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顾家长女-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一十四章 顾家长女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一十四章顾家长女

  宋书玉本来担心她没有女孩的该有的心性,现在听到她开始撒娇,现在看着她笑眼弯弯的靠在自己臂弯里,轻轻的拍拍她的手,“好孩子。”

  家里人看着母女情深的两人不忍心打断,顾康德拍拍顾洛的肩膀,“你跟我去书房。”

  顾洛本来还想着和顾眠说些关于家里的事情,被自己父亲这么一打断,有些不情愿的提步跟着他上去。

  顾康德看着儿子进来,自己坐在书桌前,“你把门关上。”

  顾洛不解他的意思,但还是乖乖的照做,“怎么了爸”

  “眠眠回来了,我记得过几天就是你生日了吧,今年你收拾一下,借这个机会为你妹妹正名。”顾康德倒不是担心顾家的面子,他主要是担心沐浅夏一直是c市很多人指指点点的对象,他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自己的女儿受这样的委屈。

  顾洛被父亲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有这个必要,“是,我会让人做准备的。”话刚落音,他想起来一件事,“爸,容谦这个人,您怎么看”

  就算怎么解释,容谦也都还是顾眠的丈夫,以后孩子的父亲,就算掰扯的再清楚,因为孩子两个人以后也都不清不楚的。

  “眠眠要和他离婚,我们一定会站在她这一边的,现在的情况我们不清楚,,就先不要插手了。”顾康德拿过放在桌子一角的全家福。

  这张照片还是顾眠刚刚出生的时候一起照的,那时候两个孩子都还不懂事,这也是唯一一张的照片,这些年自己妻子不知道在夜里看着这个照片哭过多少次,现在终于好了。

  “等忙完这一段时间,我们一家去照一张全家福。”顾洛看着眼前的男人不再宽阔的背,两鬓逐渐的斑白,有些不忍,“好。”

  一个人,从出生的时候,身后就维系着一个家族,因为这样那样的牵绊,我们就不能活的这么肆意妄为,但是当我们执意违背命格,或者被迫违被的时候,就会带来一定的副作用。

  比如自身的孑然,比如家庭的匆恼,顾眠这些年的苦不仅让她自己难过,她的父母也日日煎熬,顾洛很不愿意看见这一点。

  顾康德明显想自己静一静,顾洛慢慢的关上门,给父亲一个空间,想必不久之后,这个家会很完整了。

  宋书玉正在厨房里给顾眠做东西,现在女儿的一切事情,她都不遗余力的一一安排妥当,顾眠知道阻止她的话,妈妈会更不放心,也就由着她去了。

  顾洛来到顾眠的房间门前,轻轻敲了敲,“请进。”

  顾眠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看他进来,弯弯眼睛盯着他,“有事吗,哥”

  顾洛听见这个陌生又熟悉的词,又有些感慨,“我还真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找到你。”顾眠摇头,“我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要不是她出了事情,顾洛如果不在场,她大概会永远不会知道亲人就进在眼前。

  “你对以后有什么打算吗”顾洛想问问她的意见,自己好知道应该怎么处理家里的关系。

  沐浅夏皱皱眉,自己之前打算出国,但是现在显然不可以,父母在不远行,她不可能不顾及他们的感受。

  “先把和容家的事情处理好,再说其他的。”想到这里,沐浅夏有些担忧,“哥,我要离婚的话,不会影响公司吧。”

  现在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所有人都知道容家现在的亲家又多了一个顾家,一旦被人知道离婚,会不会影响市场信誉。

  顾洛摇头轻笑,“这些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你自己记住一件事就够了,顾家就是你的底牌。”

  两人之间没有什么不熟悉的地方,像是本就该如此亲密,彼此不说话也很和谐。“等你时间空下来之后,就来公司帮我吧。”

  顾洛有意让顾眠插手公司,两人以后一定需要彼此支撑,顾眠在这方面的才能有目共睹,之前的工作完全是屈才。

  父母的意思也是把顾眠该有的股份转到她身上,这样才更加名正言顺的是顾家的人,“爸妈过几天会公开宣布你回家谱,该邀请的人都回来,你准备准备,把那些不顺眼的人都虐一遍。”

  顾眠无奈,“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

  宋书玉看顾眠不下来,上来叫她,“来吃饭,我都收拾好了。”

  “妈,今天我都吃了三次饭了,还让我吃”顾眠哭笑不得,哪有这样喂她的,这才几天她就胖了好几斤。

  “不行不行,你赶紧来,你还太瘦了。”宋书玉推门进来,拉着她就往楼下走,还不忘记叮嘱,“一定要都吃完啊,不能剩”

  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的和谐,顾眠在这几天感受到了从没有过的安稳。

  每天自然醒没有人催,起床就有早饭,亲人在一边絮絮叨叨的说,偶尔犯懒不肯动还可以逗逗那个每天板着脸的爸爸。

  这天一大早,顾眠破天荒被宋书玉给叫起来,“今天早起收拾收拾,晚上你哥生日。”

  顾眠懵懵懂懂的坐在床上揉眼睛,“我哥生日啊,我要做什么吗”

  “你什么都不用做,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看就行了,今天晚上不用担心,有些事你哥和你爸会处理好的。”

  顾眠点头,家人的一片好心她心里很清楚,今晚注定会不平静。

  这几天,顾眠回家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有人赞叹,有人嘲笑,也有人将信将疑,毕竟豪门的事情不是可以说得清楚的,谁知道是不是什么套路。

  顾眠被几个人围着换衣服,宋书玉看了一件又一件都不怎么满意,总觉得自己女儿应该用更好的。

  “妈,这件怎么样”顾眠一身旗袍走出来,纵使怀孕,她也将该有的韵味表达的淋漓尽致,隆起的小腹也丝毫没有突兀的感觉。

  宋书玉眼睛一亮,自己女儿本来就白,明眸皓齿,唇不点则朱,被这件衣服于衬托,反而很和谐。

  “就这个了,很适合你。”一旁的工作人员借机上前搭话,“顾小姐的这件衣服还有一件相似款式的,本来是姐妹一起穿的创意,但是阿姨身材这么好,人又年轻,肯定很合适。”

  宋书玉看着工作人员推荐的衣服,确实很满意,“我试一试,眠眠,你等一会儿啊。”顾眠点头,终于可以休息了,这半天累惨她了。

  宋书玉这些年保养得宜,性格温婉,所以一点都不显老,换好衣服之后母女二人站在一起简直让人驻足。

  顾眠笑着挽住她的手,“我妈妈真好看。”宋书玉嗔怪的看她,“你就知道贫嘴。”

  两人收拾齐整之后,宋书玉满意点头,“真不愧是我的女儿,比那些每天只知道戳人脊梁骨的人强不知多少。

  宋书玉刚刚开始和顾眠接触的时候,她是拘谨的,生来就有的本能让她抗拒,宋书玉不急不慢的去融化她的芥蒂,直到现今这般自然。

  “眠眠,你记着,你是顾家名正言顺的小姐,不要因为别人的言论委屈自己,知不知道”宋书玉不担心其他的,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这件事。

  顾眠本就不会着意去反驳什么,反而温和的承受着别人压过来的一切,就算承重已经超出自己的限额,咬着牙也一声不吭。

  所以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认为她无所谓,什么都可以,就是这样的顾眠,让宋书玉心疼不已,好好的人,怎么会有这种性格呢。

  “妈妈,我知道,你放心吧。”顾眠笑的云淡风轻,反而是眼底一片锐利,她从来都不会甘愿受人排挤,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但是她现在一举一动都是顾家的颜面,她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退缩。

  这天晚上,晚宴开始的时候,顾康德带着人把顾家院子里那棵榕树下埋了二十几年的酒拿了出来。

  宋书玉是南方人,顾眠出生的时候,她就让丈夫亲手依照她的方子埋了一坛女儿红。榕树是顾洛出生的时候种的,生的十分挺拔高扬。

  来的人们看着顾康德亲手抱着那坛酒走进来,眼神里充满着睿智、桀骜和开阔,那是被阅历沁润的灵魂。

  宋书玉携着顾眠的手从二楼一步一步走下来,两个人相似而各具风姿的脸靠在一起,让人不愿移目。

  顾眠挽着母亲的手,自顾自的朝着顾康德走去,顾洛也站在了父亲身边,一家四口这些年来,第一次站在一起如此耀眼。

  “今天,各位肯抽出时间来给我顾某一个面子,在下感激不尽。”顾洛开口举起酒杯遥遥向众人致意。

  容谦也在,刚才他看着自己的小妻子高傲美丽的样子,眼底是一片深情。果然,只要她有了一个真正的后盾,她才肯释放自己。

  他纵使心中不愿意承认这件事,但不可否认她现在的状态,是对于她来说,最好的选择。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妹妹,顾眠。”顾洛没有任何遮掩和铺垫,就把顾眠摆在了明面上,告诉所有人,这就是顾家的小姐,我们疼在心尖尖上的人。

  顾眠轻轻颔首,笑了笑,眼里有着熙熙攘攘的星光,有些话她无需多说,该懂的人会懂,就像现在,就算所有人都知道顾眠和容谦是夫妻,但没有人会当众说出口。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