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好面熟啊-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一百二十五章 好面熟啊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一百二十五章好面熟啊

  “抓小偷啊帮忙抓小偷啊”一阵风拂过,一个年迈的老太太步履蹒跚的从顾眠身边跑过。

  目测了一下与小偷之间的距离,顾眠将刚戴上的墨镜又摘了下来。

  袁木莫名的看她一眼:“怎么了”

  顾眠没回,只提步朝小偷跑走的方向追去,很快就超过了老太太,只留下一个背影给袁木。

  她的举动让男人微微讶异,他没有想到顾眠尽然是这么勇敢仗义的女孩子,可即便如此,凭着她那纤瘦弱小的身躯,能把东西抢回来吗

  思忖着,袁木皱了皱眉,还是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去追顾眠,生怕顾眠出什么事情。

  小偷一路拐弯抹角,从人多的地方往人少的巷子里跑。顾眠跟着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可想着老太太的东西,她不敢停下来。

  眼见那家伙跑进了小巷子里,周围的行人也少了,顾眠稍微歇了口气,这才扶着小巷里满是青苔的砖墙往里走。

  巷子很深,阳光被楼房遮住了,照不进巷子里,以至于气温骤冷,阴森森暗沉沉的。

  顾眠进了巷子没多久就看见那个小偷靠在巷子的砖墙上,正翻看着刚到手的布袋手提包。看他翻过钱包后一脸嫌弃的样子,顾眠就知道老太包里也许没几个钱。

  可小偷又翻出了一个泛黄的信封,远远看去,鼓鼓的,小偷也笑了。

  “这老东西,把钱包的这么好”随手扔了包,男人将鼓鼓的信封揣进怀里,转身就打算走。

  谁知肩上却忽然搭上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他。

  紧接着,愠怒的女音响起:“把钱还回去。”顾眠皱着眉,全然没有注意到这寂静的巷子有多么偏僻,多么危险。

  她一心只想帮老太太抢回钱包,却没有想到这些小偷被逼急了是会伤人的。

  “把钱还回去跟我去警局”顾眠的语气十分坚定,倒是被她抓住的小偷,眼里闪过一抹诧异。

  他那尖角斜眼将顾眠上下一番大量,对她那张肤白肉嫩的俏脸很是垂涎:“哟,这是哪儿来的小姑娘,还想把哥哥抓去警局呢”

  男人语气里满满都是嘲讽的味道,目光顺着顾眠的手臂,看了一眼她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眼:“这手可真好看,姑娘不是本地人吧,手咋这么细嫩啊”说着,他就想摸一把。

  顾眠一惊,抬腿便一脚踢了过去。那小偷大意了,被一脚蹬到了小肚子,不禁往后退了几步。

  顾眠急忙上去抓他:“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赶到。”

  男人虽然被她的话吓了一跳,但是想想这偏远小巷子里,就算警察找也要找好一会儿才能赶到。趁此机会他赶紧跑就是了。

  可虽是这么想,他被顾眠拖着,想跑却也跑不掉,顿时就恼了起来:“臭娘们儿,你快点放开老子”说着,男人抬腿就去踢顾眠的肚子。

  顾眠虽然力气不算大,但是韧劲儿十足,轻巧的避开了他的攻击后,依旧死死的拽着他不肯松开。

  在警察赶到之前,她一定要想办法把男人控制住,不能让他给跑了。

  正这么想着,顾眠眼前忽然冷光一闪。

  唰

  男人亮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咧嘴笑着看着顾眠:“臭娘们儿,再不放手,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他拿着小刀比划了两下,脸上露出狰狞之色。

  顾眠心下一惊,急忙松手,“抢劫是小罪,可如果你伤了我,那可就是故意伤人罪。大叔,你想清楚。”她试图用律法来让他冷静,让他好好的权衡一下利弊。

  可那男人明显没有受过什么教育,对律法更是一问三不知。

  “我只知道你敢挡老子财路,老子就捅死你”管他什么法律什么罪,对他来说,钱才是最重要的。

  尖锐的刀指着顾眠,顾眠只能被迫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眼角的余光不停的往巷子外面撇,想着警察怎么还没来。

  这小镇上的派出所,效率就这么低吗

  心里正祈祷着,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顾眠看去,正好看见一个俊挺的身影从巷子外进来。

  袁木赶到的时候,正好看见小偷举着刀对着顾眠。他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不过好在顾眠不傻,没有硬拼。

  “顾眠,你让他走”袁木喊了一声,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顾眠的肩膀,将她往后拽了拽:“这种事情不是你我能管的,况且他手里有刀,如果你因此受伤了,你家里人肯定会担心的。”

  “这个小伙子说的对,我抢的又不是你的钱,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小偷奸笑一下:“你们小两口识相的话,就给我滚开别挡老子的道。不然,老子发起狂来,捅死你们”

  小两口

  顾眠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说的是她和袁木。

  张了张嘴,她本想解释来着,可是想想,跟一个小偷没必要废话那么多。

  她扭头看向袁木,想质问他怎么能说出这么凉薄没有人情味的话来。可是转头却对上了袁木那双幽深如寒潭的眸。

  从他的眼里,她仿佛看见了一缕深意。

  袁木笑了笑,扶着她的肩膀,往旁边让:“我们这就让路。”

  小偷见他这么识趣,心里舒服不少,比划着刀子就从顾眠和袁木身边走过,大摇大摆的往巷子外面走去。

  等他走出一段距离,顾眠才醒过神避开了袁木的手,抬头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没等她提问,袁木便道:“放心吧,警察也该到了。”

  顾眠微张的唇这才合上,又看了一眼袁木那幽深如墨的眸,隐约间觉得,他的双眼以及眉宇,和那个人有些相像。

  “走吧,我们出去。警察到了。”袁木说着,提步往外走。

  顾眠这才回过神来,揉了揉眉心,把刚才的念头甩掉。她怎么好端端,又想起那个男人了。

  跟在袁木身后走出巷子,顾眠果然看见一辆警车停在巷口的位置,而方才还大摇大摆一副不怕死模样的小偷,此时已经被铐住,脸色蜡黄的被押上了警车。

  其中一名民警看见袁木,当即脱了警帽上前来:“袁先生,是您报的警吧,真是太感谢了。”

  “这个小偷在我们管辖的区域作案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这次多亏了您,我们才能抓到他,实在是太感谢了”

  这个警察年纪四十岁左右,却十分殷勤的双手握住袁木的手。

  顾眠在一旁看着,不禁眯起眼打量袁木。那人脸上挂着浅浅的笑,一举一动都十分俊雅,实在气质不凡。

  虽然顾眠早就猜到他不是这小镇里的人,很可能是很么隐世的大人物,但是她没想到,连警察对他都这么敬畏。

  “其实我并没有做什么,都是顾小姐的功劳。”袁木提到了顾眠,于是转目看向她,却恰好对上顾眠那双星空般浩瀚璀璨的眸子。

  他微微惊艳,唇角的笑化得更为温柔:“顾小姐不畏艰险,拖延住小偷,这才能等到你们赶到。”

  他的话里除了夸奖顾眠以外,还有一丝责备警察们效率太低的味道。

  这让那个警察大叔脸色有些不好,却还是硬着头皮向顾眠道了谢。

  看见顾眠那张脸时,警察大叔有一刹那的讶异:“顾小姐好面熟啊”总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

  袁木也有一样的感觉,却见顾眠脸色不太好,他只好笑着道:“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办案了。”

  话落,袁木的手搭上顾眠的肩膀:“我们走吧,该回去了。”

  顾眠这才回过神,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朝那个警察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袁木离开。

  微风拂过她的发梢,轻飘飘的远去。

  顾眠拢了拢外套,低着脑袋看着路,将两手揣在兜里,沉默的往前走。

  她在想,自己这张脸是不是太招摇了。即便躲到了这不知名的小镇,也难不会被那个男人找到。

  毕竟,当初回到顾家的时候,她可能登过报也不一定。

  顾家女儿和容家媳妇,这两重身份,曾经给她太多的压力,却还有太多的光辉。

  她真担心哪一天有人将她认出来,更担心那个男人会找到她。

  她早就已经下定决心离开那纷纷扰扰的豪门生活,刻意找了个偏远点的镇子,想过平凡人平凡的生活。

  难道她逃得还不够远,还需得继续逃

  就在她出神之际,袁木停下了脚步,伸手不轻不重的握住了顾眠的手腕。

  顾眠身体一颤,回过神,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想要甩开他的手。

  “你好像有心事,能和我说说吗”袁木攥的有些紧,顾眠挣不开,便皱起眉看着他。

  “袁先生,男女授受不亲。”她提醒道。

  顾眠实在不喜欢和陌生男人拉拉扯扯,她甚至这辈子都不想再和任何男人有任何的瓜葛。

  袁木一笑,有些歉疚的开口:“抱歉,我只是觉得你有些心神不宁,想关心你一下。”

  “我没事。”

  “可我觉得,你不像没事。”

  袁木截断她的话,指了指她微肿的双眼:“你昨晚应该哭过,而且哭得很厉害。”

  “我很好奇,是什么事情,让外表坚强的顾小姐,如此心伤。”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