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顾洛-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七十九章 顾洛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七十九章顾洛

  当那几个人收到她的计划后,不禁有些后悔,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大胆了,这种事已经不仅仅是那么简单了,已经是害人性命了。

  但是已经映下来的事情,他们也有自己的规矩,不可以反悔,所以就只好继续听命令了,自求多福。

  苏芙想让这几个人把护士全都引出去,把樊若水挂水的药瓶里,加一种药水,不会害她性命,但足以让她睡一段时间了。

  可是当他们按照计划行事,那几个楼层值班护士都叫出去后,走进苏芙说的病房里时,才发现早就已经没有人了。

  樊若水昨晚经过了这一些事情,也知道自己在住在外面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干脆利落的办了出院手续,把之前准备的绯闻又买了回来,只求息事宁人。

  那一群狗仔倒是乐的不得了,毕竟他们什么也没干,倒是有一大笔钱入帐了。

  接到电话的苏芙有些恼怒,自己以为那个樊若水会借故在医院里多住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么早就搬出去了。

  苏芙即使再不甘,也只能通知那几个人先回来,再想其他的办法。

  沐浅夏现在正安稳的享受自己安稳的小日子,没有了其他人的干扰,她从未有过的开心。

  但是,还没开心多久的沐浅夏,就接到了沐凯德的电话,她很是意外。

  “浅夏啊,爸爸有些事情要跟你说。”沐凯德也是有些羞于启齿,但是这两天他实在是被闹的头疼。

  “你知道,你姐姐风衣她,一直对顾家那个小子有意思,一直嚷嚷着要和他见一面,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我们沐家让他来了好几次了,他都说有事,只给送来了礼物,人却没来。”沐凯德说到这里,停了停。

  沐浅夏基本猜到了自己的爸爸是什么意思,肯定是她那个不争气的姐姐,和她养母联合起来,闹给他看,让他不得不答应。

  沐浅夏有时候挺心疼自己的父亲的,虽说是市长,脸上虽然已派和,但是能到他今天这个位子,没有点手段是不可能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这些年来,沐凯德没有一次把外面的情绪带到家里来,只要一进家门,那种杀伐果断的气势瞬间敛入骨子里。

  留给家人的都是外面不怎么有的笑脸。

  “爸爸,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顾家和我们毕竟是世交,顾洛也不好拂了你的面子不是,这样,我跟他说一句,过两天去一趟,到时候你们准备一下。”沐浅夏想了想,开口应道。

  话刚落音,她就听到手机那边传来的一阵刺耳的欢呼声,让沐浅夏不经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反应,沐凯德就又开口了。

  “浅夏,也别过几天了,就今天吧,早来早踏实,我实在是被烦得不行了。”沐凯德无奈的要求。

  “好吧,我跟顾洛说一声,看看他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让他来一次。”沐浅夏看到父亲纠结,也不忍心,就答应了。

  双方又聊了一些其他的,就过了电话。

  沐浅夏想了想,拿起手机,给顾洛打电话。

  “喂”顾洛很快就接通了。他还有些意外,自己平时和她没有什么联系,怎么今天突然来了电话。

  “浅夏啊,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顾洛很是愉悦,毕竟每当他看到沐浅夏,都有一种家人的感觉,很是强烈,无法忽视。

  “你今天晚上,有什么活动没有”沐浅夏也有些不好意思,试探的开口。

  “没有啊,准备自己找个地方呆着,你要是也没什么事的话,我们一起散散心吧。”顾洛盛情邀请沐浅夏,希望她跟自己出来玩一玩,而不是憋在家里闷坏了。

  “不不不。”沐浅夏连忙解释,“不是这样的,我知道这会让你很苦恼,但我还是希望,你要是没事的话,今天晚上跟我回一趟苏家。”说完,沐浅夏紧张的不敢喘气,等着那边的反应。

  空气突然诡异的安静,双方都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顾洛无奈的笑了,“你说说,你这是让我如何是好,我又不知道怎么拒绝你。”

  顾洛这两天被烦的不行,那个沐风衣没事就来自己身边晃悠,在公司门口守着,在家门口守着,反正是只要有他的地方就有沐风衣。

  他又不好冷面拒绝她,只好一次又一次的暗示,可她就像是听不懂似的,一直缠着自己,甩都甩不掉,这要是去,不正是羊入虎口吗。

  可是沐浅夏从来没有跟自己要求过什么事,自己也不愿意拒绝她。

  “好吧,今天晚上我去接你,我们一起去一次你家,但是你一定要保证我的人身安全,我真怕我被那个可怕的女人给吃了。”

  顾洛最终还是点头了,故意开玩笑,缓解有些尴尬的说气氛。

  沐浅夏赶紧答应,“好,就这么说定了,六点的时候,你到了给我打电话,我会在楼下等你的,不用带什么东西,不然我怕他们会更喜欢你。”沐浅夏一溜烟的说完,赶紧过了电话,生怕顾洛反悔。

  顾洛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了忙音,无奈的摇了摇头,听天由命吧。

  沐浅夏换了一身衣服,给秦蜜蜜做了晚饭,想了想,还是给她发了一个信息,“我去一趟沐家,饭给你做好了,你直接吃就可以了,晚上不用等我。”

  准备好了一切,这才放心离开了。

  刚下楼,就看见顾洛的车已经停在楼下等着了,豪车的派头本来就大,顾洛车旁边已经有了几个人在围着看,满脸惊叹。

  顾洛烦不胜烦,看到沐浅夏下来,眼睛一亮,打开车窗挥手,“浅夏,我在这我在这”

  沐浅夏头疼扶额,这么会有这么欢脱的人,他是担心自己还不够耀眼吗。

  沐浅夏几步小跑过去了,拉开车门,刚坐稳系好安全带,就冷静的吩咐顾洛,“赶紧走。”

  顾洛赶紧发动了车,自己像个猴子一样被人围观了半天,早就想跑了。

  “真是麻烦你了,让你跑一趟。”沐浅夏还是有些抱歉,毕竟是自己的缘故,害得他必须去应付一次。

  “没事,我主要是不明白,你跟你姐姐怎么性格相差这么大,她简直是难以启齿。”顾洛一脸认真的开口,真是苦不堪言。

  这要是个稍微正常一点的人,他看在这么死缠烂打的份上,也许会跟她聊一聊,但他不是没有和沐风衣尝试过。

  实在是,她真的除了衣服,包包,化妆品无比精通之外,其他的真的是一无所知。

  她真的是个,绣花枕头啊,毫不夸张。

  沐浅夏哪里知道他内心的这些活动,只能斟酌着措辞,小心翼翼的解释,“我姐姐除了性格跋扈了一些,其他的都挺好的,你不要介意。”

  顾洛摇摇头,彻底不愿意解释了,她那样的大家闺秀,自己真的享用不了。

  车到沐家门外的时候,已经有人遥远的欢迎了,沐浅夏看着自己的姐姐站在那里,高兴的挥手,不由得有些无奈。

  这些年,自己那个养母真的是白教了,这么的迫不及待。

  看到沐风衣的顾洛浑身一哆嗦,有种愁绪涌上来,他哭丧着脸看着沐浅夏,“我能不能不跟她见面,这简直就是个疯子。”

  沐浅夏摇摇头,“尼人已经到了,恐怕由不得你了。”带着几分玩笑,让顾洛不再这么担心。

  刚停下车,还没开车门,沐风衣就冲了过来,穿着一件十分清凉的礼服,站在这种深秋里,不由得让沐浅夏为她担心,不会冷吗

  “顾洛,你终于来了,是不是终于想起了我,这几天,我都没时间去见你呢。”沐风衣到了顾洛跟前,反而有些矜持起来。

  顾洛扯出一抹笑,“沐小姐客气了,顾某荣幸至极。”

  沐凯德看见他来了,被自己女儿缠在门外,迟迟没能进来,这才自己起身把顾洛迎了进来。

  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自己竟然沦落到起身接一个小辈进来,实在是有失颜面。

  沐风衣才不管这些,开始兴奋的张罗晚餐。

  沐浅夏虽说告诉顾洛不需要带东西来,但他也不是不懂礼数的人,该有的客气还是应该有的。

  “伯父,这是带给你的紫玉棋子,触手生温,十分罕见,这是伯母的,今年新出的限量丝巾,我托人从法国带来的,希望您能喜欢。”顾洛客气的开口,完全没有刚才的尴尬样子。

  在一旁看着的沐风衣看到这一幕,连忙挤了过来,“我的呢,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忘记我的,是不是啊,洛。”话音最后还娇嗔的拉长了音,引得顾洛一阵恶寒。

  他尽力保持着微笑,递过去一个盒子,只是今年丹灵顿新出的手镯,没什么新意。

  但是沐风衣依旧很开心,把沐浅夏看的一愣一愣的,这个牌以前她连看都不看,这次竟然这么痛快

  刚想到这里,手机响了,沐浅夏一看,是容谦。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