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生离-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二十二章 生离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二十二章生离

  顾眠心不在焉的忙着,最后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我让你准备的事情准备好了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磁性而微哑的男声,“好了,明天你去之后,会有人在那里等着你。”

  顾眠低声道谢,挂断电话。

  床前面有她给阔处收拾好的小行李,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分类打理好了,用纸条写好注意事项仔细的塞在每一个袋子里,所作所为无不是一个妈妈的细心。

  其实宋书玉一定会照顾好他,但是自己还是放心不下,顾眠现在就连自己的以后都无法掌控,又怎么可能触及他人。

  不知怎么,平时很漫长的一天,今天过的尤其快,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已经是漫天阴茫的傍晚,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晚饭,言笑晏晏。

  顾洛正在被顾康德训话,低头默默的往嘴里扒饭。

  这次他本想开一个工作室,从c市日益繁荣的文化产业中分一杯羹,但是准备工作做的不够充分,被几家扎根多年的老公司集体敌对,最终扼杀于萌芽之中。

  “这是第几次了你怎么从来都记不住我说的话每次都是没有计划,你以为整个市场都是你开的你还笑”

  顾康德简直要把手里的筷子甩到他脸上,桌子被拍的啪啪响,顾洛什么也不敢说,这个时候气头上的老人家,谁碰谁死。

  顾眠试着劝告,“爸爸,你不要生气了啊,哥她又不是故意的”

  还没说完,顾康德眼光扫过来,面无表情,“你先不用说,我还有要收拾你的。”

  顾眠一愣,并没有被骂的难过,反而心底有着一丝雀跃。

  之前她在家里的时候,所有人都对她温柔的笑,仿佛她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孩子,备受怜惜。

  所以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顾家的客人,礼遇有加却有心有隔阂,这不是她要的家。这些年,从来都没有长辈来训斥她,她是被上帝放养的孩子,无人诉衷肠。

  现在这种被爸妈骂得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好到她的眼睛里有种奇怪的温热往外涌,让她震颤。

  宋书玉抬头看着两个被收拾的孩子,幸灾乐祸的笑,顾眠询问的眼光投向顾洛,我怎么了你说什么不该说的了

  顾洛本来还一脸茫然,心里寻思了一会之后,突然心虚的躲开她的眼睛。

  “苏家那个孩子的股份是怎么回事,你想清楚了再说。”顾康德端起一杯清水,顾眠一下子如坐针毡。

  “啊”顾洛呼痛,顾眠正在桌子底下使劲踩他的脚,顺便还狠狠的瞪着他,谁让你说出去的。

  顾洛一看情势不对,果断离开,放下碗就往楼上蹭蹭蹭跑,这跟他可没有关系,是顾康德骗他说的。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就因为顾洛不小心说漏了嘴,顾康德连蒙带骗的引诱他全都交代了。

  顾眠想拦住他,但是在父亲凌厉的攻势下,她没敢。

  “都是有家的人了,孩子也有了,怎么还跟其他人牵扯不清的,嗯”顾康德毫不客气的质问她,顾眠胆寒。

  “其实吧,也没有什么都是意外,意外,呵呵。”顾眠眼睛不敢看他,到处乱看。

  宋书玉第一次看她这个样子,分外好笑,“好了好了,你就别为难她了,孩子肯定有她的理由啊,你就别管了。”

  顾康德听见妻子求情,一下子态度就软下来,“咳咳,这次你自己处理好,我就不多问了。”顾眠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吓死她了。

  “但是再有下次的话,你就完蛋了。”顾康德还不忘吓唬她,顾眠僵硬点头。

  自己的爸爸妈妈的感情,就是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想要的,这种感觉,只要人生曾有此种喜乐,哪怕短如轻叹,便不肯置换。

  顾眠心里有好大的羡慕,但她曾经默默无闻活的多认真,爱的多诚恳,依旧难以触及这种感情。

  更何况现在,怕是更不可能了。

  看着顾眠的情绪有些低落,顾康德自我怀疑,是他话说的太重了吗那孩子吓着了

  也可能,顾康德有些后悔,女儿是多么娇惯的孩子,哪能跟说顾洛那个浑小子一样,真是罪过,罪过。

  “好了好了,你赶紧跟你妈玩一会,之后早点睡觉啊。”顾康德很别扭的表示关心,清清嗓子慢腾腾的往书房走。

  宋书玉拍拍顾眠的手,“跟我去看电视,我追的那个剧里边那个小男孩真是”

  这种家长里短的酣欢,让顾眠突然盈眶,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准的抓住自己的命脉,让她动弹不得,却仍旧心怀热忱。

  顾眠极力压住声音的颤抖,使劲点头,“好。”

  母女俩在沙发上相互靠着,琢磨接下来情节的走向,慢慢的,夜深了。

  顾眠待在房间里看阔处,小小的脸颊上还有着刚才哭闹之后残留的泪花,睡的倒是很安稳。

  她轻轻擦去儿子脸上的泪水,在额头上印上一个轻柔的吻,宝宝,晚安。

  妈妈要去看看这个世界。

  容谦独自一人在家里,感受着满室的清冷,想象明天之后这里的场景,虽然开心,但在内心深处,他没有忽视埋藏在最里面的不安。

  他让人去查了所有能调动的资料,都很正常没有问题,可他就是感觉不对劲,数据再怎么清晰的指明,都掩盖不住他的第六感。

  一夜无眠,第二天一大早,他准备着今天的午饭,想着怎样让顾眠高兴一点,接着,门铃响了。

  容谦放下手里的东西,脚步匆忙的过去开门,想着她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平时怎么叫都捱到最后才来。

  容谦拉开门,与门外的宋书玉对视,许久没有反应过来。

  “你不是和眠眠去买东西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宋书玉很是奇怪,女儿让她带着孩子先来,说自己要和容谦买东西。

  容谦听见她这么说,心底几乎要破土而出的疑问愈加放大,“她是怎么和您说的”容谦的声音很平静,让宋书玉放下心来,以为两人交代错了。

  “让我和阔处来看一下房间,行李都在车里,司机一会就上来了,你赶紧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在哪里,不要让她等着。”

  容谦按捺住内心的恐慌,一下一下的按出她的号码,手机放在耳朵边上。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果不其然,容谦手一松,“啪”的一声,手机摔到地上。

  宋书玉看他的神色,才知道不对劲,“怎么了,眠眠呢”

  容谦控制自己的情绪,“妈,您先进来,我去找找她。”声音很低,像是喉咙里的嘶吼,低哑而痛楚。

  “马上找人看住机场和高铁的出入口,只要看见顾眠,无论怎样,一定要拦住她马上”助理被说懵了,但是他依靠直觉果断应下。

  只要有这种事,一定又是家里那个祖宗出事了,助理简直想给这夫妻俩跪下,能不能不折腾了

  容谦不死心的继续给顾眠打电话,说不定真的只是手机没电了,或者有什么意外,情况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顾眠会准时打电话来告诉他,她已经回家了。

  但是时间证明,这都是奢想。

  宋书玉等的不耐烦了,感觉出来不对劲,打电话问他顾眠去哪了。

  很快,纸包不住火,所有人都开始找人,但是没有人有消息,顾眠不见了。

  她像一缕烟一样,没有任何征兆就离开了,怎么查都查不到她的任何记录,包括出境记录,买票记录,甚至消费记录。

  顾眠像蒸发了一样,毫无痕迹的走了,决绝的不留一丝情面。

  容谦在找她,顾洛在找她,整个c市闹的天翻地覆的时候,顾眠在世界一角纵情养性。

  “爷爷,这个我拿走了。”穿着一个简单灰色格子衫的女孩拿过一篮子小野菜,“给您钱。”说完,她放下一张纸币,笑着走了。

  路过桥头王婶的摊位,她被阿婆拦住,“女娃娃,你帮我写一个新的招牌,阿婆以前那个太旧了,不好看,阿婆给你做好吃的。”

  说着,阿婆瘪着不剩几颗牙的嘴,笑眯眯的给她递纸和墨,惹的顾眠一阵笑,赶紧接过答应着,“好好好,阿婆我的豆腐脑不要香菜啊,还要吃白糖糕。”

  阿婆在帘子里面忙活,一把年纪了,声音倒是很有气力,“好,我多给你包好,侬拿家去放着吃。”牙偶尔漏风,说话好有意思。

  顾眠抿着嘴笑,把墨倒进砚台里,端坐,执笔,笔是上好的狼毫,笔尖的细毛饱含了墨,微抬腕,转了转笔尖,在砚端缓缓抿去多余的墨汁,提手缓慢下笔,指甲修的晶莹圆润,煞是好看。

  猛的下笔,均匀有度,顾忌好一笔一画的分寸和精致,顾眠这一幅字一气呵成,气韵天成,锋芒内敛却逼人。

  有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好字。”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