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转让-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九十二章 转让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九十三章离婚的事情

  沐浅夏看着正午的太阳,很是刺眼,本来要去孕检的,结果出了这么些事。

  两人拦住一辆出租车,朝着医院去了。

  苏修看着离去的人,关好办公室的门,想了想,拨通了容谦的手机。

  正在开会的容谦看的手机屏幕闪烁的姓名,抬手,“先暂停五分钟。”接着,走到一边的休息室。

  两人不知道为什么,久久都没有说话,知道容谦有些不耐烦,“有事”

  “我刚才,把我的股份,转让给了浅夏。”苏修淡淡的开口,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容谦顿住,没想到他会说这么一件事,从别的男人嘴里听到,自己妻子的牵扯和纠葛,有种说不出的讽刺。

  “我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单纯的告诉你一生,得你们产生矛盾。”

  矛盾容谦无声的笑了,他和沐浅夏现在基本都没有交集,怎么可能会产生矛盾

  “如果你只有这件事的话,我就挂了,我还有会,没有时间跟你交流感情。”容谦明显有些不爽,只是碍于对方坦诚,发作不得。

  “想必你也知道尼泊桑的事,我查到秦蜜蜜家里的事,就是他插手的,你肯定也不放心他,所以,我有一个提议。”

  电话里突然安静,两个人能听到对方均匀的呼吸声。

  苏修眼睛突然微眯,“我们联手吧。”

  容谦意料之中的听到他说出这句话,话语里有几分不信任感,“我跟你苏家速来没有关系,我凭什么相信你是来帮我的0

  容谦的担心不是多余,而是长期在商场沉浮出来的谨慎,他不是一个人,不能凭借感觉就去相信一个人,所以,他要弄清楚现况,才能做出判断。

  “我和你的关系,就是最好的保证。”苏修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把握他会答应自己,把桑泊融资摘出c市。

  没错,苏修的提议,容谦确实没有办法拒绝。

  现在,c市所有的企业都在盯着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无论哪一方失利,对于他们都没有什么损失,所以,根本就没有人主动站出来啊,参与这个局。

  另外,桑泊融资的底牌是什么,他们谁也不知道,若是只有现在亮出来的底牌,容谦根本就不会怕他,可是尼泊桑那样的人,笑里藏刀,防不胜防,以至于,让容谦不敢轻举妄动。

  以至于现在进退两难,而苏修现在的提议,对于容谦来说,是真正的雪中送炭。

  但是,天下没有白得的午餐,苏修愿意付出,就说明他一定有自己的要求。

  “说吧,你的目的,或者说,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容谦没有遮遮掩掩,直接抛出这个问题,坦率一点,对谁都有好处。

  “事成之后,你要帮我,帮苏家,打入欧洲市场。”苏修一字一句的开口。

  实际上,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容家主要经营服务管理,而苏修想进入的是原料市场,两人并没有冲突。

  容谦想到沐浅夏手里还有苏家的股份,就更没有拒绝的必要了,于是,就在电话里,两人一拍即合,同意联合。

  “我可以给容家提供百分之三十五的经济和固定资产支持,至于回报率,我们只要十二个百分点,这样不过分吧。”苏修提出的条件很干脆利落。

  两个男人都是能够把聪明变成魅力的人,平时干的事,也都是在规则的边缘打转,有些话,不需要交代,就可以说的很清楚。

  就这样,本来推迟五分钟的会议,众人等了不知多长时间,直到容谦直接进来。

  “之前的方案暂时取消,从现在开始,我们重新开始,我会发给你们资料,开始构架。”

  一句话把高管都给说蒙了,什么意思啊,准备了这么久的方案,现在又要重新做真是有够命苦的。

  但是他们又敢怒不敢言,只好点头,默默的都出去了。

  苏修觉着自己的这个决定,有必要和沐浅夏说一声,毕竟有牵扯的这几个人,跟她都有关系,不能让她蒙在鼓里。

  沐浅夏和秦蜜蜜做完一系列的检查,正在等结果,就看见苏修的电话进来了。

  “喂”

  “浅夏,我觉得有件事要跟你说一声。我跟容家合作了。”

  沐浅夏沉默,想起几个人的牵扯,“你没有必要告诉我,公司的事我都不会参与,你自己决定就好。”

  苏修听到她这样说,也没有办法,她还在抗拒着这件事,自己再怎么强迫也没有用,还不如顺其自然。

  这个时候,高医生进来了,拿着拍的阴影图,“没什么事,回家休息吧,你要注意多运动,胎儿的胎位有些不正,多运动会自己正常调节过来的。”谢过医生后,两人去拿了一些维生素。

  沐浅夏想起自己给容谦的离婚协议,迟迟没有回音,再加上今天的事,两人需要谈一谈。

  “蜜蜜,你先回去吧,我去一趟容谦的公司。”最后,沐浅夏决定,还是自己去一次比较好。

  秦蜜蜜也觉得自己要是在的话会不好,也就随着她去了。

  容谦接到电话的时候,恰好公司中午已经下班了,沐浅夏看着人烟稀少的大门,有些庆幸自己来的很是时候,不然,又会是一次动荡。

  “你在公司吧,我已经到了,有些事要跟你谈一下。”听到沐浅夏已经到了,容谦有些意外,当他站起来表示自己下去接她的时候,被她拒绝了。

  今天早上出来的时候,沐浅夏特意穿了一个宽松的衣服,她本来就瘦,又有心遮掩,只要你仔细观察,基本看不出来。

  容谦看到她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女人即使怀孕这么久了,也没有胖,反而下巴尖尖的,让人心疼,见她极力掩饰,容谦也乐意配合。

  本来想扶住她,但又怕她受惊,不得不缩回伸出去的手,故意平静的开口。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沐浅夏看着他装傻,有些恼,这些天,他就不信她不知道离婚的事,一定这样拖延时间。

  “离婚协议书你看到了吗,我没有什么财产要求,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尽快解决了吧。”

  “好。”容谦出人意料的痛快,原本以为他会找借口的沐浅夏愣住了。

  说实话,她听到他答应的时候,内心是一阵针扎一样的痛,果然,这么久之后,他们还是,有缘无份。

  看到沐浅夏的表情,容谦赶紧说下去,“但是现在不行,我们还不可以公布。”

  这不是在玩弄她么,沐浅夏刚要发货,就看到容谦拿出来一个小罐子,看上去是个药罐。

  “现在不行,我发现了一件事。”

  沐浅夏身体抑制不住的颤,不是因为冷,而是容谦说的事情太过于惊人。

  “多奈胚齐,治疗血管性痴呆症的药物,我爸爸最近在服用。”容谦顿了顿,“这个症状是容易疲惫,心情反复,健忘迟缓。”

  沐浅夏坐在原地,半晌回不过来神。

  容谦又继续说,“这些天,我总感觉不对劲,所以让人去查,结果才发现我爸爸在吃那个药。”

  看到沐浅夏难受的表情,容谦第一次有些心虚,但是想起自己父亲交给他的方法,都到这个地步了,只好硬着头皮说完。

  “我们现在要是离婚的话,很有可能让老人家激动,万一出什么事,我们都接受不来。我已经在找这方面的医生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方法,等到爸爸病情稳定,我们在离婚,可以吗。”

  沐浅夏没有办法拒绝,因为容敬伟对她,真的已经足够好了,像是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

  现在,他出了这样的事情,她怎么可以让他受到打击。

  “这个病治好的可能性大吗”

  沐浅夏看着容谦,眼里的担心快要溢出来,让容谦心一动。

  你对所有的人都这么好,为什么偏偏对我这么狠,对她自己,更是狠的下心。

  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稳住她,而不是让她每天只想着怎样离婚。

  “不好说,现在的情况很复杂,但是国际上,曾经有过控制住的先例。”容谦一脸凝重,沐浅夏也随之心情低落。

  “离婚的事情,就先放在一边吧,爸爸的身体重要,你好好照顾他。”沐浅夏自然不再提这件事,容谦送了一口气。

  那天,离婚协议书寄到家里的时候,正好被容敬伟看到,容谦满面愁容,不知如何是好,看到他这个样子,容敬伟恨铁不成钢。

  “你怎么这么笨,平时挺聪明的,一到这种事就犯糊涂,她要走你就让她走吗,这么多办法,随便选一个不就行了”

  容谦还是没有相同,容敬伟沉思了一会。

  “你就说我病了,很严重的病,受不得刺激,让她先放下这件事,剩下的,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容谦这才懂是什么意思,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一场戏,即使是错的办法,但是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

  容谦看着沐浅夏的小脸,不由得心疼,“你吃饭了吗”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