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满月宴-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二十一章 满月宴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二十一章满月宴

  两人在书房一待就到了吃饭的时候,下来的时候宋书玉念叨他们,“这么大的人了还要人叫,自己不知道下楼啊。”

  顾家的好就在于,他们有着和普通家庭一模一样的习惯,衣食住行样样只注重精致,从气韵上培养孩子。

  顾眠听着所有的动静,但自己默不作声,宋书玉察觉到她不对劲,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顾康德,孩子跟了你一会怎么就这样了

  顾康德摇头,表示无辜不晓得,宋书玉气笑。

  但也就是一个小插曲,一会就没有人在意了,一转眼到了第二天。

  一大早,所有人就都开始忙活,顾眠也被叫了起来,“赶紧去看看我们小小少爷今天怎么穿好看,这就是你今天的任务了。”

  宋书玉说完转身去看厨房里准备的怎样了,一切的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就差客人来了。

  容谦一大早就来了,站在门口按门铃,顾眠给他开的门,她本来以为是出门去公司的顾洛回来了,他说去拿一个东西就回来。

  两人站在门口对视,又是一阵沉默。

  容谦轻轻合上眼,深吸一口气,是熟悉的深润和清甜,再睁眼的时候,顾眠已经走出去好远了。

  已经是末春了,平时c市里的人忙的无暇顾及飞雪,这次倒开始赏花起来,容谦觉得再多的花,都没有归人的笑好看。

  他跟着她进去,打开门,跟几个长辈打招呼,适度的弯腰,不亢不卑的拒人于千里之外,被人感叹好气质。

  顾眠知道他是想看孩子,于是没有拖拖拉拉的说些什么,而是把他带进了孩子的房间,把睡着的阔处抱起来递到他怀里。

  容谦看着已经长开不少的婴儿,白白胖胖的让人爱不释手,他一下一下轻戳着他的小脸,但是眼睛却看着顾眠。

  顾眠垂眉,“他是你儿子,你以后不管我怎么样,都要好好照顾他。”

  “先不要给他找后妈,等他懂事之后再说吧,就算你憋不住,也先瞒住他。”容谦静静的听着,看孩子要睡着,把他放到了婴儿床里。

  然后悄无声息的走到顾眠身后,等到她发现的时候吓了一跳,往后一步,“你干什么。”

  容谦一把抱住她,“你说实话,到底有什么在瞒着我。”双眼紧紧盯着她,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消息。

  顾眠停了下来,摇头,一脸真挚的看着他,“没有啊,你想多了,没有什么事,我们先出去吧。”

  就算顾眠极力否认,容谦也感觉出了来不对劲,但是她不愿意说也勉强不来,虽然面色好了不少,但是手还不肯放,缠在她腰上吃豆腐。

  顾眠挣开,“外面有人呢,你老实一点。”说着,脸有些红。

  容谦趁热打铁,“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跟不跟我回家我把钱都给你管着。”容谦笑着调戏她,看她脸又红了一些。

  “你不要太过分了”顾眠受不了他这样,转身就要往外走,被他一把拦住,“你不要做傻事。”

  既是劝告又是警告,容谦不知为何辛苦很害怕。

  “我知道。”顾眠的身影停都没有停,径直走了出去,容谦眼光黑深,满是深意。

  其实今天来的人都是和他们熟识的世交,还有c市有头有脸的人,沐凯德也是早早的来了,抱着阔处笑的合不拢嘴。

  有人打趣他,“连外孙都有了,你这个家业后继有人啊。”话音一落,说话的人感到自己失言,一下子闭了嘴,几个人的脸色都变了,跟着沐凯德来的沐风衣更是黑了脸。

  众所周知,顾眠不过是沐家的养女而已,不受宠的传言都被人落实了,直到这次被顾家接回家,这才让几家人的关系暧昧不清。

  顾眠笑,眉眼都扬起来,咄咄逼人的看着挑事的人,“我们家孩子自然有他自己的喜好,我们坐长辈的不好强求,麻烦您费心了。”

  被说的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好不难堪,过了一会找了个理由说家里有事离开了。

  宋书玉看着顾眠,皱眉问她,“你不用这样的,怎么了”

  顾眠摇头,勉强笑笑,压住自己心底蔓延的烦躁,“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宋书玉不忍心说什么,“没事,你要是不舒服,先上楼休息一会,等会我让人叫你。”顾眠虽然心情不好,但还知道顾全大局,这个时候她上去了,之后还不知道会传的多么难听。

  想到这里,她有意走向容谦,这么多人的眼光下,夫妻二人的和谐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外界都以为顾眠是因为生孩子,娘家方便照顾才回去的,现在一切平稳,她也应该回家了。

  容谦正在和身边的人交流,他本来就话少,平时更善于倾听,然后精准分析,最后一击致命。

  他是天生的猎人,顾眠走到他身边。

  容谦揽住她肩膀,低头温和了眉眼轮廓,给她披上有些滑落的外套,“天还有些凉,你身体还不好,别贪凉。”

  正与容谦说话的人看见这一幕,感叹摇头,“你们小夫妻这几天没见,感情真是好啊,我去问候一下伯父伯母,你们继续。”说完识趣离开。

  顾眠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殷勤,自顾自的说话,“后天我搬回家,阔处还小,不能留下话柄。”刚刚出生,父母就两地分居,这可不是什么好传言。

  容谦听见她要回家,嘴角的笑刚要晕开,就被她下一句话给凝住了。

  果然,就算她要回家,也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那个小兔崽子,容谦眯眯眼睛,臭小子,你等着吧,长大之后看自己怎么收拾他。

  但是只要她愿意回去,他就很满意了,容谦甚至可以看到以后他的日子是多么完美,没事逗逗她,看看她炸毛的样子。

  没事还可以叼回窝里吃干抹净,就算她不愿意,但是兴趣都是可以培养的啊,他不介意等一等她。

  顾眠看他目光有些凝固就知道他在瞎想些什么,翻翻白眼不理他,“那就这么说好了,你在家等着我,不用接,我让妈妈陪我来。”

  容谦点头,家里孩子的东西都还不全,需要长辈来看一看缺什么,他去买。

  正说着话,阔处睡醒了,被宋书玉抱了出来,一群人围着看。

  小家伙一点都不怕生,黑溜溜的大眼打量着身边的事物,不哭不闹的,惹的几个贵妇连连夸赞。

  “眠眠你过来。”宋书玉招呼她,顺便把容谦也拉过去,“我们拍一张全家福,,所有人都来。”

  多好,全家团圆,事事顺心,宋书玉盼了一辈子,终于如愿以偿。

  容谦抱着孩子,顾眠挽着他的胳膊,所有人在这个小小的照片上停滞了一瞬间,然后就把过往岁月的苦楚撇去,之后就是一帆风顺了。

  一番觥筹交错,宾主尽欢,跟所有的欢庆一样,顾家办的事情很漂亮,所有人都说这一家人父慈子孝,合家欢乐。

  等到人都离开了之后,顾眠过来找宋书玉,“妈妈,我跟你说一件事。”

  宋书玉点头,“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准备回容谦那里住,毕竟孩子爷出生了,我一直住在娘家不好,也要顾忌阔处以后的日子。”

  宋书玉听她这么说,欣慰的点头,孩子终于想明白了,再大的错,都不至于一刀两断啊,孩子还是要有爸爸妈妈的。

  “好,你自己决定就行,妈妈不干涉,什么时候走”

  “后天早上。”

  宋书玉想了一下,“我把你送去,明天收拾收拾东西。”

  顾眠摇头,“您和阔处坐车去那,我和容谦去买一些东西,家里连婴儿床都没有,还是要准备一下。”

  宋书玉没有反对,由她去了。

  晚上要睡了,顾眠没有让宋书玉带着孩子睡,而是一个人抱着阔处回了房。

  孩子已经睡了,顾眠看着他和容谦某些相似的眉眼轮廓,突然掉下来一滴好大的眼泪,冰凉的蕴在衣服里。

  她真的对不起他,她是个母亲啊,怎么会这么残忍,阔处都还不记得她的样子。

  就这样,顾眠一夜未睡,宝宝一动她就赶紧亲亲抱抱,安抚他睡好,眼里是全世界的深情,但奈何错付。

  她想静一静,这样的生活继续下去,她会越来越迷失。

  第二天一大早宋书玉打开门。顾眠已经穿过好衣服了,正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由于没有休息好,顾眠的脸色很难看,宋书玉有些担心,“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阔处睡的不安稳,我也就没有好好睡,没事,等着收拾完之后在睡一会吧。”顾眠一边说着,一边把阔处的小衣服归类。

  宋书玉看了看这里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转身出去,“一会来吃饭吧,我看你精神不好,让阿姨给你煲了汤。

  顾眠点头,“很快,妈妈。”

  窗外阳光很好,顾眠指尖被光映的近乎透明,她心底沉闷而压抑,几近崩溃。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