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反思-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零二章 反思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零二章反思

  两人对峙许久,没有人愿意退步,休息室里是死寂的沉静,沐浅夏闭着眼睛,不肯开口说话。

  “沐浅夏,你知不知道,你从来没有给我一个公平的机会,从来都没有。”容谦看着她,夜色阑珊,她的脸罩在灯光里,有种恍惚的美。

  “嗡嗡”几声响,在一片寂静中显得格外突兀,是沐浅夏的手机,她顿了顿,睁开眼睛,仿佛刚刚醒来,愣了一小会才接起电话。

  “浅夏,你快回来。”是秦蜜蜜。

  “怎么了”

  “你姐过来了,硬是闯了进来,我拦着不让,但是她还带了几个人,但她一定要你回来。”

  沐浅夏沉默了一会,说:“知道了。”

  挂掉电话,沐浅夏看了一眼容谦,“我要回家一趟。”

  “我送你。”容谦毫不迟疑的接话,语气有些焦急,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让沐浅夏离开自己的视线。

  “不用,你别跟着我,我和蜜蜜有事,你在不合适。”沐浅夏没有理会,自顾自的往外走,容谦站在原地,最终还是任由她离开了。

  只要她真的要走,容谦怎么做都不可能阻止的了。

  等到沐浅夏打车到家的时候,在楼下看见有几辆商务车蛮横的挡在门口,她记下来车牌号,才继续往上走。

  楼梯里有很多邻居看,都很好奇这么多人是来干什么的,看到沐浅夏上楼,赶紧拦住她。

  “小沐啊,你肚子还大着呢,千万先不要上去,这几个人不知道来干什么的,你可要小心啊”平时喜欢拉着沐浅夏侃天的婆婆一脸担忧。

  沐浅夏对着她安抚的笑了笑,拍了拍她握住自己胳膊的手,“没事,这些人是我的朋友,找我有事,我们说完他们就走了。”

  见状,老人半信半疑的松开她,看着她往上走,一脸担忧的叮嘱,“小心点啊。”

  沐浅夏到家门口的时候,看见沐风衣一脸不耐的站在门口,秦蜜蜜在那里拦着她,明显两个人已经吵过一架了,而且声音还不小。

  看见沐浅夏来了,沐风衣一下子站直了,“你还真是难见一面,自从嫁了人,你真是一点分寸都没有了”

  就因为见她,自己在门口等了这几个小时,而且沐浅夏这个朋友还死活不让她进去,这么多保镖在这里,她不害怕吗。

  沐浅夏听着自己这个姐姐的话,撇了她一眼,走到秦蜜蜜身边,看着她没什么事,随即开口,“你来,有什么事吗”

  沐浅夏不开口还好,一说起来的目的,沐风衣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我问你,你到底给我爸灌了什么汤,现在他每天都把我锁在家里,而且”说到这里,沐风衣戛然而止,闭了嘴。

  自己本来以为爸爸只是生气才关住自己,结果昨天晚上妈妈过来跟她说,沐凯德有立遗嘱的意思,而且很有可能,是她们两姐妹平等对待,共同继承。

  这绝对不可以,她沐风衣才是他的亲生女儿啊,怎么可以被一个野种抢走东西。

  但是妈妈说还不确定,让自己不要打草惊蛇,所以今天她过来,就是为了让沐浅夏注意一下。

  想到这里,沐风衣不依不饶,要接着开口说,沐浅夏摇了摇头,“你先进来吧,让你身后的人在外面等着。这样在人前大呼小叫,让爸爸看见了,你就不用再出家门一步了。”

  说完,沐浅夏淡定自若的进了屋,她这个姐姐一定又受了什么刺激,不然的话,不会这样抓狂。

  现在她疑惑的事,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值得让沐风衣来这里示威警告,毕竟现在两个人没有什么可以争的东西啊。

  沐风衣看到沐浅夏让自己进去,有些迟疑,想了一会抬步跟着进去了,自己有什么好怕的,要害怕的是她沐浅夏吧。

  “那天我跟爸爸出去只是钓鱼了,什么也没干,你要是有什么怀疑的,我也没有办法去解释什么,你可以自己去向爸爸求证我的话。”

  沐浅夏看着屋里像被扫荡过一样,又些不愉,动手开始收拾,没有跟沐风衣多说什么。

  沐风衣看到自己被晾在一边,愈发不爽,“你这是什么态度”

  沐浅夏看着她似笑非笑,脸上没有好奇,没有狐疑,也没有讽刺,“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今天怎么闹,我都不会拿出什么让你满意的东西,我也不会做出什么退步”

  说着说着,沐浅夏脸上渐渐有种戾气出现,咄咄逼人的气势让沐风衣不禁后退一步。

  刚才的事情让沐浅夏很受触动,本来心情就不好,结果沐风衣还因为没什么缘由的事情来挑事,让她少有的恼火。

  沐风衣被她一瞬间的气势震住,自己这个妹妹一向逆来顺受,从来不反抗,这次是怎么了。

  “反正你记得,最后不要肖想一些不是你的东西,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沐风衣的气势已经消失贻尽了,有些仓皇的急忙收尾。

  沐浅夏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捡起掉在地上的相框,头也不抬,一只手指着门口,“门在那里,不送。顺便把你带来的东西拿走。”

  沐风衣对着她一声冷哼,少有的没有反驳,转身离开了。

  秦蜜蜜看着人都走了,顺便出去安抚了一下受惊的邻居,等到她回来的时候,沐浅夏已经坐在沙发上翻杂志了。

  秦蜜蜜看到她心情不好,就自己默默的待在一边没去打扰,就这样默默的过了五分钟,她忍不住开了口。

  “浅夏,你一页杂志看了足足五分钟了。”而且她的眼睛都没有动过好吗,明显心不在焉。

  既然都这样了,沐浅夏干脆转身看着秦蜜蜜,“我问你一件事。你实话实说。”

  秦蜜蜜连连点头,她果然心里有事,憋在心里会闷坏人的,“好,你说吧,我一定全都告诉你。”边说着,还做了个鬼脸。

  沐浅夏没空搭理她的搞怪,“你觉着,我对容谦,公平吗”问的模糊不清,一般人的话大概都听不懂。

  可是秦蜜蜜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的纠缠啊,瞬间知道沐浅夏想说什么了,舒了一口气,端起桌子上的清水,先抿了一口,然后才开口。

  “你才知道啊你确实对他过分了。”沐浅夏很惊奇,不知道她什么意思,自己在结婚之后守身如玉,从来都没有干过出格的事情,怎么就过分了

  “确实,他和樊若水暧昧不清是不对,但是你有没有听过他的解释”听到这里,沐浅夏气不打一处来,他都跟人差不多住在一起了,还有什么解释的必要吗。

  看到沐浅夏急着解释,秦蜜蜜赶紧拦住她,“你先听我说完,别急着反驳。”

  “你看,之前你俩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就结婚了,接着你就因为情伤喜欢上人家了,把自己所有的感情全都给了他,但是从来没有问过他需不需要。但是你自己付出的沉浸其中,时间长了就开始委屈,觉得他没有回应就是对不起你,对不对”秦蜜蜜苦口婆心的劝她。

  沐浅夏听到这里,不由得反思自己,想起刚才容谦一脸委屈的时候,自己确实没有想过这么多么多。

  自己自从结婚之后,就对这个家有很多的期待,以至于一味的付出,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结果现在两个人到了这个地步。

  “所以啊,你如果觉着对不起他的话,就不要这样折磨人家了,给他,或者说给你自己一个机会,你的心思我都看在眼里,要不是对他还没有死心,你是不会这样的。”秦蜜蜜刚才看着她一脸愁容,和少有的对着人发脾气,就知道一定是容谦做了什么不能忍的事情。

  沐浅夏不说话,喝了一口水,平静一下自己翻腾的内心,自己一直这样做着自己心里想的事情,未有些自私。

  “你啊,就是觉得别人受着你的好,就一定要回报,这是道德捆绑,比让人付出更难受。而且这几天樊若水在网上的丑闻你也看到了吧,你家容谦什么也没做吗不是,说明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你就放宽心吧”秦蜜蜜说着说着都累了,拿着衣服往卧室里走。

  “好了,你快收拾收拾,我们吃饭,我换件衣服。”

  沐浅夏没有动作,坐在那里想着什么,直到秦蜜蜜突然叫她,“对了,还有几天就过年了,你有没有想好我们两个怎么过家里出了那些事,我妈说几年就简简单单的,所以我也不回去了,在这里陪着你。”秦蜜蜜笑呵呵的开口。

  沐浅夏知道她是为了陪着自己才这么说的,有些抱歉的开口,“就我们两个吧,舒舒服服的过一个年。”

  “好。”

  容谦听自己派出去的人回来说,沐浅夏没有什么事,沐风衣只是挑衅了一番就离开了,这才放下心来。

  他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让沐浅夏看到自己阴暗的一面,本来他可以隐藏的很好,甚至可以说永远都不会让她发现,现在却功亏一篑。

  想起自己追出去的时候,沐浅夏看着他的那种眼光,容谦心直直的往下坠,这种感情,对于两人岌岌可危的婚姻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沐浅夏也不是单纯的刚出校门的学生,有些事情她看的透,只是不愿意说清,而自己的不择手段,像是把那个世界剥开裸的给她看,难怪她会接受不了。

  希望她可以想清楚,俩个人不再需要彼此隐瞒。

  想的,容谦点燃了一只眼,不知怎么了,本来浓重的烟草气息,他竟然感到一丝清甜,就像今晚这件事发生后,他在担心之余,明显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