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发烧-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零九章 发烧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零九章发烧

  容谦整好以暇的点头,“对,现在运营的构架已经不在合适了,c市可以利用的资源逐渐稀缺,我正在建立一个生态网络环境。”

  说完,他看着沐浅夏,眼里有着光在缭绕,“你一般看完一套卷宗要多久”

  沐浅夏想了想,“法律方面的差不多要半个小时左右,经济方面的要时间久一点。”沐浅夏不知道他问自己这些是为了什么,但是听到容谦下一句话后,她目瞪口呆。

  “你来帮我看一些近几年国内外一些转型成功公司的档案,别人我不放心。”

  沐浅夏连忙摇头,“不行,我做不到。”

  容谦头都没抬,“你可以。”沐浅夏的能力有目共睹,她对于数字方面有一些高于常人的思维感和记忆力,几乎可以说是过目不忘。

  “你只需要写出一个总结经验报告就可以,别人我不放心,我的时间又不足以看完这些,所以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沐浅夏想了又想,本来她就觉得有愧于他,这次的机会也好让她回报他的人情,“好,我答应你。”

  容谦怕她的职业素养让她过于努力,“这件事情不着急,容氏也只是刚刚提上路程来,你平时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再看,不要累着。”

  但是沐浅夏已经在规划自己的进度了,并没有听他说话。

  时间过得很快,沐浅夏起身的时候看见楼下已经有人来上班了,“那我就走了,你把需要我看的东西用文档发给我,或者我来拿也可以。”

  容谦侧目,漆黑的眼睛里有一丝血丝,有些似有似无的不清醒。

  沐浅夏皱眉,看着他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冲着自己眨啊眨,可能自己觉得有些不舒服,还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你怎么了”

  容谦摇头,“没事,你走吧。”声音比刚才更加沙哑,有气无力的。

  沐浅夏这才仔细看他,他的脸色是不正常的苍白,嘴唇也失去了血色,刚才的时候因为刚洗完澡,热气蒸腾的他并不想现在这么明显。

  沐浅夏突然伸出手,覆上他的额头,果然,滚烫一片。

  “你在发烧。”沐浅夏蹙眉道。

  他不吭声,沐浅夏这才知道他为什么白天洗澡。想到这里,沐浅夏拿出了手机,准备打给助理送他去医院。

  容谦一把夺过去,“我不去医院。”

  “为什么”沐浅夏理智的跟他讲道理,“你现在的情况,继续在公司之后晕过去,我认为你必须去医院。”

  容谦慢慢的走到他面前,不在意的开口,“没事,就在这里吧。”说完,突然把头靠在沐浅夏的肩膀上,歪头蹭了几下,舒服的喟叹。

  “你在这里,就好了。”

  沐浅夏无奈推开他的头,但是容谦不依不饶的靠过来,几次推挡下,她也就任由他胡作非为。

  看他不肯去看医生,沐浅夏把他带到床边,“自己躺下睡一觉,我去给你买药。”

  谁知容谦身体一碰到床之后,一下子把沐浅夏拉到怀里,一只腿还牢牢的压住,“我不需要吃药,我需要吃你。”

  义正言辞的话让沐浅夏无法反驳,挣扎了几下未果,她任命的一动也不动,“那你赶快睡。”

  就这样,容谦抱着沐浅夏睡了好长时间,久到不知什么时候沐浅夏也觉着睡意袭来,慢慢闭上了眼睛。

  她睡过去的一刹那,容谦黑亮的眸子张开了,看着在自己臂弯里温顺的女人,眼里流露出满意的讯息。

  这才是他想过的生活。

  等到沐浅夏起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暗了,她看着周围有些陌生的环境,想起自己睡觉之前发生的事情,叹了一口气。自己对于容谦,已经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

  出乎沐浅夏意料的是,她走到办公室的时候并没有看见正在工作的容谦,她扫了一眼周围,看见他坐在背对着自己的沙发里。

  初春的暮夜总是有着无尽的霞光,铺天盖地的万里蔓延,男人的脸一半在光下,一半隐密在黑暗中,让本来就有疏离感的容谦愈加清冷。

  他膝盖上摊开一本书,沐浅夏过去看着那一页,“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神通的。”他并没有回头,但是好像知道她过来一样,兀自开口说道。

  那一刻,沐浅夏觉得他很孤独,好想弯腰抱抱他。

  但她并没有这么干,而是自己拿起带来的东西,一只手去碰他的头,“你好了吗。”

  容谦一把攥住沐浅夏的手腕,“浅夏,其实我也是个普通人的。”

  “只不过在某些方面可能比普通人要强一些,但是我需要的东西,比如爱人,比如亲人,都是最普通的要求。”

  沐浅夏看见仅存的微弱的阳光落在两人交叠的手上,这种时候,c市连阳光都是冰冷的。

  “所以,你不要要求我太多好不好,我犯错的时候,你也试着原谅一下我。”容谦无比渴望的看着她,期待她的回应。

  沐浅夏感觉自己像一个病态的瘾君子一样贪婪的听着他讲话,想起那些回不去的好时光啊。

  为什么在她爱他的时候,就不能得偿所愿,开始时自己的喜欢,她曾经在深夜安慰自己,也许,他只是家教太好了。

  “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

  沐浅夏像没听到一样告别,通知完自己离开的意愿之后,她已经关上了门,容谦一个人留在那里,内心波澜不惊。现在,无论沐浅夏答应自己什么,哪怕再近的距离,其实中间都隔着一轮清冷的月光。

  关上门的沐浅夏陡然停住脚步,按住自己的胸膛,里面是激烈跳动的心脏,几乎是在那一刻,她就要点头退步了。

  但是她还是忍住了,两个人的种种不同,在就在说明这段恋情根本没有美好的可能。

  沐浅夏想起若是几个月后,她带着宝宝准备离开,站在登机口,回身看着这个并不温柔的c市。虽然这里很繁华,有过前仆后继的制作人来拍过爱情片,被无数人向往和渴望,但是她依旧要离开。

  它曾经给沐浅夏带来一些类似于家的温暖,但她却不得不提前离场,只能说一句珍重和抱歉。

  与其说她不肯原谅容谦,更不如说她不愿意原谅自己。

  她,真狠啊。

  本来她以为,自己和容谦之间本无缘分,全靠她死撑。然后她最终感动了命运,让天时地利都站在了她那边,但是她却准备全身心的抽离。

  就这样,她像游魂一样回来家,打开门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

  秦蜜蜜看她回来的这么晚,又有气无力的,不由得赶紧过来问怎么了。

  “蜜蜜,我好后悔。”这是自从秦蜜蜜认识沐浅夏以来,她第一次说后悔,秦蜜蜜吃了一惊,抱住她。

  “既然后悔,那就让它变的不后悔。”

  听闻此言,沐浅夏摇头,“来不及了,已经成为事实了。”

  自己和容谦当初结婚的时候,婚礼是两家人一起准备的,至于一下细节,则是沐浅夏亲力亲为,既然没有一个如意郎君,那她就有一个想要的婚礼。

  果然,那场婚礼足以让所有女孩子欣羡,但是唯独没有感动那个冷静的可怕的新郎。

  沐浅夏也不是没有幻想过,有这么一天他会爱上自己。

  这些年,其实她对爱情一无所知。

  但她仍然相信,爱情是一生中所能遭遇的最美好的事。

  但是,她现在前所未有的后悔自己遇见、爱上、放弃容谦这个人。

  想着想着,她在秦蜜蜜的怀里伤心的闭上眼睛,她看见一只鸟,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怕打着翅膀,向着蔚蓝色大海的尽头飞去。

  不停的飞啊,越来越远,沉甸甸的天空之下,不见一丝光亮。

  沐浅夏一下子做起来,睁开眼睛看着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目,但是让人很开心。

  昨晚她好像哭了,最后睡了,秦蜜蜜把她送上了床,然后一觉到天亮。自从孕周越来越大,她就开始愈发的嗜睡。

  家里已经没有人了,沐浅夏记得秦蜜蜜说过今天要去找晋照道谢,顺便去面试新的公司。

  沐浅夏刚要打扫卫生,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哪位”

  “我是苏芙。”接着,就是一阵沉默,毕竟两个人实在没有什么可以交流的必要。

  “我要见你一面。”苏芙还是没有忍住,要求她出来,沐浅夏听着她又些激动的声音,蹙了蹙眉,“有什么事吗”

  她的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桌子,很有节奏的声音让苏芙心慌,声音有些不耐。

  “关于我哥哥公司的事情,我有事要问你,”沐浅夏想起自己身上苏家的股份,有些沉默,无论怎么样,她下意识对苏家有些抱歉的情分在心里。

  “好,你把地址发给我吧。”沐浅夏答应了,可能是苏家知道这件事了,而她需要给她们一个交代。

  苏芙发过来的是一个茶楼,沐浅夏认识老板,是一个很有情怀的年轻人,因为各地的沸点不同,为了煮出茶中最好的味道,老板把茶楼开在了半山腰。

  虽然位置偏僻,但是依旧阻止不了人们的热情,络绎不绝的人流给他打了最好的广告。

  看到这种层次的地方,本来准备随便穿衣服去的沐浅夏,特意去挑了合适的衣服,收拾的党的出了门。

  出租车司机很健谈,听她说完目的地之后,开始跟她说自己听来的趣闻,逗得沐浅夏哈哈大笑。

  其实,身在人世,最好的就是这种简单的快乐吧。

  等到沐浅夏到的时候,有人迎上来,“沐小姐是吧二楼包厢有人在等您了,请跟我来。”

  沐浅夏颔首,跟着服务生上楼,茶楼装修的很古朴,楼梯也是跟古时候一个模子,很高很陡,沐浅夏上的很吃力。

  苏芙已经点好一壶茶等着她了,苏芙本来就不是喜欢喝咖啡的人,这次来这里也不是多么愿意,不走心的点好东西之后,焦虑的等着人来。

  看见沐浅夏进来之后,苏芙一下子眼睛都亮了,“你来了。”

  沐浅夏不理会她的激动,自顾自坐下,“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大有一言不和就准备走的意思。

  苏芙给她倒一杯功夫茶,“你跟容谦怎么样了”沐浅夏就知道她会问这种事,有些不耐烦,“我跟他的事,还轮不着你来过问。”

  苏芙也不恼,笑着继续开口,“他可是我以后的老公,怎么可以不关心”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