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濒危-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一十章 濒危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一十章濒危

  身边进来送东西的服务生本来低头认真的干自己的事情,听到这句话都吃惊的抬起头来,表情莫测。

  这是小三正宫在争人吗服务员努力克制住,转身离开了。

  苏芙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情绪,看见自己说的话引起了人的注意,显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懊恼的闭紧了嘴咬紧了唇。

  沐浅夏不甚在意,继续问自己感兴趣的事,“你在电话里说的事,不准备跟我说吗”

  苏芙默默的抬头看沐浅夏,后者神色自若的喝茶,这里的东西倒是很对她的胃口,以后没事的话可以常来。

  明显感觉到苏芙不对劲的沐浅夏,唇角不动声色的微微扬起。

  在这样难言的沉默里,苏芙的血压感到一路飙升。

  沐浅夏喝完了自己的茶,看她还是不肯松口,觉得没有什么意义,干脆起身,“既然你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

  苏芙见她要走,急的赶紧起身拉住她,“你先不要走”

  她的力气很大,有些弄疼了沐浅夏,她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肚子,发出了一声尖叫。

  声音不大不小,但是沐浅夏已经打开了门,这一叫就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

  “你干什么放开”沐浅夏低声呵斥,苏芙不肯,看见逐渐聚过来的人们,知道已经引起注意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你这个人,既然不爱他,为什么要抢我的老公,你放手好不好,我求求你了。”人们指指点点对着争吵的沐浅夏和苏芙。

  沐浅夏现在并不愿意出现在大众面前,她的孩子不能被人们知道,不然她和容谦的离婚就会越来越困难。

  “你赶紧松手,不然事情闹大了的话,你就不要想我和容谦离婚了。”一句话让苏芙有些退缩。

  结果人群里恰好有人开口怂恿,“我们支持你支持真爱,只要你有心,一定会成功的。”本来已经动手的苏芙听着这句话,一下子又激动起来,一把抓住准备离开的沐浅夏。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耻我跟你说,你休想用这个孩子绑住我男朋友他是我的”苏芙越来越激动,好像下一刻就会爆发。

  沐浅夏一惊,没想到她会这么激动,万一她失去理智,想到这里,沐浅夏赶紧出言安抚她,“你放心,我已经在和容谦商量了,这几天他爸爸身体不好,所以就往后推迟了,只要过去这段时间,我就会跟他离婚的。”

  苏芙想起来自己调查之后的情报,容谦的家人都很平安,一下子笃定了她在拖延时间,瞬间失控。

  “你这个骗子一直在骗我你简直欺人太甚”就在争执之中,茶楼的保安听到动静赶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赶紧住手”沐浅夏看见保安过来,想看到救星一样,“你们来的正好,去吧你们老板叫出来,我和他认识。”

  苏芙现在才不管沐浅夏在说些什么,她现在知道沐浅夏肚子里的孩子才是他最大的阻碍,一心想要除掉他。

  几个保安将信将疑,看着沐浅夏的脸,“那我们怎么不认识你,我们老板的朋友就这么几个而已。”

  沐浅夏刚要解释,就听见苏芙一声惊呼,感到自己脚下一空,一步踏错的沐浅夏一下子失去了重心。

  等到人们反应过来,沐浅夏已经随着一阵呼痛声摔下来楼梯。

  这个楼梯这么高,沐浅夏的孩子距离预产期已经不远了,她几乎是本能的蜷缩成一个弓状,保护着自己的孩子。

  而那些阶梯及毫不留情的在她身上留下印记,等到最后,沐浅夏已经疼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是躺在地上。本来看热闹的人看见这一幕,几乎是一哄而散,瞬间就没有了人影。

  苏芙看着躺在下面的沐浅夏,一咬牙转身离开,有几个人看不过去打了医院的电话。

  可是这里是半山腰,平时除了来这里喝茶的人几乎没有人会来。

  沐浅夏绝望的闭眼,拉住路过自己身边的人,“你帮帮我,好不好”没有人回答,这个时代,所有人都怕惹祸上身。

  沐浅夏感觉自己的小腹有一种强烈的下坠感,接着就是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出来,是血,现在来说,更不如说是她的孩子。

  就在沐浅夏几乎觉得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里的时候,一声惊呼传来,“浅夏”

  本来今天受刚合作的公司老总的邀请,顾洛是来喝茶的,但是他刚刚坐下,就听见外面的争吵声,顾洛本来以为一会就好,只是争执而已。

  结果过了一会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变笨加利的嘈杂,他实在忍不住,起身告辞,一出门到楼梯口,就看见了倒在血泊里的沐浅夏。

  那一瞬间,除了心惊,就是前所未有的愤怒和疑惑,到底是谁这么狠心干这种事情。

  “浅夏,你怎么样了,你说话,你清醒一下,我送你去医院。”顾洛想要抱起来她,但是怕碰到什么不该动的地方,一时手足无措,不知怎么办才好。

  索性旁观的人又上前来帮忙的,顾洛这才把沐浅夏送到车上,沐浅夏看见人来了,这才开始慢慢的闭上眼睛,她好累。

  顾洛看见她不再说话,担心的要疯,“浅夏,你听我说,一会就到了,你不要睡”

  但是她已经听不到了。

  就在顾洛带着沐浅夏离开的时候,茶楼里面一间屋子打开,走出来一个年轻人,听完保安的解释,皱紧了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你去把监控录像记录找出来,保存好,会有人来要的。”他和沐浅夏有些交情,但是现在需要他做的不是关心。

  沐浅夏应该和容谦结婚了,那么谁来,她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是容谦的,想起容谦的性格和处事方法,年轻人不由得笑了。

  这次,有戏看了。

  顾洛一路踩油门疾驰,半路碰到了救护车,等到把沐浅夏转移到救护车上,顾洛也马上跟着上去了。

  趁着医生检查的时候,顾洛赶紧给容谦打电话。

  “你在哪里沐浅夏出事了,你赶紧来。”容谦听到这里,一下子站了起来,“怎么了”

  “一时半会我也说不清楚,你赶紧来。”顾洛没有心思跟他说什么,容谦一下子从办公室里冲出去。

  助理看见容谦出去,赶紧在后面喊,“等会有会议的”

  但是没有什么回答,容谦已经离开了。

  等到容谦来的时候,沐浅夏已经抢救了一段时间了,顾洛抱着头坐在外面不说话。

  “她怎么了”容谦一把把他拉起来,以为是他干的好事。

  顾洛拔开他的手,“我再跟朋友喝东西,听到外面有动静,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浅夏躺在地上。”

  看见容谦额头上青筋暴起,他有些不忍心,“而且,应该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听到这里,容谦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出奇的淡定。

  “是谁干的在哪里”顾洛看见这样的容谦,知道这样的容谦才是在崩溃的边缘。

  “你先不要激动,现在要先知道浅夏有没有什么事,其他的等会再说。

  这时候,有个护士走出来,两个人一下子扑上去,容谦紧紧扣住来人的肩膀,“她怎么样了,有事吗”

  护士见惯了激动的家属,“你们看一下这是她的检查报告。”容谦一把抢过来,看着上面生涩的名次,越看脸越沉。

  “上面是她的血型,我们医院的库存不够了,你们赶紧找她的家属来书写,孕妇很危险。”说完,就回来抢救室。

  容谦一脸茫然,沐浅夏是孤儿,是沐家的养女,这些他们都知道,现在去哪里找她的亲人

  顾洛看见纸上的血型,一脸惊讶,“浅夏和我的血型一样”边说完,边朝着医生的方向跑去。

  顾洛越想越不对,自己的血型很是稀少,这些年跟自己一样的人几乎是没有,顾洛想起沐浅夏和自己妈妈相像的眉宇,想起自己那个走散多年的亲生妹妹,一个大胆的猜想浮出脑海。

  沐浅夏,不会就是自己的妹妹吧

  过了一会,容谦看见抽完血出来一脸严肃的顾洛在打电话,“妈,我妹妹身上有什么胎记没有,显眼一点的。”

  顾母在电话那一头一阵伤心,“你妹妹都走丢这么多年了,你再这么问我,我真是”边说着,就要掉眼泪。

  顾洛着急,“妈,你先不要伤心,先告诉我我问的事情”

  “你妹妹在左耳后面,有一个心形的小胎记,很明显,一看就看到了。”

  “心形的胎记”顾洛不放心的又问了一遍,在一旁的容谦听到这里,突然愣了。

  沐浅夏的耳朵后面,他不止一次看见过,她有时候嫌弃不好看,还用头发盖住,要是这么说的话。

  “沐浅夏的耳朵后面有一个心形。”容谦笃定的开口,还在打电话的顾洛一下子停住,“你说什么”

  容谦的声音因为激动又些拔高,顾洛和电话里的顾母都听见了,顾洛难以置信的反问,“你说什么”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