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周芒城-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九十九章 周芒城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九十九章周芒城

  正当樊若水在外面大张旗鼓找人的时候,这位极其低调的导演,并没有装作不知道。

  这是一个极其普通的院子,有棵梧桐在冬日的阳光下,探伸出凌厉而苦桠的枝叉,一种厚重而醉人的古朴。

  周芒城在书房里研墨,听着自己新来的小实习生低声说着樊若水的事情,不由得轻笑出声,“我有这么可怕吗,你连看都不看我”

  周芒城,八五后新锐导演,一部凤凰跪拿下金马奖最佳导演,并助力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女主,一部封后。

  他不是好看的人,偏偏脸上有着一股神韵,笑的时候,有一种少年和男人混合的奇怪的风华。

  外界对他的说法不一,但唯一确定的是,此人性格桀骜不驯,极其自私,有着所有才子的通病,无法与人共事,以至于一直独居在家。

  实习生听到他调侃自己,头埋的更低了,小小的头颅上有两个发旋,这样的人,无疑是倔强的。

  她进退维谷,自己是没办法被公司硬分进来的,其他的实习生都不愿意来,自己是倒数第二进来的,只好她来了。

  “我,我,没害怕。”

  “你叫什么来着”周芒城耐着性子,微不可见的笑了一下。

  “温朔,我叫温朔。”是个男孩子的名字啊,周芒城想,温暖不过城朔风,是这个意思吗

  “那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吗”周芒城重新低头挑宣纸,雪白的纸,像极了眼前小女孩,白皙柔软的脖颈。

  多么,想让人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印记,周芒城眸色暗的像是含着墨水,随即消失不见。

  很快。

  周芒城淡淡的看着自己笔下婉转出来的字,“她找我干什么”

  温朔听到他转移了话题,松了一口气,摇头,“我找人问了,他们经纪人来公司的时候,说是您的故交,有事情想要见您一面,但是公司也不知道您的地址,就给拒绝了。”

  故交周芒城笑的讽刺,当年自己没什么名气,一部剧本就是前半生的心血,被她弃若微尘。

  本来,他要找的,就是一个极精致而骨感的女性,当时看到她在一个节目里,不笑不语,说自己的名字,叫樊若水。

  樊若水,樊若水,徘徊在唇齿间的音节,念久了,像是一曲被岁月流金的老歌。

  结果他慕名而去,却被她把剧本扔在脸上,没有丝毫的犹豫,满脸不屑,告诉他,我樊若水,不是什么剧本都接的。

  他梗着腰,捡起剧本,头也不回的走了,他有眼无珠,遇人不淑,去找了她是他这一生都后悔的事情。

  可是风水轮流转,她并没有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终归有了这么一天,她转身来找自己了。

  “那,要联系一下她吗”温朔看着他久久不说话,忍不住开口提醒,想了又想。

  “这部剧对你很重要的,但是她,她,现在的名声不好。”会毁了你的,温朔担心的不行,他虽然有着之前的辉煌,但是也已经好几年没有拿出作品了,公司在怎么大度,也不会养一个没用的导演在那里。

  周芒城被她唤回神来,看着她眼睛里有着掩盖不住的担心,笑意更深,“你说,要不要联系一下她”

  他在故意逗她,但是,她并不知道。

  女孩子面红耳赤,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害羞,“我,觉得,还是不要见比较好。”

  说完,怕说服力不够,还特意加重声音,使劲点头,“真的”

  周芒城愈发笑的温热,“见,为什么不见你去联系,让她明晚八点来这里。”

  不见得话,岂不是太便宜她了,自己和她无爱无恨,这次见面,只是想告诉她,一定要记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差一点,自己这一生,就被这样一个,没有立场的女人,给毁了。

  温朔一下子垮了肩膀,和着自己说了这么半天,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真是白操心。

  周芒城余光扫到她哭丧的脸,眼里有光明灭不定,张了张嘴。

  “你先走吧,把文稿的定稿敲定好,下次带来,还有。”说到这里,周芒城顿了顿,似乎克制着什么一样。“天很冷,你下次穿一个高领的衣服,记着。”

  温朔莫名其妙,这是什么意思,自己的脖子碍着他什么了,还要藏起来,真是,太过分。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闷声应着,“嗯,知道了。”说完,抱着自己的东西,转身走了。

  等到出门,温朔松了一口气,自己差点被吓死,来的时候,那些人一脸同情的看着她,小朔啊,你要小心,那个人神经兮兮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你给卖了

  可是,自己来了之后,也没觉着有多么吓人啊,反而觉得,众人皆知的周芒城,怕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人。

  想到这里,她赶紧拍拍自己的脸,这都是些什么啊,自己是来工作的,不是来意淫的。

  边想,便掏出手机,给刚才他吩咐的事情做安排。

  正着急的樊若水和她工作室里的人,突然接到电话,“您好,是樊若水工作室吗我是周芒城,嗯,身边的工作人员,他让我转告,如果明天有时间的话,晚上八点之后去找他,地址,我等会会发给您的。”

  樊若水助理激动的答应,挂掉电话后,转身激动的看着一脸愁容的樊若水,”他,那个导演,他同意见你了,若水,他答应了”

  樊若水不敢置信的抬头,杏眼圆睁,“他,答应了”

  她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这些天的努力,自己也知道,很有可能是一场徒劳,因为自己已经走在悬崖边上了,所以仍然拽着这一根救命稻草,不肯放手。

  现在,当她知道自己成功的时候,依旧是,很仓皇。

  ”那我应该准备什么啊,是不是要告诉他我的特长,或者,给他送些什么东西你去,你快去查一查,他最喜欢什么”

  助理看着她欣喜若狂,也不忍心打断,只好胡乱答应,让她平静下来,想一想自己应该干什么。

  “若水,我听我圈里的朋友说,周芒城当年被你拒绝之后,找了一个新人,他的要求很简单,就是,眼缘和演技,只要符合了这两点,无论你怎么变化,他都可以用镜头,找到一个,最美的你,更准确一点的话。”助理停顿,很是敬重的说。

  ”他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樊若水又想起来自己当年对他的羞辱,那天晚上,她赶完通告,好不容易回了休息室,结果他非要见她,说自己的剧本可以塑造她的形象。

  本来在外面录了一天节目,受尽排挤,就让她濒临崩溃,,而这个时候,这样一个满怀希望的少年的出现,无疑像是现实甩给了她,一个清脆嘹亮的耳光。

  于是,她毫不留情的拒绝了,甚至说出来很多难听的话,把他赶了出去。

  当她在国外听说他黑马杀出揽尽贺岁档的票房的时候,有多后悔,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就像是一个人,亲手砍断了,吊着自己的唯一的,绳子。

  现在。他的不计前嫌,是不是在向自己发出一个信号,我没有拒绝你,只是想告诉你,我对你,还有着希望。

  容谦在办公室也知道了这件事,被手下人问道,需不需要出手阻拦的时候,容谦摇头,盯着窗外。

  “没有必要。”反正两人已经没有关系了,也就没有在接触的可能性,若是她自己拿到了剧本,那是她的本事,容谦,这个人,不会妄加评判。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樊若水就起床了,看着自己一个衣柜的衣服,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周芒城上一部的作品,讲的是一个民国小姐的故事,无论是大家闺秀的繁琐,还是风尘女子的潇洒,女主都可以,完美的笑话。

  而这次跟凤凰跪相对的作品清龙泣,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她要驾驭两种性格,在男人和女人之间,自由切换。

  这样的要求,实在太难。

  最后,她挑了一件长袖长裤的一身,看起来,一种截然不同的中性美,明显是有另一层意思在里面。

  准备好一切的樊若水开始等待时间的流逝,一直到夜幕降临,自己家外面的草丛里有几个隐隐的小红点出现,她才有些惊讶。

  周芒城为什么要自己晚上去那里,白天明明更合适,这样的话,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樊若水又些懊恼,可是事到如今,又不可能临时修改时间,只好自己硬着头皮去了。

  自己拿到的地址很是普通,只是c市一个普通的胡同,很多上了上了年纪的老人,生活在那里,自己记得当时他还很年轻的,怎么会选择这么一个地方。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自己怎么让他点头,让自己来出演这一部剧的女主角,想这些没有用的,都是在浪费时间。

  临近夜晚,这一路反而没有堵车,樊若水已经到了,但是时间还没有到,她在车子里等了一会,不由得又些脾气上来了。

  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当红女星,怎么沦落到,被一个导演给甩脸子。

  知道七点五十五分的时候,樊若水才拿着手包下车,按响了门铃。

  没有人应答,门自己就开了,樊若水看着有些黑的院子,没有犹豫,步步铿锵的走了进去。

  这是她最后一条路,绝对不可以失败。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