给她一个白眼,扔过去一个沙发垫,“你自己心灵老,就不要残害我这种少女,我好想嫁给一个白马王子。”

  一边说着,一边娇羞的掩住了脸。

  沐浅夏看着她故意的玩笑,认真的回答,“蜜蜜,你要是不能把自己一塌糊涂的穿着,一塌糊涂的工作,都步入正轨,你就只能在将来变得一塌糊涂。”

  秦蜜蜜听着沐浅夏给自己灌输心灵鸡汤,仍然耐心的点头,“放心吧。”我会自己好好的。

  两个人互相靠着聊了很久,之后各自的房间睡了,明天就会是一个更好的开始,不知什么时候,人们开始这么安慰自己。

  日子一天天过去,沐浅夏依旧好好的守着自己的孩子,去做产检,闲来无事,看一看中世纪文学,准备去修一个学位,把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看法说出来。

  容谦每天都带着一整个公司的人去加班,想要更早的完成手下的事。

  人们各自生活着,几天的平静,变成了少有的快活。

  等到容谦把并购,手下几家子公司拆分重组的计划都安排好,已经快一周不吃不喝的员工们,终于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老板,总算愿意开口放人了。

  “你让每个人把工作报告交上来,做好总结,部门经理今天下午再开最后一个会,就可以结束了。”容谦一边在助理送来的文件上签字,一边吩咐。

  其实最开心的就是他了,今天晚上,他就去跟樊若水摊牌,告诉他,从此陌路两人,毫无相干。

  到了晚上,刚准备驱车离开的容谦,手机响了,他低头一看,是一条信息,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是沐浅夏,今天晚上出来一下吧,我有些事跟你谈一谈,地址我一会给你发过去。”

  容谦皱了皱眉,语气确实是沐浅夏的风格,但是她现在没有理由找自己啊,毕竟她不想让自己知道孩子的事。

  现在约他的话,真的很容易暴漏。

  但是万一有其他的事呢,她的手机不久前丢了,这次说不定是新号码。

  他想了想,顺手回拨,但是一直是忙音,容谦看了看时间,不着急,等了几分钟,手机上果然有了一个地址。

  是一家酒店的房间,容谦看着地址,随即方向盘一打,有约,不妨一赴。

  很快,他在停车场停了车,到了前台,有人看到他,递上了一张门卡,“一位小姐嘱咐我给您的,谁让您上去就可以了,她有急事相商。

  容谦不疑有他,一听到沐浅夏有急事,没有犹豫的就去了电梯。

  直到了房间门口,他伸手刷房卡,“啪嗒”一声,门开了。

  里面是黑的,看不到什么人影,容谦看到内卧隐隐有的亮光,朝里面走进去。

  刚推开门,看到床上隆起的一个人影,他犹豫的开口,“浅夏”

  人影懂了,朝他走过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双柔若无骨的双臂就缠了上来。

  与此同时,容谦也闻到了一股化学的香水味,根本不是自己熟悉的味道,这根本就不是她。

  几乎是在一刹那,女人好像还想顺着他的腰线向下滑,朝着禁忌的地方游走,满是挑逗和诱惑。

  容谦脸一沉,手上准确的找到了她的手腕,真的使上了劲,像个铁钳一样紧紧的禁锢住她,惹来一声惊呼。

  女人开始挣扎,实在是痛不过了,有些抽泣的声音开始传来。

  容谦冷哼一声,狠狠的把她甩在地上,转身去开灯。

  室内随着开关的打开,灯光及其耀目,容谦看着倒在地上揉着手腕不敢动作的苏芙,眼里是浓浓的厌恶。

  “苏芙,你哥哥就没有交给你什么是礼义廉耻吗,你这个样子,简直是在丢苏家人的脸。

  苏芙身上挂的衣服几乎没有布料,像是着在地上,要是寻常男人,肯定受不了这个样子。

  但是像容谦这种,绝情时,恨不得把自己身边的雌性生物都送走的怪人,真的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容谦转身拿起床上的被子,走向苏芙,眼神很温柔,能掐出水来。但是在最深处,苏芙分明感到一种领样的存在。

  “这样会着凉的,下次不要了啊。”容谦笑着对她说,眉目间的风情,让苏芙愣在了原地。

  但是他接下来的话,让苏芙瞬间手脚冰凉,满目疮痍。

  “要是有下一次的话,我一定会。”说到这里,容谦甚至摸了摸她的头,像是摸着家里乖巧的宠物。

  他低下头,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呢喃,“杀掉你。”

  没有丝毫的语气,像只是通知她,他的决定,眼前的空气,都让她触手生凉。

  容谦站起来,开始往外面走,一边走,一边打开这个套房所有的灯,

  “这是看在苏修的面子上。这次我不动你,这是第二次,要是有第三次,我会当着苏家人的面,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没有跟你开玩笑。”

  说完后,容谦就已经离开了这里,只剩下苏芙一个人看着这个灯火通明的房间,满布的璀璨灯光,把黑夜在她身上投下的唯一遮羞布给解开了。

  让她感觉到,自己从未有过的羞耻,像是一个又一个的耳光打在她脸上。

  她不甘心她已经做的如此卑微和低贱,容谦还是不愿意看她一眼,就像是自己是个跳梁小丑。

  想到这里,她起来疯狂的穿上衣服,向外面跑,她一定要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他这样无视自己。

  容谦回到了停车场,坐在车上,闭了闭眼,按捺住自己隐隐间回荡的杀意。

  坐了一会儿,他拨通了苏修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对方显然也很疲惫。

  苏修正忙着重新规划公司的人事构架,一时间手忙脚乱,还有公司里那几个人,一时还不能盲目下手,以偷鸡不成蚀把米。

  看到苏修的电话,他怔了一下,随即放到了耳朵上。

  听筒里传出的声音,明显有些怒气。

  “苏修,你记着,这已经是我第二次看在浅夏的面子上,原谅你们苏家那位,没有第三次,不然,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声音很是低沉。

  苏修一时没反应过来,就听间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是说真的,最好不要让我动手,不然我会真的,杀了她。而且,既然我有能力出手,你就应该知道,我同样有能力,出手拦下这件事,不让任何人知道真相。”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修听到最后,听到他不加以掩饰的威胁,就知道自己那个好妹妹,肯定又干了什么没出息的事情。

  他接着开始给苏芙打电话,但是没有人接听,因为她现在正在跟着容谦。

  她要看看,究竟是谁,让容谦对别的女人都念念不忘,难于自拔。

  他开着车往外走,并不是他回家的路。

  苏芙在后面打车跟着他,一遍又一遍的嘱咐师傅,不要跟丢了。

  直到容谦到了医院,停车走了进去,苏芙想起怀着身孕的沐浅夏,心里一惊,她不是不知道吗,这么晚了来这里干什么,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了

  但是容谦并没有朝着妇产科走去,而是去了精神科。

  苏芙怕被他发现,毕竟他实在是太警觉了,所以她只是远远的看着,看着他进了一个病房,有人在外面守着。

  她把自己外套的帽子戴在头上,去了前台,有护士在值班。

  “你好,我请问一下,459病房了住的是什么人。”苏芙耐下性子问。

  护士孤疑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您好,459是一位樊小姐,其余的我们不能透漏,这是病人的,抱歉。

  护士以为是找到这的狗仔,闭嘴不言,她早就已经被人叮嘱过了,459的病人,一点也不能透漏出去,这些天都没有记者可以找到这,没想到今天有人找上门来。

  她有些佩服眼前的人,专业素质过硬啊。

  苏芙有些不爽,但医院也不是她开的,只能点点头,坐在了一边,准备等着容谦出来,自己再去看。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很长的时间,久到自己都快要睡着了,容谦都还没有出来。

  他是要在这里过夜吗,苏芙更加好奇了,里面究竟是什么人,她这今年都在国外,根本不知道樊若水是谁。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