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秦二爷-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零五章 秦二爷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零五章秦二爷

  沐浅夏跑过去开门,是一个不认识的人,手里拿着一大包东西,“您好,我是青食阁的,这是您点的外卖,是一位男士打电话订的。”

  说完,就把东西递向沐浅夏,沐浅夏愣愣的接过来,看着送餐员离开。

  秦蜜蜜靠了过来,翻着袋子里面的东西,“全是好东西啊,浅夏,这是谁送的啊,这么贴心。”

  沐浅夏看着手里的东西,心里五味杂陈,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容谦让人送来的,青食阁是容家名下的产业,她一直都知道。

  这一边,容敬伟看着自己儿子接到派出去的人打的电话,“唉,你这个丈夫当的这么可悲,连送东西都不敢直说。”

  容谦今天一大早就起来自己跑到厨房里,把做饭的阿姨赶了出来,自己在里面捣弄了半个中午。东西一出锅就包装好让人给送了过去,殷勤的不得了。

  但是结果担心沐浅夏拒绝,还要说成是自己家厨师做的,让容敬伟十分不满,“你这样默默做奉献,真不知道是谁教给你的,要做一件事情,就要让她知道。现在就只有我知道,有什么用”

  容谦听到父亲在旁边教育他,不说话,自己洗了洗手,回房间了。因为他喜欢她,所以才愿意去干这些事情,而爱,是没有办法解释的。

  叶茜看着自己从来不下厨的儿子这样,对沐浅夏的不满就更多了,“身为一个女人,老公这样做就已经够好了。她还真是不知好歹,当初怎么就选了她当我的儿媳。”

  这时候。容羽从楼上下来,正好听到自己妈妈说的话,不由得撇了撇嘴,“妈,我要是以后有你这么个婆婆,我宁愿不嫁啊,太可怕了”叶茜看她这样说,恨铁不成钢的一巴掌拍过去,“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怎么跟你妈说话呢”

  容羽躲开,对着正离开的容谦吼,“我嫂子呢今天不回来过年啊”

  容谦停住,许久没说话,就当容羽觉得自己问错了的时候,他低沉的声音传过来,“今年不在,明年会在的。”

  他已经到了极限了,之前她尊重她,不去要求她,希望有这么一天,她可以自己愿意回来,可是她迟迟不肯松动,以至于现在夫妻二人在这种时候分离两地。

  要是论手段,她玩不过她的,他们两个人都明白。

  容谦重新睁开的眼睛里满是蓄势待发的锐利,总有一天,他会和她共剪西窗烛,话那巴山夜雨。

  这个新年,举国欢腾,不负为一代盛世。

  眼看冬天渐渐过去了,风和雨都开始有了春的影子,本来不准备找工作的秦蜜蜜突然忙了起来。

  有天晚上,独自在家的沐浅夏接到秦蜜蜜的电话,“浅夏,夜潮酒吧,你快来帮我。”

  沐浅夏眉头一蹙,没来的及接话,就挂断了。

  秦蜜蜜之前说的那个发小,这几天跟她走的很近。

  那个人叫晋照,之前沐浅夏也略有耳闻,他这个人智商很高,情商更不低,说起情话来娓娓动人,不像个经济人,倒像个风流的小公子。

  其实说起来,他倒真是个富家子弟,家在新西兰有绵延好几里的庄园,还有足够的信托基金供他闯荡。

  沐浅夏大三的时候,曾经跟着导师参加过学术交流大会,晋照作为压轴上台发言,及其年轻的身份,穿一身纯黑西服,越发显出清阖英俊的面容。

  他说一口流利的上东区英语,语调温柔从容,像一个十足十的绅士。

  幻灯片“咔嚓”一声的转了画面,他低头轻笑,惹得底下一群小女生其声惊呼,那双含笑的双眼真的可以让人让人心一阵乱跳。

  纵使沐浅夏定力再好,也受到了影响,就因为这件事,沐浅夏被导师取笑了将近一年,没想到一向冷面的沐浅夏也会不好意思啊。

  近期,他和秦蜜蜜走的很近,倒不是因为工作方面的原因,毕竟秦蜜蜜的能力还够不到他那个级别。

  是因为秦蜜蜜外婆家里是养蜜蜂的,她对这方面了解很多,知晓很多这些生命的习性。

  而晋照这个人没有其他灯红酒绿的爱好,却喜欢带着一箱子蜜蜂到处采蜜,唯一的奢侈大概是他总是做着私人飞机,到处赶花期。

  那天秦蜜蜜去郊外找朋友,正好看见找地方安置蜜蜂过冬的晋照,两人正好有了共同话题,一拍即合,关系越来越近。

  今天下午的时候,秦蜜蜜说是要出去跟晋照有事,这怎么突然打电话说在酒吧呢,出什么事了吗

  沐浅夏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已经打车往外走了,司机看见她挺着大肚子,“你小心一些啊,这么晚了去那种地方,不安全啊。”

  师傅边说边摇头,大概是以为沐浅夏是去找老公,有些同情。见状,沐浅夏也不好说什么,点了点头。

  等到沐浅夏到的时候,已经近半个小时了,她急冲冲的进去,生怕秦蜜蜜出了什么事。

  按理说,这个时候的酒吧应该是震耳欲聋的,但是沐浅夏目之所及的地方,都诡异的安静,甚至没有人,沐浅夏用目光搜寻着,直到看见中间的一群人。

  秦蜜蜜倒没有被怎么,只是被人反按着双手,动弹不得,看到这一幕,沐浅夏一下子挑起眉毛,与生俱来的本能反应,走了过去。

  “秦二爷,这样对一个女士,不好吧”

  即便在生气,沐浅夏依旧笑着开口,她知道,眼前这个人不是可以随便解决的。

  秦二爷,c市根深蒂固的地头蛇,要是说容谦把控着经济命脉,那这个年过五十的人就拿捏着c市所有拿不到明面上的交易。

  而且,他还是容谦名义上的远房大伯,就这样一个名头,双方就心照不宣的确定立场,互不干涉。

  但是这个人,已经很久没有过动作了,也在很久之前表示不再出手干涉这里的事,今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二爷看见她,本来没有表情的脸上突然充斥着笑意,“怎么,她说的好朋友,原来是沐家的二女娃啊,怪不得有底气,干涉我手下的买卖”

  说道最后,声音陡然拔高,不怒自威的气势出来了,沐浅夏一下子握紧了手,很明显,秦二爷动了大气。

  “不知道她干了什么让二爷动气,无论怎么样,我先替她给您道一个谦。”沐浅夏边说边在秦蜜蜜身边坐了下来,本来反扣着秦蜜蜜的人看见秦二爷摆手,也就放了手。

  秦二爷又笑,“你爸爸在我这可有不小的面子,你这声道歉我可受不了。”他连连摆手,一脸受不得。

  可是他越是这样,沐浅夏越担心,正想着,秦二爷开口,“把电脑给沐小姐拿过来,让她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话音刚落,就有人端着电脑过来了,里面放着这里的监控视频,上面的身影分明是秦蜜蜜。

  沐浅夏目不转睛的看,本来秦蜜蜜一个人做在那里喝酒,突然有个人过来说了几句话,秦蜜蜜就跟着走开了。

  两人来到一个包厢门口,秦蜜蜜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服务生的衣服,推开了门,然后就是一会门打开,秦蜜蜜被人压着带了出来。

  沐浅夏看到这里,心里大概明白了,秦蜜蜜不知道因为什么,进了秦二爷正在办事的包厢,还被人发现了。

  这种窥视,在这条道上是大忌,这是默认的事实。

  沐浅夏转头看秦蜜蜜,她正被吓的说不出话来。

  本来她只是来喝酒,没想到碰见之前工作的同事,告诉她,有一件包厢好像正在干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是洗钱就是倒卖。

  秦蜜蜜在这一行混久了,最恨的就是经济犯罪,恰好她喝了些酒,一激动就被人撺掇这进去探秘了。

  谁知道,她进去还没来得及看到什么,一旁探测的机器就发出来刺耳的声音,几个人一拥而上,就从秦蜜蜜身上搜出了窃听的装置。

  秦蜜蜜以为被发现也就是被打一顿,当时也就认了,没想到他们这么狠,上来就要割舌头,她一下子全懵了,赶紧说有认识的人来担保她。

  一直到沐浅夏来,秦蜜蜜都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收场,她明明什么都没带,怎么可能有窃听的东西呢

  看见秦蜜蜜浑身颤的沐浅夏回身,“那您看,这件事怎么办才好”

  很明显,今晚怕是要出点血才能走出去了。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