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争吵-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零一章 争吵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零一章争吵

  “你去吧黄航叫来,不用告诉别的人,然后,一会的回忆,也取消。”容谦当机立断,这次的价格,自己谁都没有透露,公司人员知道的,是假的,所以有人泄露的话,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过了一小会,人就进来了,相貌平平,甚至因为中年发福,看上去很是让人不舒服。

  他很从容的开口,“容总找我来,是有事情吗”

  容谦不回答,一下一下的用钢笔盖敲着桌子,频率相同的声音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

  “黄部长,你来我这里,有多么长时间了”容谦面无表情。

  “三年。”

  “是啊,三年了,我都已经知道也熟悉你的方案了,说实话,相对于其他几个高管,特别是章良,还是你做出的贡献更大一些。”

  容谦毫不吝啬的夸赞,眼前的人并没有因为几句话有什么欣喜地动作,而是扯出来一抹微笑,“能被您亲口这样说,我真是很荣幸,但是对于章良,我有几件事想跟您说。”

  容谦鼓励的点头,“有什么意见,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这几次竞标的失败,很有可能是他的原因,而且近一年以来,只要是过他的手的方案,都会亏损,您不觉得很奇怪吗”

  容谦深深的点头,“说下去。”

  “我就自己调查了一下,发现这个人经常出去玩,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就不方便说了,但是,他还经常和您的几位堂兄弟见面。”

  “所以说,他很可能是别人的卧底。”

  听到这里,容谦声音低低的,笑了笑,“你想怎么办”

  “只要您答应,我就可以悄无声息的把他从公司里弄走,而且,绝对不会在出现在您的面前。”

  黄航越说越激动,容谦看着他亢奋的脸,彻底的阴沉了脸,“你还真是,肆无忌惮啊。”

  连自己的几个心腹都调查的清清楚楚,自己私下要求章良办的事情,他都知道。

  黄航一下子愣住了,这些都是他让自己说的,怎么突然就变脸了。

  “您这是什么意思,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您不能这么诬陷我。”黄航急忙辩解,刚才自己一时激动,又些不给说的话,不小心透露了出来。

  也不能怪他,自己这几次想要做的事情,每次都是即将成功的时候,被这个章良给拦了下来,自己要是还想完成目的,就一定要处理掉他。

  “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容谦站起来,一步一步走近坐在沙发上的人。

  “上一次我筹划了那么长时间的竞标,最后的数据就是你泄露出去的吧,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不仅跟一家公司说了。”

  只是没有人相信他而已,其他的公司都以为是容谦故意的,让其他人上钩,以来达到目的。

  “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其中一家公司,这几天跟我们有了合作。

  容谦很久之前,就知道公司里有内鬼,单但是他向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所以迟迟没有调查。

  之前他和苏修达成的合作,他从苏修那里知道,之前苏家的一家子公司就曾经被告知知道容谦的计划,只要给足够的价格,他就可以和盘托出。

  黄航听到容谦这么说,一下子白了脸,“不可能,我没有这样做。”

  容谦看着拼命逃避的人,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这是我让人查出来的,你近期银行的记录。”

  听到这里,黄航的脸才有了一丝血色,“既然你查了,就应该知道,我除了工资和分红,没有什么其他的收入吧。”

  容谦笑着摇头,“黄部长也不是新人了,我混到今天这一步,要是查人的话,不会只查到你国内的账户吧。”

  “你在瑞士银行,和美国花旗银行的存款,我全都拿到了记录,里面有所有的,你的存款。只说这半年,你一共有四笔大笔资金存入。”

  本来有一丝侥幸的黄航一下子全身冰凉,果然,还是没有瞒住。

  “这些年是怎么来的,不用我一一细说了吧。”容谦意味深长的看着手里的东西。

  黄航抬头看着容谦,随即视线转移,看到容谦把玩的枪,一下子慌了。

  “我知道错了,容总,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告诉你我知道的事情,你不要杀我,不要”容谦的手段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底线,后果是什么,谁都不知道。

  容谦摇头,“我不需要你的抱歉和这种知道事情的方法,你现在可以做的,就是自己解决自己。”

  黄航站起来,向着容谦几步冲过去,“我跟你说,你不能这样”

  边说着,便要抢过容谦手里的枪,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今天自己要是从这里走了,一定会什么都拿不到,他要让容谦自己亲口答应,同意他离开。

  容谦眯着眼看着冲过来的人,手里一道银光闪现,接着黄航一声惨叫,跪在了地上。

  “你还真是不死心,很遗憾,你刚才失去了最后一个机会。”容谦一边说着,蹲在了他身边,拔出插在他大腿的小刀。

  然后一只手按住他,迅速的朝着他的右手划下去,黄航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又感到自己的右手一阵剧痛,很快就没有了知觉。

  容谦挑断了他的手筋,而且还笑着看他,没有一点不自在。

  “你要是老老实实的承认,看在你这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只是会拿走你的账户余额,给你一条退路。”

  “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像你这种人,还不值得我下杀手,所以,你可能要去监狱待一阵子了。”

  说完,容谦拨通内部电话,把助理叫了进来,“先把他送走,先不用送去警察局,明天这个时候再通知人来抓人。”

  黄航本来还以为自己可以等待警察来,留住自己的这双手,然而容谦是真的狠绝,丝毫不留情。

  助理进来之后,看到那一地血迹,没有惊讶,听完吩咐之后,从容的叫人来打扫这里,很显然,这种事情,他干过不止一次,才这么娴熟。

  黄航突然明白,容谦这些年的突飞猛进,并不是运气,而是他如此不留情的处事方式,这一刻,他从未有过的后悔。

  解决完这些事,突然有些烦躁的容谦转身看着外面,一个人影突然离开,他一皱眉,抬脚出去,“谁”

  当他看到停住的人影的时候,不由得停了下里,电梯前面,沐浅夏正在看着他,眼里是难以置信和一种浓浓的厌恶。

  容谦慌了手脚,“你听我解释,刚才你看到的”

  “够了都这种时候了,你以为我是傻子吗还想着来骗我”沐浅夏忍无可忍的喊道,“我本来以为你只是心狠,结果你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话刚落音,沐浅夏身后的电梯就开了,本来有些暗的走到,陡然灯火通明。

  容谦的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有些发黑,像极了他现在的心情。

  他突然冲过去一把抱住要走的沐浅夏,他知道,这次她要是走了,他就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他比谁都了解她的狠。

  沐浅夏挣扎,“容谦,你给我放手你放开”

  容谦不说话,只是强硬的抱起她,向休息室走,无论如何,今天他都不会让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离开。

  “容谦,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希望,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认识你”沐浅夏没有丝毫留情的开口。

  容谦一下子有种恐惧的愤怒,使劲扳过沐浅夏的肩膀,“我不许你这么说,你把刚才的话收回去”

  沐浅夏毫不掩饰的对着他讽刺,“我幸好没有跟你有一个家庭,你这种手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性命的人,以后会有报应的”

  她本来今天只是想来告诉他,她想回家看一看爸爸,看看他的身体好不好,因为前台已经认识她了,就没有通传。

  结果她已经来,助理不在,她看到容谦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地上全都是血,而他丝毫没有愧疚的意思。

  这就是自己喜欢了这么久的人么

  沐浅夏不愿意相信,她宁愿转身离开,因为她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一个没有人性的丈夫。

  容谦强迫她安静,“你看着我听我说,好不好”

  沐浅夏知道挣扎没有什么作用,也就不再动作。

  “我接手容家的时候,它已经不像表面那么风光,内地里全都是泡沫一样的经济,我如果不去做点什么,容家很可能就这么完了。你以为发展这么快的容氏,手里还是干净的”容谦说到这里,眼里有一些不忍,但还是说了出来。

  “还有你一直相信的苏修,之前这么大的动作,他要是没有什么手段的话,怎么可能安稳的坐在那里,沐浅夏,你没有立场去说我”

  容谦很委屈,她对别人这么相信,对着自己,却连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给,这不公平。

  沐浅夏不说话,她知道,这些人都不是这么单纯的孩子,但是他们在过分,也不能这样把生命当作儿戏。

  “容谦,你居然还这样想,他的命就不是命了吗,他也有妻子,有孩子,你这样下狠心,不怕夜不能寐吗”

  沐浅夏有些心累,他们的世界代沟太大,以至于没法交流,她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这个孩子的父亲。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