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终于再见-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七十八章 终于再见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七十八章终于再见

  病房里的容谦,正在面无表情的看着樊若水,看着她的惊慌失措。

  樊若水正准备这两天找个理由出院,这两天把她闷在这里,实在是憋坏了,所以她找了几个记者,明天来爆料,好以让她顺利的出院。

  没想到,刚跟几个人商量好报酬,挂掉电话,容谦就一脸不高兴地走了进来,死死的盯着他。

  樊若水有些心惊的看着他,张了几下嘴,干巴巴的笑,“谦怎么了,这么晚过来了,有什么事吗”

  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却又不敢说什么,缄默地看着容谦。

  他一直没有动作,只是看着樊若水,看得樊若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容谦在想,当初到底是什么,让自己对她一见倾心,不愿意放手,如此的执着,以至于那种感情不断的深扎在自己的过往。

  他本来以为,他们的气场相合,就是芸芸众生中最渺小、最微茫的两颗星球,碰撞出了一丝能量守恒的火花。

  以至于现在,想要泯灭,不能如愿。

  最开始的时候,她算得上自己身边的,不同寻常的女子,不屈服于众人之中,有着自己的一腔赤诚和偏执,爱着自己要爱的人。

  她很有头脑,有着执棋反袖的气度,漫不经心的站在很多人的舞台上,高傲的抬头,遥遥指着坐在台下的领导,高喊到,承蒙关照,但我不需要。

  她太相信自己了,以至于从来不愿意低头,处处碰壁,而自己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喜欢上了她。

  后来,她执意出国,受了很多的伤,咬着牙不肯回来,在外面过的再难看,骨子里再多么腐烂和肮脏,但依旧仰着头不看身边的丑恶嘴脸。

  回国的时候,即使脚下的恨天高再戳脚,她也依旧摆出一幅一线大腕的模样,走过身后的红毯,像是走过自己磨出的,淋漓的鲜血。

  所以她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不择手段,蛇蝎心肠,他还是愿意相信她,相信她只是受的伤害太多了,产生了一种应激反应。

  他一次又一次的相信她,选择去伤害那个完全无辜的妻子,他下意识的觉得沐浅夏不要紧,以后慢慢补偿就好了,以至于现在她离自己越来越远。

  他真的错了,错在不应该选择除却自己妻子之外的女人,他带着沐浅夏和容谦的婚戒,带着婚礼上点头的“我愿意”,去拥慰另一个人。

  现在开始,他要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挽回这一切。

  容谦把那一叠照片放在了樊若水的面前,语气很是平淡,“你看一下吧,我希望咱们可以坦诚的说话。”

  照片是所有樊若水和她安排的人的见面照片,还有国外是,她与自己的情人约会,与此种种,不计其数。

  樊若水白着脸,一张张的看过去,越看手越抖,原来她做的所有的事,容谦都已经查出来了,他却不揭穿自己,看着自己跟一个跳梁小丑一样,无理取闹。

  不可以这样,不可以。

  她有大愿未了,有自己年少时的向往,她不可以这样被放弃,不可以老去,不可以披发入山。

  这一切,她樊若水不愿意相信。

  她突然想起了一句话。

  再坚固的感情,经历过一起共事后,她便难受至极。

  他们曾经那么好,他只希望永远都这么要好下去。这一刻,她仿佛裸的被扒开放在容谦面前,她从未有过这么羞耻。

  这一刻,她仿佛魔怔了。她想着这些天的经过。他们共同走过这么多的风风雨雨,即将按照自己的愿望,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想到但凡有一丝不可能在一起的可能,她就难受至极。

  前几天,她不知道那种心慌和希望到底是什么,在现在,她突然明白了。

  那是她妄图运用不真实的手段来得到一个,早就超出自己物质和精神范畴的男人,所带了来的,空虚。

  答案也重新出现在了脑海。

  她依旧爱着这个男人。

  以至于在以后的以后,她还将更加喜欢他,永生难忘。

  她开始哭了,没有声音的悲泣,她好绝望。

  容谦冷眼看着她,没有动作,这些天,她的哭泣一次又一次地展现在他面前,已经廉价的不值一提,如此种种,皆是的后果。

  樊若水看着他不为所动的脸,才悲哀的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表情都只是用来牟利的工具,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利益。

  “谦,谦你要相信我,我是爱你的,没有人比我更爱你”樊若水抓住他的衣角,像是抓着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愿意松手。

  “那个沐浅夏,她不爱你,她背着你妻子的名头,她为你做过什么事情”樊若水看着他不相信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补充。

  她什么都没有了,国外的事业,一朝倾覆,当年自己的执意离开,让她失去了所有的朋友,而自己以为容谦永远也不会放开自己,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她却是这样的结局。

  不可以,他再放手的话,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她樊若水怎么可以落到那种境地。

  容谦看着她的声嘶力竭,突然有些可怜她,放弃了自己的尊严,在这里挽回,根本没有当初潇洒离开的大气。

  “若水。”容谦实在看不过了,声音很轻的开口,“你不要这样。”

  他们只是不再适合有牵扯了,他有他的家庭和朋友,她也已经初心不在,何必要绑在一起呢

  “容谦,这些东西都是假的,你一定不要被她们蒙蔽了眼睛,这些事我从来没有干过我没有”樊若水拼命的否认这些照片,最后一下子把它们扔出了窗户,像是雪花在外面飞舞,很是漂亮。

  “若水,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在彼此的嘴里,都听不到真话了呢,不要这样好不好。”容谦弯下身子抱住她,像是朋友一样的温暖。

  樊若水感受到身上的力量,,一下子泄了气,他不恨自己,不爱自己。只是单纯的可怜自己,用一个造物者的高度,怜悯的看着自己无力的挣扎。

  手中安抚她,眼里尽是冷漠,这样真的比质问她更可怕。

  她慢慢的停住了哭泣,知道这样除了像一个笑话,只能让他对自己更没有感情。

  明明自己更希望他恨自己,那样她才可以有朝一日翻盘,重新开始。

  是啊,樊若水清笑着看着眼前的脸。

  他们都不再是垂髫稚童,再也回不去了。

  年少时的杨梅树老了,他们也走了,时间不再会。

  窗子打开着,吹进来一阵又一阵的凉风,还有那个人沉浸在夜风里的哭泣。樊若水就这样靠在容谦的怀里,直到眼泪被吹干。

  “你走吧,我自己静一静。”这是这些天以来,樊若水第一次对容谦下逐客令,容谦没有说什么,拿起了钥匙。

  离开了,从此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关系了,没有了。

  他转身离开病房的时候,一直在外面等着的苏芙一下子看到了他。

  她在外面等了好久,都没有见他出来,她都以为自己看错了人,或者他留在里面过夜了。苏芙没有动作,只是看着他离开,走到了那个病房门口,看到一个女人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动作,也没有睡着。

  她很好看,坐在那里像一幅水墨画,好像刚刚哭过,有种梨花带雨的感觉,没有人能捱得过这种犹如春潮滚滚的美感。

  原来容谦一直喜欢的人是她,而不是那个毫无亮点的沐浅夏,害得自己找人害她,落得被人威胁的田地。

  苏芙抬头,牢牢的记住了门牌号,同时把那个女人的脸印在了心里,她一定会来找她的,把她赶出容谦身边。

  刚才他对自己的一番威胁,没有让她退却,还更有了一种仰慕之心。

  她身边的人都是一群软绵绵的孩子,没有担当,没有责任感,那里像他这样,分分钟杀人于无形之中。

  比自己的哥哥更加优秀,所以,她一定不会放手的。

  想到这里,苏芙嘴角含笑的离开了,这剩下身后的护士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她的背影,她在这里呆了一晚上,却什么也没干就离开了。

  离开的苏芙又找到了前几天的那个组织,“我有事情需要你们办。”

  但是手机对面传来的应答声并不是这么痛快。

  “苏小姐,你也知道,上一次我们损失了不少人,这次,实在是主要是那个人太厉害了,我们兄弟扛不住啊。”男人的声音支支吾吾。

  苏芙挑了挑眉毛,“我给你们两倍的价格,这次不需要这么麻烦,只需要五个人就可以了。”不就是钱不够吗,这个世界上还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情,自己再加钱不就是了。

  “好吧。”对面的人咬了咬牙,最终还是答应了,有钱能使鬼推磨,送上门来的生意,实在让人拒绝不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们按照我的计划行事,这次不需要你们干什么大事,送进去一个东西就好了。”苏芙开口道。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