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脱困-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零七章 脱困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零七章脱困

  等到容谦牵着沐浅夏的手从酒吧走出来的时候,沐浅夏仍然有着巨大的愧疚感,“容谦,今天晚上这件事,真是麻烦你了。”

  如果他没有来,她就准备把自己有苏家全部股份的事情亮出来给秦二爷看,无论怎样,也可以震慑一下他。

  容谦给她打开车门,送她上去,等到车子开始驶离,他歪头看她,温柔的开口,“没事,只要你没事,那些都不是问题。”

  沐浅夏听到这里,更加觉得自己太过分,而容谦对她太好,“你这样,让我怎么报答你。”

  容谦不语,摸摸她的头,我就是让你有这种感觉,不然,我下那么大的血本干什么。

  沐浅夏看着后面容谦的人又上了几辆车,不由得更加不好意思,为了她,容谦出动了律师、助理、保镖,这个阵仗真是足够唬人了。

  酒吧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在夜色里并不引人注意,车上的男人看着容谦一行人离开,饶有兴致的挑眉,拿出手机,“你不用担心了,沐浅夏已经安全离开了。”

  “我看着,应该是她老公来了吧,她应该一会儿就回家了。”

  手机里的人又说了几句话,随即挂断了。晋照望着远处又从酒吧出来的秦二爷,微微笑了,这个容谦,心思太深。

  容谦把沐浅夏送到秦蜜蜜家楼下,再三问她,不需要搬回家住吗

  容谦的反应实在是很正人君子,不温不火的询问,让人招架不住,沐浅夏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得有些心颤。

  沐浅夏颇具负罪感的离开了,却不知身后的男人终于勾起了一抹颇具深意的笑容。果然,他终于猜到了沐浅夏的软肋。

  沐浅夏摇头,“蜜蜜一个人在家,刚才的事情她肯定还没有缓过来,我先上去了。”

  说罢,她加快步伐,消失在容谦的眼前。

  容谦盯着她离去的身影,吩咐司机,“开车。”

  这天晚上,男人在书房打了一个电话。

  “二爷,今天的事情,多谢了。”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我还真没想到,你们已经结婚了。”

  容谦低头笑了下,“她很聪明,要不是我阻绝了她其他的退路,她不会想到来找我的,对她不能不小心。”

  秦二爷的声音听上去很调笑,“对她要小心,对你容谦就更要小心了”

  男人笑而不语,黑沉的眸子盯着c市渐静的夜景,修长的身材令人目眩神迷。

  秦二爷今天抓到秦蜜蜜纯属意外,当时秦蜜蜜闯进来的时候,他就发现并不是服务生,本来想杀鸡儆猴,但是偏偏她说出了沐浅夏的名字。

  沐凯德跟他有些交情,他也想借此机会得到一些方便,结果手下过来说,容谦好像跟这个女人有些关系。

  秦二爷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之前c市鱼龙混杂的时候,他就是凭借不得罪不能得罪的人,才一步一走到今天这一步。

  知道这层关系后,他当机立断的给容谦打了电话,秦二爷以为这个女人最可能不过是容谦一个养在外面的女人,他也可以借此机会卖给容谦一个人情。

  容谦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有些意外,毕竟他和秦二爷很久都没有交涉过,听完来龙去脉后,容谦沉默了。电话另一头的秦二爷见他不说话,心里就更不知道他的心思了,不由得有些忐忑,万一这一步棋走错路,真是得不偿失。

  容谦其实心里天翻地覆,这几天他正在想怎样把沐浅夏留在自己身边,结果机会就这么自己上门了。

  “这件事还是要麻烦二爷了。”

  秦二爷听到他开口,一下子放下心来,哈哈大笑,“你想怎么做”

  于是,就有了今天晚上这一出“英雄救美”,秦二爷懂事,并没有做的很过分,但也不是表面的功夫,沐浅夏这个人观察一向入微,即使有一点不对劲,她也会马上发现,从而及早作出计划,以便全身而退。

  秦二爷吓唬过秦蜜蜜,但是也把那个把秦蜜蜜引去包间的人给收拾干净了,这才让所有人都后顾无忧。

  这一场无人谢幕的演出,在沐浅夏周围完美的设置了一个框架,用情分困住她,这是最好的方法。

  沐浅夏回到家的时候,秦蜜蜜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担心的不得了。

  客厅没有开灯,秦蜜蜜在黑暗中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喝的半醉的头脑也早就吓醒了,都是因为她,害得沐浅夏一个人面对那些无道理可讲的人。

  本来下午的时候,她和晋照去见一个自己幼年时认识的人一位养蜂人,回来后,晋照心情大好,带着她去吃晚餐,两人的相处很融洽,颇有种伯牙子期的知遇之感。

  结果刚坐下,就有一位貌似是晋照之前小情人的女人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对着秦蜜蜜一顿羞辱,晋照对于女性这种生物一向中立,秦蜜蜜看自己被误会,一生气,就一杯饮料当着三个人的面浇在了晋照头上,然后拿着包摔门而去。

  心情不好的她在街上晃悠了一会,就进了酒吧买醉了,结果天意难料,出了这么一连串的事情,让她退无可退。

  沐浅夏开门发现一片漆黑,有些吃惊,秦蜜蜜听见有人回来,一下子扑上去,开灯后,她拉着沐浅夏上下看,又哭又笑的。

  “你没事吧,我以为我闯大祸了呢,你没事就好,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说着说着,秦蜜蜜嚎啕大哭,沐浅夏只好一只手轻抚她的背安抚。

  “没事了,没事了,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等到秦蜜蜜安静下来,一边抽噎一边睁着大眼睛探寻的看向沐浅夏,“最后怎么了啊,我听你的给苏修打电话,但是他没有接。”

  沐浅夏点头,“我猜到了,按照他的性格,应该马上会给我打电话,但是他一直都没有,所以我就找了容谦。”

  沐浅夏没有说容谦因为这件事答应了什么条件,甚至可以说是她自己刻意的回避了这个事情。本来两人即将一刀两断,现在却是藕断丝连,这种情况,让沐浅夏的内心既感动又难受。

  “容谦无论怎么说,秦二爷也要卖他几分面子,不过你也要告诉我,今天晚上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秦蜜蜜一下子激动起来,她身为一个中国十号公民,从来不做违法违规行为,这次她进去的目的虽说是伸张正义,但她对于用自己的人身安全做筹码这种事情并不感兴趣。

  自己的同事因为胆小说不想进去,秦蜜蜜并没有在意,结果出了这种事之后,秦蜜蜜再联系她的时候,就已经找不到人了。

  “那个窃听器真的不是我的,我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被人扣起来了,浅夏,幸亏你没事,要不我真的会后悔一辈子的。”

  沐浅夏想着前因后果,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简单说就是秦蜜蜜惹了不应该惹的人,以致于被威胁。

  但是沐浅夏总觉着有哪里不对劲,是哪个环节不对吗

  沐浅夏按捺住心里的疑问,对着秦蜜蜜开口,“你去睡吧,累了一晚上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秦蜜蜜点头,这一惊一乍之间,她真的已经精疲力尽了,刚要走,突然想起来什么事。

  “浅夏,我让晋照去帮你了,他和秦二爷好像有些交情,但是他到的时候,你已经走了。”

  沐浅夏想了想,“麻烦他了,有时间感谢一下他。”

  由于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两人都没有了闲聊的心思,沐浅夏回房间洗刷完后,想了想,给容谦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迟迟没有人先开口,沐浅夏听着对面轻轻的呼吸声,想起今天她一个人对着一群人的时候,他没有理由的出现,在那一刹那,是她这些年来都没有得到过的温暖。

  这种感情已经超出了沐浅夏接受的范围,不受她的控制。

  “你,睡了吗”沐浅夏有种突如其来的小心翼翼。

  容谦自然没有忽视她的语气,更加放轻了声音,然而在沐浅夏听来,他是因为一番折腾,再加上为了自己答应的条件而疲惫的,心一下子软了。

  本来要说出来的感谢也一下子憋在喉咙里无法讲出口,容谦听她不语,心里有了打算。

  既然自己老婆吃软不吃硬,那他就不介意装一次可怜了。

  “可能睡不了了,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我要敢通宵,你早点睡吧,我就不打扰你了。”说罢,好像就要挂断。

  沐浅夏赶紧拦住,“那个,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说完之后,又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结结巴巴了半天,只好随便编一个由头,“你明天中午怎么吃饭,忙的话我去给你送吧。”

  容谦故意停顿了一下,像是在考虑自己明天的时间,“正是明天中午我有一个多小时的空,你来吧。”

  沐浅夏欲哭无泪的踏入自己给自己挖的坑,“好,明天我去找你。”

  一直到挂断电话,沐浅夏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但是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只好硬着头皮去干。

  容谦笑的一脸得意,她再聪明,也有无法躲避的弱点。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