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阔处-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一十九章 阔处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一十九章阔处

  顾眠瞪他一眼,她这个样子像是很好吗容谦默默闭嘴,扶着她的腰,帮她作准备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顾眠准备推进手术室里了,顾洛攥着她的手,“你不用怕啊,我们都在外面等着你。”

  顾眠扯出一抹笑,她不是怕,只是疼的不想动作。

  容谦用袖子遮住手上的咬痕,刚才顾眠太疼了,容谦就把手伸过去了,顾眠毫不客气,带着一丝恨意,狠狠的咬上去了,容谦的手都渗出来血丝,顾眠尝到一丝腥甜之后才松口。

  看着被围在中间的顾眠,容谦上前,什么也不说,就这么看着。

  人进手术室之后,其余几人也在外面心焦的等着。

  顾眠一个人在里面努力,容谦独自站在医院前的窗前,打开窗户抽烟,一根接一根,直到宋书玉走到他身边,皱眉看他。

  容谦看见岳母过来了,赶紧把烟掐灭,“妈,有事”

  宋书玉看见他还是叫自己妈妈,顿时有些异样的感觉,“你跟我们眠眠,要是还有希望,就自己动手,还真准备让我们给你养一辈子的孩子啊。”

  容谦一下子站直了,“妈,你同意了”

  宋书玉觉得他这种时候就是个榆木脑袋,故意不承认,“谁同意了,我可没这么说。”接着又吩咐。

  “我回家拿些东西,你在这里看着,好好看看你孩子什么样子。”说完就走了,其实现在容谦脑子想的还是自家老婆,不知道里面什么样子了。

  两人本无缘分,全靠硬撑,谁知离水总能合流,他开始不再甘愿看着她,而是想一步一步入侵她的人生。

  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

  他们一朝相识,第一年是陌路,如日月不相织。

  第二年,她贪恋美色和温柔爱上他,他不屑一顾,反而欺凌践踏。

  第三年,她远赴他乡,决议默哀大于心死,他却发现这些年第一场梦啊。

  原来他早就喜欢上这个别扭的姑娘,一次又一次退缩弄成了一对终生的冤家。

  每次分离都是他在预支余生的幸运,内心深处的骚动和贪恋让他在深夜睁眼到天亮。

  但是索性,历经遥遥之期,他们有了永不断的百年牵绊。

  顾眠在里面还算比较幸运,没有什么突发情况的发生,等到她实在没有力气的时候,孩子的一声嘹亮的啼哭,把接近昏迷的顾眠拉回了现实。

  “是一个男孩子,恭喜准妈妈了。”医生温声提醒,给她看了一眼孩子,接着交给了护士。

  顾眠被推出去的时候,一家人一下子涌上来,护士给他们看孩子,“是个小男孩,很健康。”等候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容谦还没过去看孩子,而是去到脸色苍白的顾眠身边,看她这么虚弱,心里更愧疚了,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顾眠没有力气挣脱,只好看着他,顾洛拉他过去看孩子,容谦瞥了一眼,嗯,真丑。

  顾眠受不了别人说她孩子丑,一下子又对他有了意见,这也是他的孩子啊,怎么可以说自己家的孩子丑

  宝宝和妈妈都需要休息,医生嘱咐了注意事项就离开了。

  顾眠早就撑不住睡了,模糊之间感觉身边有人在走动,坐下,给她盖被子,然后世界就安静了下来。

  宋书玉跑回家给她炖补品了,看见自己的外孙,她兴奋的不行。沐凯德也来了,抱着孩子看了好一会,打心眼里开心,因为有公事,无奈先离开了,但是留下来一张卡,说是给的红包。

  顾眠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见了在身边的容谦,但她并不在意,目光所及,并没有他。

  她环顾四周,“我的孩子呢”

  “被抱去检查了,一会就好。”容谦顿了顿,不放心的接着问,“你饿不饿”

  “现在有饭吗”顾眠反问,这个男人现在是没有脑子吗这种事一直问有什么意义吗

  正在这里尴尬的时候,孩子的回来拯救了容谦,他献宝似的给顾眠看,“你看看,孩子。”

  顾眠自然是要看的,过了一晚,孩子已经没有开始这么皱了,眼睛睁的早,乖乖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顾眠笑的开心,“真好看。”

  容谦看了半天也不知道哪里好看,反正没有自己好看。但是他不敢反驳,老婆大过天,她说好看,那自然是好看的。

  家人来了,给顾眠送来关心和营养品,顾眠觉得自己现在真是金贵,简直被人宠上天了。只有顾眠自己知道,自己是怎么受着这些爱的,小心翼翼的,微小谨慎,生怕失去。

  就算她知道爸爸妈妈不会扔下她不管,但她依然盲目的担心。

  命运之所以强大,就在于它可以在你毫不关心的时候给你一个沿路昌盛的惊艳偶遇。而这些美好的事情,虽然可以让你在心中赞叹它的猝不及防和无可取代,但回首看来,它们是这么的理所应当,仿佛人生自此无憾。

  然后你就幸福的不可思议,想把自己所有的心事付诸指尖与他人交握,人生漫长而盛大,这块拼图无可替代。

  现在顾眠的人生就是这样让她心生眷恋,觉得自己这样过十年,二十年,百年之期虽遥遥,但她有了家。

  但是还不够,她找不到理由,这样的收获她心生恐慌。

  她看着她的骨血溶成的生命,小小的一个暖球躺在臂弯里,这才有了一丝安全感。

  容谦给他低头盛汤,修长白皙的手指扶着碗的边缘,黑发柔软地沿着额角自然垂落,遮住了侧脸,只露出高挺的鼻梁。

  孩子要是想他,那肯定会是极好看的,自己当初不就是因为这张脸爱上他的吗。

  容谦把汤勺送到她嘴边,看她眉梢依旧如远山一样的温和的线,带了些淡淡的倦意,他的心奇异的平静了下来。

  病房里没有其他人,一家三口安稳的在一起,顾眠觉得即别扭又和谐,这本来是自己一年前的想象。

  多好。

  顾眠本来还没有什么不痛快的,但是还没过几天她就开始愁了,原因是她没有乳汁,因为她之前太瘦了。

  宋书玉也很抱歉,“妈妈生你和你哥的时候就这样,奶水不足,弄的你们从小就瘦,现在你这样,也是因为我的遗传。”

  顾眠安慰她,“没事妈妈,医生说可以治疗的。”

  宋书玉每天给她找各种方法催乳,中医西医,偏方古方,一番折腾下来,总算好了一些。

  这期间,苏修来过几次,每次都是放下东西就走,也不多说什么,最多看看孩子,脸上有着无法让人抵御的笑。

  “起名字了吗”有一次,苏修抱着孩子问顾眠,她点头,“乳名有了,正式的名字慢慢找,不能马虎。”

  “阔处,叫阔处。”顾眠解释,家里的人都由着她,没有反对她自己做的决定。

  苏修不解,“有意义吗”

  顾眠目光投向远方,外面的天虽偏暗色,但是有着细微的磨砺,带着静谧而温软的氛围。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她从心底希望这个孩子,不会困顿于感情,一生都会爱而得,不爱便弃,不迟疑不后悔,求的得,放的下。

  原谅一个母亲的私心,她实在过够了那种日子。

  “好名字。”苏修想了想,笑着夸赞,真是个好名字。

  过了一周多,医生说可以出院了,顾眠被家人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出去,宋书玉一再告诉他,“女人坐月子时候一定不能见风,要不会留下病根的。”

  容谦在前面走,顾眠看他的背影,背脊伶仃却有着桀骜难折的孤傲倔强,蝴蝶骨好漂亮,她看入了迷。

  见她不看人,容谦不悦的拉住她的手,“好好跟着。”顾眠不说话,老老实实的上车,回家。

  家里照顾人的阿姨这些天也着急,每天听着宋书玉念叨孩子多么好看,但是看不见真人,今天一回家,就纷纷过来看在容谦臂弯里的宝宝。

  顾眠看着他,他向来不愿与人接触,这次这样,他倒也没有拒绝,面色漠然冷静,只有低头看孩子时候,他才会在眼睛里卷过一阵桃花般的绯艳纷飞,紧接着归于一片墨色。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