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袁木-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二十三章 袁木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二十三章袁木

  顾眠回头道谢,一个男人看着她,很年轻,穿了一身运动装,眼睛像是一湾清澈的秋水。

  像极了这个镇子的神韵,不急不慢的走路,生活。顾眠点头,“谢谢。”

  正说着,阿婆从屋里出来了,给她包好的吃的,嘱咐她,“我给你放了笋干,下饭的,好好吃啊。”

  顾眠点头,跟阿婆道谢,慢悠悠的拎着买的东西离开了。

  身后的男人探究的看着她离开,问阿婆,“这是谁啊,哪家的姑娘”

  阿婆摇头,拿着抹布擦擦桌子,“都是苦命人啊。”

  顾眠一路走着,看着这些年从未有过的景色。从小她就在c市长大,这种充满着温润的地方她从未待过,之前一路辗转来到这里,一眼被吸引,像是前世待过的地方,于是扎根停滞,不问前尘。

  邻居一家有个儿子在上高中,父母身体不好,没有时间送他去县里学校,自从顾眠来了之后她就揽下了这个任务。

  小男生很害羞,跑过来问她,“姐姐,我准备好了。”

  顾眠摸摸他的头,“好,我们这就走。”她把钥匙和钱装好,临走还不忘进去问问邻居,“王姐,这次要让我带什么东西吗”

  “不用了,你早去早回,我做晚饭咱们吃。”女声温温柔柔的,很好听,特有的水乡调子,刚来的时候顾眠还听不懂,实在乡音太重。

  “知道了。”顾眠应道,牵着男孩的手往外走,接过等了好久的公交车都没来,眼看孩子的晚自习要晚了,顾眠皱眉。

  “硕硕,今天姐姐跟你坐出租车去,你不要告诉妈妈啊,记住了。”被叫名字的男孩乖乖点头,他当然不会说了,他还没有坐过出租车去学校呢。

  一路疾驰,车的速度不是公交车慢悠悠的速度可以对比的,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顾眠牵着他的手嘱咐一些事情。

  顾眠本来就生的好看,低眉顺眼的时候就更加吸引人,一些男孩的同学纷纷停下来看,大胆些的过来问,“季硕,这是你什么人啊,一点都不像你”

  “哈哈哈”周围一片哄笑,季硕憋红了脸,张了半天嘴解释不清楚,顾眠笑笑,捏捏他的手表示安慰,接着声音不大不小的开口。

  “我是他姐姐,你们是他同学吧。季硕在学校的时候,你们要互相关照啊。”说完,对着吆喝声最大的胖胖的男生展演一笑,令人炫目。

  一些认识的同学看到这个场面都默默的离开了,胖男孩不自在的点头,“嗯嗯,我知道。”

  平时季硕从来都不说话,开学半个月大家还以为他是个哑巴,加上学习样貌都平平,枯燥的高中不欺负他欺负谁。

  结果今天突然多了一个姐姐,长得好看,打扮也不像这里的人,学生们的心思又多了几分其他的东西,对他的态度也好了不少,甚至有人热情的过来搭他的肩膀。

  “我们一起走吧”季硕受宠若惊的点头,“姐姐,我走了。”

  “嗯,去吧,下周我来接你回去。”顾眠跟他招手再见。

  很善良的孩子,乖巧听话,自己的阔处要是跟着自己来这里,以后也会像他一样吧,温和不争,和所有的普通人那样。

  所以她不愿意。

  她不愿意让儿子这样过下去,这不是他应该有的。阔处身负之多,注定他的人生会耀目到让人失神。

  她希望,他虽渺小,但灵魂足以照彻河山,在黑暗中依旧斑斓。

  她希望,来路漫漫,他一程披挂风雪烟尘,赤足寒冰满怀余温。

  顾眠有着身为母亲的私心,希望儿子有足够的本事可以在风暴正中安身,可以微笑着与世界说晚安。

  她想的出神,没有留意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路上,身侧有着极速的车流涌进,有人急忙叫她,“姑娘,有车啊”

  等到顾眠回神的时候,一辆小货车朝着自己直冲过来,她来不及反应,呆呆的看着。

  腰上突然多了一双手一把揽过她,顾眠眼睁睁的看着车从自己眼前过去,心突突的跳,她反应过来,回身道谢。

  “谢谢你。”是那天自己写字的时候遇见的男人,他松开她,瞥一眼顾眠,“你注意一点,别不看路。”

  顾眠不好意思的点头,“是我失误了,不过,您在这里干什么啊”

  “我是这里的老师,今天没课,我出来逛逛。”男人很客气,说完表示先离开了。

  顾眠赶紧叫住他,“那个,我能不能问一下,这里有什么超市之类的,我想买点东西。”说完有些后悔,自己可以问别人的。

  “我有名字,不叫那个,你叫我袁木就好。”顾眠更尴尬了,“我正好要买东西,我跟你一起吧。”

  这下顾眠骑虎难下了,只得硬着头皮跟在他身后,低头看着他迈步,看着看着,才发现这个人的每一步的节奏和距离都差不多。

  精准的可怕。

  顾眠对这种人一向想敬而远之,决心这次之后不再有交集,超市很近,不到十分钟就到了,袁木开口。

  “就是这里了,这里地方小,东西不怎么全,但是日常生活的已经够了。”顾眠打量四周,这家超市已经算是中等水平了,在c市也不算小了。

  他说地方小,顾眠想了一下,觉得这个人自己还是不要交流的好,“我先去买东西了,多谢。”

  说完就走了,袁木看着她的背影,目光深深。

  总感觉自己见过她。

  顾眠一个人溜达来溜达去,自己临走的时候,那个人给她塞了一张卡,里面的钱应该不会少。

  她买了一些这里稀罕的东西,准备回去给王姐补补身子,她常年泡在药罐子里,自己看了都心疼。

  商场里有家店正在出售奢饰品,标价很高,顾眠过去看了一下,虽然价格已经不低了,但是明显低于这些一线大牌国际上的价格,她扫一眼那些东西,有些做工很粗糙的假货。

  有几个阿姨过来挑了半天,嘴里念叨着什么,“我儿媳妇下个月就要回来了,我给她买个这个挺好的,她们说年轻的孩子都喜欢这个,是吧,女娃娃”

  被问到的顾眠一愣,随即点头,她本来不想管这些事,但是这里明显的骗钱就过分了。

  她拿起来一个包,跟眼前的老板交流,“这个做工,不像正品啊。”老板朝她大吼,“你爱买不买,怎么就说这是假的了你这是诬陷你知不知道”

  其他的人都往这看,顾眠翻个白眼,跟我律,你也得说的过我啊。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有礼不在声高,而且,这些东西,没有专柜的包装和票据,从面料和做工上看,跟正品完全不一样”

  几个正在看的人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不相信的摇头,开始往外走。老板一看生意都没了,恼羞成怒,“你这么个小地方的人知道什么,别在这里瞎说,我这可都是正品,你别再这里搀和,滚”

  顾眠本来就不想跟他争吵,看见人都走了,自己也转身往外走,不值得为这种事费神,她不想节外生枝。

  “您好,东方超市这里有人在卖假货,请来人整顿一下。”顾眠顺手打了个电话,那些人是祸害群众,不应该放置不管。

  袁木在一旁看着这一切,顾眠一转身就对上了他的眼睛,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你应该,不是这里的人吧”袁木淡淡的开口,顾眠挑眉,“咱们彼此彼此。”

  既然话都说到这一步了,袁木顺便邀请她去一旁的小茶馆和一杯,“来到这里不喝茶,算是妄行了。”

  顾眠也很好奇他为什么甘愿在这种地方度日,没有推辞,两人并肩出去。

  顾眠看着眼前沏茶的人表演凤凰三点头,一下一下又一下,碎叶被撇出去,满室馥郁清香,茶水甘澈柔白。

  “这里的老板看不见,平生只靠嗅觉沏茶,你试一试。”袁木一个劲儿的跟她讨论这些,顾眠低头浅啜,满口生甘。

  “确实不错,正好配一个好故事听一听。”顾眠表示洗耳恭听,袁木沉默许久,摇头,慢慢喝完自己面前小杯子里的清茶。

  对着顾眠点点头,“我有事,先走了。”

  顾眠侧目,什么人啊这是,话还没说完就走了,让她来干什么,他以为自己很闲吗

  接着,她转念一想,好像自己在这里,确实很闲。

  去付钱被告知已经记账了,顾眠道谢离开,坐上车晃晃荡荡的回镇子,家里的花还没浇水,再不回去王姐又要急了,顺便帮王嫂收拾收拾摊位,她腰不好。

  到家之后已经是晚上了,王姐站在门外往外看,一看见她的身影就急冲冲的过来,“你去哪了啊,这么久才来”

  顾眠提着给她们买的野生鲍鱼和花哈,“给你们买了好东西,赶紧准备准备吃。”

  王姐的丈夫一直在透析,勉强度日,平时全靠王姐做手工支撑一家人的生活,顾眠来了之后,明里暗里的接济了一家人不少。

  王姐在黑暗中的眼睛泪目,“你这是干什么啊”

  顾眠笑着拉着她往里走,“赶紧的进来啊。”

  不为什么,只是报答世界对她的恩惠,世间多少擦肩陌路人,曾是她前世眉目寻常的爱人。

  她是为赎罪。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