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席间-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九十五章 席间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九十五章席间

  众人转头去看沐浅夏,聚会的人中有人是设计师,比较了解这些事,她看着沐浅夏身上的衣服,有些惊异,但同时也有几分笃定的开口。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件衣服不是多么普通吧,浅夏穿的应该是,eliesaad的高定款,今年秋冬时候的主打,现在很多一线明星像订都订不到的。”

  一番话下来,在座的人真的各异,有人嫉妒的看着沐浅夏,有人不以为意,还有人,比如季晓晨,正咬牙极力克制自己的失态。

  这一番话,无疑是狠狠打了她一个耳光,一个大牌的新款大众款式和高定系列明显是两个阶层,这让季晓晨引以为傲的优越感荡然无存。

  沐浅夏也有些惊讶,自己的衣服之前都是有容家的人负责的,进来搬出来后,也是苏修派人送来,她只负责穿,没想到有这么多门道在里面。

  王朕在一边很是开心的看着季晓晨吃瘪,眼睛都笑弯了,“我们浅夏肯定不会像某些人这么高调了,她一直都不说的。”

  容谦冷眼看着这一切,看到沐浅夏没有什么恼意,就没有主动开口。

  这个时候,经理带着服务员进来了,很是恭敬的对着容谦欠身,“您点的菜都好了。”

  容谦不在意的挥挥手,让服务员上菜,经理看他不愿多说,放好东西就忙不迭的出去了。

  屋里的人也都看出来刚才的人,对容谦接近讨好的尊敬,不由得有些另眼相看,说不定,还是个老板什么的。

  “来来来,浅夏,我敬你一杯,这些天同学一场,多谢你的照顾。”一个三十左右的年轻男子主动开口,沐浅夏看他一眼,平时只说过几句话,并没有什么交情,更谈不上照顾。

  刚要站起来客套,她就被容谦拉住,只见他主动拿起沐浅夏手里的酒,“我太太有孕在身,不适合饮酒,我就替她喝了。”

  说完,一仰头,干掉了一杯子,沐浅夏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他一脸淡漠的坐下来,把挑好刺的鱼肉夹进她的碟子,一只手温柔的环住她的肩膀。

  在别人眼里,这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真是让人眼红,更有人感觉像是一根刺扎在心里。

  沐浅夏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阳春白雪的温柔,也有些愣,容谦见她看自己,笑的宠溺,低头抵住她的额头,刮了刮她挺拔的秀鼻。

  “好了,回家再看,这么多人看着呢,先吃饭,乖。”

  餐桌上的人们看到这一幕,纷纷笑着打趣,让沐浅夏羞红了脸。

  “夫妻俩这么恩爱,就不要虐我们这些单身狗了,白让我们羡慕,都快吃饭,让他们大出血一顿,看以后还知不知道收敛了”王朕推动气氛,其他人也很上道,都笑着附和。

  沐浅夏从来都没有在外面这样亲昵的与容谦互动,一时间也有些不习惯,只得埋头吃东西。

  季晓晨已经气的恨不得用眼光杀死沐浅夏,本来今天自己可以好好出一出风头,结果全被这个女人破坏了

  同样,被抢风头的季晓晨男朋友也很不爽,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白脸在这里装模作样,真以为不定,我们是同行呢。”

  容谦瞥了他一眼,印象中,c市没有这号人物啊,出于礼貌,他还是开口回答了。

  “我姓容,没什么工作,自己干。”

  这话一出,就令人遐想了,自己干这句话有太多意思了,可以说是自己开公司,也可以说是自己开小工厂,但是意义,可就大不一样了。

  听到这里,男人觉得这个姓容的可能不过是一个个体户,有点钱而已,没有什么威胁力,并且自己认识的人里面,没有听过哪个姓容的老总啊。

  于是他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喝了一口酒,豪迈的大手一挥。

  “没事,你应该自己单干吧,正好,我手里有几个客户需要找几个合作饭店,要不哪天,我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季晓晨看到男朋友这么说话,顿时笑弯了眼睛,双手环住身边人的胳膊,笑的娇嗔,“对啊,浅夏,我男朋友人脉挺广的,让他们男人互相认识一下,提拔提拔你老公,会有大用处的。”

  沐浅夏没想到他们这么直接的在众人面前说这种话题,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容谦,他一般不喜欢跟外人说这些,这次竟然还没发作。

  容谦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笑了,眼睛的颜色竟深如海,看着你的时候,不觉跌入他的深渊。

  “你是哪家公司”漫不经心的开口,并不是男人意料之中的讨好。

  这让他很不爽,勉强开口回答他,“德利股份有限公司。”

  说完,不仅有些得意,这可是c市排名很靠前的了,平常人想挤进去都很难,更何况他已经是里面的部门主管了。

  容谦想了想,确实是有这么一家公司,好像他们曾经表示过合作的意向,后来因为产品质量达不到要求,就被放弃了。

  他们的老板好像叫,叫,贺逊。

  “你们总裁,是叫贺逊,是吧,我记得公司没错。

  男人倒是不意外容谦知道这个人,毕竟也是c市有头有脸的人,自己进这个公司,也是因为自己的姐姐跟他有着说不清楚的牵扯。

  即使这个贺逊是个已婚人士。

  “看来你也知道,那有时间我给你”还没等他说完,容谦就已经不耐烦了,抬了抬手。

  “我记得之前来找我们合作过,你们公司产品质量有些欠缺啊,以后让他注意一点。”话里话外都是不以为意的不经心。

  本来以为会看场好戏的人们纷纷抬头,愣住了,这个人刚才说的话很难让人淡定。

  有人恼羞成怒了,“你狂妄也要有狂妄的资本,你还真以为自己只手撑天了,贺逊怎么可能认识你这种人”

  一直低头吃饭听他们说的沐浅夏突然抬起头,拿起纸巾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对着叫嚣的男人,笑的少有的开心,脸上有着微醺的红晕感。

  “不好意思,好像没有告诉你,我的先生的名字,姓容,单字,谦。”

  容谦看着她突然挺直的脊梁,瘦弱中有种凌厉的美,蝴蝶骨在背后突兀出来,让他抑制不住的想拥她入怀。

  男人还像粗暴的打断沐浅夏说话,听到她说名字,更有些不屑,但是当她说到最后时,不由得微怔。

  容谦,容谦,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突然灵光一闪,他仿佛记得,容氏集团的总裁,也叫容谦。

  想到这里,男人有个不可思议的想法,这个容谦,不会,就是容氏总裁吧。

  沐浅夏看着他不可置信的表情,笑的更开怀了,“没错,我老公也自己开了一个小公司,不足挂齿,有时间,你们可以交流一下。”

  还有人不怎么懂他们说的话,身边的人激动的给他们科普,“这就是我们c市,最的那个公司的老大卧槽,真没想到,自己跟这种人一起吃饭”

  季晓晨也曾经跟着男友出席过一些应酬,自然也知道容谦的名字,代表了什么。

  可是她依稀记得,容谦好像娶得是市长的女儿啊,难道

  她看着被容谦拥在怀里的沐浅夏,惊呼出声,“你是,你是市长的女儿”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没有人想到,沐浅夏的背景这么强大。

  听到这里,沐浅夏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微微歪头,看着季晓晨,微微一笑,“你这么一提,我也想起来了,我爸爸近期倒是很忙,我得抽空去看看了。”

  谁都知道,这几天市里在举行一个省级的会议,不少领导都来了,这几天街上的警察都多了不少。

  这就是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一语双关。

  王朕在旁边被惊的什么都说不出来,她真的没有想到,一直安慰自己的姐姐,竟然有着这样的家庭,自己一直以为她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趁着下班去学习一些东西。

  不过,她看着季晓晨那个白莲花吃瘪,倒是有种说不出的舒爽,真是大快人心

  饭桌间突然一片安静,季晓晨跟她男友脸色煞白,特别是男人,已经是能看出来的一脸冷汗了,只有混迹商场的人才知道,这两个字,代表了什么。

  然而自己刚才竟然说,要提拔提拔他,简直是恨不得把嘴给缝上。

  要是让老板知道自己得罪了这么一个大佛,自己也可以收拾收拾滚蛋了。

  想到这里,他连忙擦了擦冷汗,口不择言,“刚才都是误会,误会,我哪敢啊,说笑的,说笑的,我还没好好敬您一杯呢。”

  说着,自己拿起桌子上的白酒,倒了满满一杯,一饮而尽。

  然后紧张的看着容谦,希望他不要怪罪。

  然而容谦根本没有看他,而是正给沐浅夏夹菜,语气温柔,令人侧目。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