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苏修-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一十五章 苏修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一十五章苏修

  容谦微微眯眼,端凝顾眠许久,波澜不惊的姿态,轻笑着对着她举杯,然后一饮而尽,十足十的潇洒姿态。

  顾眠看他一眼,然后转头笑着和宋书玉说话,在别人眼里,这就是母女情深,是顾家想有的效果。

  这时候,门就传来骚动。虽然声音不大,但是突兀的身影惹得所有人回头去看。

  是苏修。

  本来顾洛担心他会尴尬,就没有通知他,结果没想到他独自来到这里,身影修长,虽然不说话,但是明显带着低气压。

  容谦见他进来,明明温柔的脸,却隐藏了丝丝缭绕的冰意,苏芙做的事情,他可是一点都没准备放过她。

  倒是顾眠,看见他进来明显很高兴,抬高声音叫他,“苏修,这里”

  众人诧异,苏修和顾眠关系暧昧众所周知,但是她这样大胆的表示就不担心自己丈夫在场有着不必要的麻烦吗

  苏修朝着她笑,“开不开心”

  顾眠点头,眼睛里有着阳春白雪的清朗,“开心。”

  这种无人能插足的默契,在其他人的眼里就有了别的意思。

  顾洛知道两个人的关系好,他也感激苏修之前对顾眠的种种照顾,但这并不能掩盖掉苏芙差点伤人性命的事实。

  他主动迎了上去,笑的没有以前的熟悉。

  “你来了。”

  “你不用这样。”

  苏修一眼就看出来了顾洛的防备,摇头阻止,“苏芙自己做错的事情,我们不会偏袒。”

  当他知道苏芙做了什么的时候,那一刻他真的后悔让苏芙从国外回来,早知道如此,他宁愿被她怨恨,也不会给她机会做这种事情。

  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两个气势相当的人交锋,容谦趁着这个时候走向顾眠。

  宋书玉看着人走过来,有意回避,找个由头离开这里,顾眠有孕,不好喝酒,端着一杯果汁装样子。

  “眠眠。”容谦唤她,声音在舌尖打了几个弯,十分温热缠绵的拐进她耳朵里。

  这是她父母给她的闺名,没有旁人这么叫过,顾眠身体一僵,接着若无其事的答话,“怎么了”

  容谦不假思索的伸出手,“把手给我。”

  顾眠迟疑,但仍旧照着他的话做。容谦握一握,还是有些凉,她自从怀孕之后,手总是冰冰的没有温度,容谦皱眉。

  “不要穿这样的衣服。”容谦明显有些找事,顾眠不理会,看他没什么重要的事,转身就走,留容谦一人在那里。

  得到准许的苏修过来和顾眠说话,跟她开玩笑,“顾眠顾眠,改名字了啊。”

  顾眠知道她现在担心的事情,犹豫后开口,“其实,你不用担心的,苏芙做的事情,我可以原谅,毕竟她还不懂事。”

  顾眠完全是因为苏修才会这么说,这件事彼此心知肚明,只是苏修不愿意她这样。

  “她自己做错了事,没有人会为她负责,说到底,是我这个做哥哥的不称职,没有教好她。”

  苏修是愧疚的,顾眠本就过的不甚如意,他极力弥补,也不能挽救她有时候天大的委屈。

  于是,这个一直鲜活的活在自己生命中的姑娘,像是一个温柔的刺,在眼底,拔不出来。偶尔因为她的委屈不言,自己也会红了眼眶。

  但是这一次,他差点毁了她现在唯一的念想,他无奈又不甘。

  苏芙知道哥哥的意思,很显然不会护着自己,她害怕,一直在闹,“她不喜欢你你知不知道她没有心你就这样看着我进去吗”

  苏修不说话,他何尝不知道顾眠不喜欢自己,但是有什么办法,他感觉自己欠她整个世界一样。

  这,大概就是爱吧。

  苏母看见儿子和女儿这样,心都碎了,她劝苏修,“我们换一个人爱好不好,你听话,换一个”

  苏修看着她,眼里壮阔的眷恋让人心疼,“可是,妈妈啊,除了她,我不知道怎么去爱了。”

  顾眠什么也不知道,看他抱歉的开口,赶紧宽慰他,“我福大命大,什么事也没有,你不用想太多。”

  顾洛知道男人的心思,看他们聊了半天坐不住了,插进中间来,“苏修,你难得来一次,跟着我去喝酒。”

  然后不由分说的就拽走了苏修,留顾眠无奈的站在原地笑。

  一场宴会,宾客尽欢,所有人都笑着离开,说顾家的女儿进退有度,果然不失体面,如今更是锦上添花。

  顾眠笑着听他们的赞美,是啊,只要有了顾家这一个砝码,她做什么都是好的,这就是真真正正的人的冷漠。

  真可怕。

  宋书玉跟每一个人点头告别,面子上该有的一点都没乱,这一家人的心性,都是上上之选。

  等到一切都平静来,顾康德拍拍女儿的肩膀,“眠眠,你跟我来。”父女俩的感情,已经比之前好了不知多少。

  顾眠听话,跟着顾康德上楼,两人进了书房,不知道说什么悄悄话。

  “你拿着这个。”顾康德小心翼翼的搬下来一个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锦盒递给她,“这可是好东西。”

  顾眠好奇的打开,盒子已经很旧了,里面的红色锦缎倒是历久弥新,仍然很鲜艳。是一个翠色的玉镯,通体温润光泽,可见已经传了不止一代。

  玉养人,这个顾眠知道,但是东西太贵重,她摇头,“爸,我拿着不好,您先收着吧。”

  顾康德执意给她,“好好戴着,这是你奶奶留给你的,万一有什么事,玉会帮你躲过一劫。”老人临走的时候还挂念着自己的小孙女,没法放心的走,这至今是顾康德的一个遗憾。

  “这些年委屈你了,你以后就好好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用担心其他的。”这句话,顾眠已经听家里人跟她说过无数次了,耳朵都出茧子了。

  “爸爸,我知道。”声音软糯,让顾康德心情都好了几分。

  “爸爸,”顾眠想了又想,还是开口说了,“生完孩子之后,我想离开一段时间。”

  顾康德眼眸深沉的看着她,古井微波,坚定摇头,“不行。”

  他了解自己这个女儿是怎么想的,这一离开,恐怕段时间就叫不回来了,她对人对自己,都足够狠心。

  “你想想你妈妈,你忍心吗”顾康德稳稳的拿住她的七寸,他知道她也不忍心。

  顾眠沉默,宋书玉对她有多好,她再清楚不过,简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恨不得全世界都给她,就因为这样,她这些天娇惯了不少。

  但是现在她过不去心里这道坎,所有的事情都因为她大乱阵脚,她不可能这么心安理得的安稳的过日子。

  “眠眠,你等着去帮帮你哥,他一个人虽然说可以,但是也是太累。”顾康德实际上相让顾眠名正言顺的进公司,以至于以后万一有什么事,她不会被人刁难。

  顾眠想了又想,点头,“我知道了。”边说,边摸摸自己的肚子。

  她的孩子很快就要出生了,很快就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上有好多爱他的人,他一出生就会得到很多爱,他很幸运,不和自己一样。

  所以,她就更加想把自己所有的,或者没有的东西都给他,让他生来就活的丰盛。

  无论怎么弥补,她顾眠还是因为年少时的种种,造成现在心里的亏欠。

  她冲爸爸摆手,“爸,我先出去了,不然一会我妈又要来叫了。”顾康德点头,“去吧。”

  顾眠打消了主意,他知道,因为她还是不够决绝。

  顾眠本来就下不了决心,今天故意开口问也是想看看爸爸的态度,现在这么一闹,她就更不可能走了。

  一边想着,顾眠一边下楼,看着宋书玉在忙活的身影,言笑晏晏的开口,“妈,你在干什么啊。”

  女人宠溺的回头看她,“给你做好吃的。”

  这种时候,顾眠就宁愿时间停止在这里不再改变,让她不用管以前的不如意和前路的风雨,就这么爽快的过下去。

  与此同时,容谦正在准备着解决之前的事情。

  “所有的证据都已经准备好了,要开始吗”助理把材料给他,容谦一张一张的翻着看。

  “苏修有说什么吗”容谦眯眼,一只手不耐烦的扯扯领带,修长的手骨节分明。

  “没有,每次来人都只是谈公事,没有过其他的意思。”这就令助理很惊奇,苏芙好歹也是他亲妹妹啊,怎么就无动于衷呢。

  容谦点头,两根手指夹着桌子上的文件,微微用力,划到桌边,“明天去法院起诉,按照正常程序走。”

  就算苏修阻拦,他也很清楚,他什么都阻止不了,这一次,容谦是铁了心的不会放过苏芙。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