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回家-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九十六章 回家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九十七章最终像是故事

  秦蜜蜜的声音不小,周围有这么安静,容谦全都听到了。

  她现在晚上睡觉不安稳,没有人在身边,万一有什么事情怎么办。

  容谦有些担心,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让她跟他回去。

  沐浅夏翻了翻包,才发现,自己没有带钥匙,瞬间僵硬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外面风雨交加,自己在找别人来接也不现实,出去住的话,自己没带身份证,明显不现实。

  容谦看到她的动作,瞬间知道了原由,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先回家吧,反正也不差这一晚上。”容谦生硬的开了口,有些不自在。

  沐浅夏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反正自己还没有离婚,回家住也不过分。

  于是车子半路转头,回了家。

  很长时间没回来,但是沐浅夏看着自己亲手安置的公寓,还是有着抑制不住的归属感。

  她放下手里的包,看到容谦随手扔在柜子上的钥匙,皱了皱眉头,拿起来放在了旁边的钥匙盘里。

  容谦看着她宛若一个女主人的动作,止不住弯了眉眼。

  无论怎么样,她自己想要割舍自己曾经的纠缠,但是习惯是放弃不了的,她始终是容家的人,他的妻子。

  沐浅夏自己进了客房,

  之前她的东西已经大部分在这里了,她更熟悉这个房间,自己这个女主人,更喜欢客房,真是莫名的讽刺感。

  她关了门,没有想跟容谦交流的意思,其实更不如说,她已经把自己封闭了起来,容谦看不到她的心。

  也许是一天的经历太累,等到沐浅夏洗完澡出来,反而没有想睡觉的意思,疲惫还在,但她明显比刚才要清空许多。

  闲的无聊,她从柜子里翻一些蓝光碟。

  容谦喜欢这些,所以无论是容家还是公司,有很多这些东西。

  于是,外面雨打芭蕉,夜声弥漫,她在幽暗的房间看着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没有光,只有电视的屏幕。

  一个很好的故事。

  容谦在自己房间电脑里看着她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电视,有种说不出的孤单。

  故事说,一个男人和女人的爱情,之间分离几次,放弃几次,然后有相爱几次。

  这世上所有的人都可以很幸福,像小说一样,就看你是不是有着足够的缘法,可以预见自己的未来。

  最穷凶极恶的罪犯,也可以预见自己的救赎,看到自己的上帝。

  安徒生童话里面穿红鞋的小女孩,最后和砍断自己双足的刽子手在一起了,世人都说她可怜而可恶。

  那谁又知道,女孩也可能很幸福,毕竟刽子手可能就是她的命中注定。

  电影很简单,温家的小姐心思单纯,几次被残暴的歹徒绑架,然后男主很心疼,几次救她在危难之中。

  但是种种阴差阳错之间,两人陌路,但是他们都不相信,都努力了最后一次,结果在他们最好朋友的婚礼上,他们重新在一起了。

  宴会开始后,男主穿着黑色晚礼服,满场的摇曳烛光为他英俊的脸添上浓墨重彩。

  女主看着他由远及近,脸上是填满的深深爱意,仿佛连呼吸都被夺走。

  这一切美的像一场梦,明明是被人幸福的场所,他们却毫不遮掩自己的眷恋。

  他走到她的身边,微笑着对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她的手一伸过去,他就紧紧的握住了。

  他的掌心温热,她的指尖冰凉。

  浪漫的舞曲响起,他轻车熟路的带她跳一曲华尔兹。一对璧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他们彼此的眼里,最好看的,就是自己的爱人,除此之外,没有区别。

  “你真漂亮。”他对着她轻声说,

  女孩害羞的低下了头。经历过这么多事,女孩被周围的爱保护的,依然像一个公主,再大的风雪,都不会摆在她的面前。

  多么好。

  “你是我的舞伴,今晚是,一辈子都是。”

  男主强势的告白,顺势拥她入怀。

  这是别人的故事,一见钟情是开始,一生一世是结局,多么美好而温暖。

  但是,自己怕是得不到了。沐浅夏看到屏幕上结束的滚动字幕,默默的关掉了电视,转身上床。

  容谦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碟子,他一向对这种东西不屑而回避。

  肯定是为了某个人找来的,若是没有自己的存在,他们两个可能就是电影里演的那样,理所应当的在一起,让所有人羡慕,终此一生。

  容谦一直看着监控里的她,看她笑的开心或者难过,心随着她的喜怒哀乐而动。

  这是自己让助理找的热映的碟子,想着万一哪一天她回来了,可以因为这些故事改变想法。

  现在看来,真是可笑,她已经铁了心要离开,怎么会因为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改变。

  很快,夜深人静,外面风雨交加,但是殃及不到有家的人。

  第二天,沐浅夏走的很早,没有叫容谦,只是在桌子上留了一张i字条,告诉他,自己打扰了,已经回家。

  就像是最普通的朋友。

  出门的沐浅夏没看到,自己关门的时候,容谦房间的门已经打开,男人盯着她的背影,好像要看出一个洞来。

  她要回一次沐家,听说这几天,因为沐风衣的事情,父亲已经生了好几次气,闹的鸡犬不宁。

  想起自己那个姐姐,沐浅夏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她的性格,真是不知道遗传了谁,简直不可理喻。

  等到沐浅夏到沐家门的时候,正有佣人在整理一片狼籍的草坪。

  见她来了,认识的人赶紧快走几步,沐浅夏扫了一眼周围。

  “这是怎么了,怎么成这样了”因为她父亲很喜欢高尔夫球,所以一般家里的草地都很漂亮,一般都有专门的人来打理。

  “昨晚大小姐又闹了,把这些地方全都用割草机推了,接着就被先生关到了屋里,现在正生气呢。”

  沐浅夏听到这里,没说什么,进了门,看到沐凯德扶着额头坐在那里,脸色很不好。

  秦兰也不在,应该是在楼上安慰那个大小姐。

  “爸爸。”沐浅夏轻生唤到,沐凯德抬头看见她,嘴角动了动,扯出一个勉强的笑,“你来了。”

  沐浅夏也不问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拿个杯子给他倒水,加了些葡萄糖和蜂蜜,放到他面前。

  “爸爸,下午有事吗”

  沐凯德看了她一眼,摇头,“这两天来视察的人走了,没什么事,我这才休息两天,结果,你那个不争气的姐姐唉”

  沐浅夏没有提这件事,而是笑着提议,“我也没什么事,很久没有钓鱼了,下午,我和爸爸一起去钓鱼吧。”

  沐凯德从小就被接受严格的教育,没有什么爱好,就是喜欢钓鱼,一坐可以坐一天,沐风衣嫌弃太无聊,从来不肯陪着,宁愿去逛街。

  沐浅夏本来就不受喜欢,难得这件事她可以跟着,也就渐渐的喜欢上的钓鱼,也是因为什么这样,父女俩的感情才缓和了不少。

  沐凯德想了想,进来的事情烦躁的他夜不能寐,去钓钓鱼也好,这才有了一抹笑意,点头,“好。”

  就在两人相谈甚欢的时候,一道刺耳的女高音插了进来,“你来干什么”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