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我的确生过一个孩子-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117章 我的确生过一个孩子

  方慕瑾正在办公室忙着工作,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是方母打来的,只见他拿起电话问道:“妈,什么事?”

  “刚刚的新闻你看了吗?那上面说的是不是真的,宝贝是不是瑭瑭的亲生妈咪?”

  “我看那份鉴定报告不像是造假的,你以前是不是和她交往过?你们有没有发生过那种关系?”

  “你给妈妈说句实话,我看到最近有关你和宝贝的新闻心里一直乱乱的!”方母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方慕瑾的回答却是:“娱乐新闻有几条是真的,都是胡编乱造!”

  “我没有和苏宝贝交往过,也没有和她发生过关系,瑭瑭也不是她的孩子,就这样,我还要忙工作就先挂了。”方慕瑾说完就把电话直接挂了。

  最近那些乱七八糟的媒体总是报道有关他和苏宝贝一些不实的新闻,弄得他心里烦躁不已。

  至于刚刚爆出的最新消息以及那份亲子鉴定在他看来简直可笑,他有没有碰过苏宝贝难道他不清楚吗?碰都没碰过怎么就成她生的儿子了?

  不过他也嗅到的阴谋的味道,最近的新闻仿佛有人有意为之,尤其是那个叫做‘橙子大西瓜’的爆料者,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知道那么多内幕消息,而且最让他感到疑惑的是,他爆料出的那份亲子鉴定,和自己当年和瑭瑭做的鉴定,有关瑭瑭的各种检查完全一致。

  这就不得不让他重视这件事了,一个陌生人怎么会有他儿子的详细资料和血液报告,除非是身边人,难道他最近被什么人盯上了吗?

  莫非是方建新?

  几个月前他因为救了苏暖暖狠狠的得罪了方建新和方成哲祖孙,难道他们在耍什么手段不成?

  方慕瑾眼神微眯,突然拿起电话对秘书说道:“让邵助理进来一趟。”

  “方总,您找我什么事?”

  只见方慕瑾打开最近的新闻,指着‘橙子大西瓜’那个网名说道:“去查一查这个人,我倒要看看这个大西瓜是何方神圣,他手中怎么有关于瑭瑭的资料和各种信息。”

  邵陌康眼睛斜着瞟了一眼那则新闻和那个名字,点头说道:“好,我现在就派人去查,我也想认识认识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

  另一边,苏宝贝突然出现在方家抱着方母哭的稀里哗啦,而方母一边安慰一边询问她这几天去了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新闻上说的是真是假?

  “瑭瑭呢?他是不是我的儿子?我要见他,方伯母你让我见见他好吗?”苏宝贝情绪激动抽抽噎噎的说着,惊得方家二老齐齐一愣。

  “宝贝,你先别哭有话慢慢说,这种问题应该我们问你才对,瑭瑭一出生就被人送到了方家门口因此我们至今不知孩子的母亲是谁,可若你真的瑭瑭的母亲,你应该知道才对,为何过来问我们瑭瑭是不是你儿子?”

  “难道你连自己有没有生过孩子?以及你的孩子是谁?在哪里都搞不清吗?”

  “宝贝,你真的把我们二老弄糊涂了!”方母盯着伤心不已的苏宝贝一脸的迷茫,她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多,内心也越来越乱,仿佛在等着一个自己理想的答案。

  “呜呜呜……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瑭瑭是不是我的孩子……可是我看到那张鉴定报告我就慌了……我现在好乱,我真的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请你们让我见见瑭瑭好吗?”苏宝贝依然情绪激动。

  “宝贝,你先冷静下来,有话慢慢说,我们耐心听,总能说清楚的!”

  “我不知道该如何说,我真的不知道瑭瑭是不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一出生就被父母送走了。”

  “我一直在找我的孩子,却至今没有找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就连我父母也都不知道孩子被送了几家?送去了哪里?又或者他早已……离开这个世界……呜呜呜……”苏宝贝哭哭啼啼的说着,越说越伤心后来干脆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方家二老却听得惊讶不已,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和同情以及其他复杂的情绪,只见方建国给方母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继续问,说不定还能问出一些什么,因为当他们看到那份鉴定报告时也是震惊不已,也想找到孩子的生母,圆了儿子一个执念。

  他们知道儿子这么多年坚持不娶妻不交女朋,只是一心一意在找一个女人,他们猜想他一定在找孩子的生母,如果能找到孩子生母那就太好了。

  “宝贝,伯母也很同情你的遭遇,好孩子先不哭了,先把话说清楚,不然你这样颠三倒四的话我们也听不懂,你来这里是为了弄清事实,解决问题的,不是过来这里哭的!”方母语气温和又晓之以理的安慰道。

  方建国也跟着说道:“是啊,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先把话说清楚,我们再能帮你解决问题!”

  “如果你不知从何说起,那么我问你答,这样可以吗?”

  “好,我……对不起……我刚刚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苏宝贝擦了泪水渐渐冷静下来。

  “没关系,你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毕竟我们也是做父母的人!”

  方母简单安慰几句,便直奔主题的问道:“你四年前和阿瑾交往过吗?或者更直白的问,你们发生过男女关系吗?而且还还有一点我觉得很疑惑,既然你连孩子都生出来了,难道你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吗?”

  苏宝贝听到她这么问,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如实回答:“虽然我一直都很喜欢阿瑾,但是我们从未交往过,一直都是同学兼好友的关系,也……也更谈不上发生男女关系了!”

  “至于你们问的孩子父亲,我……当年的事情我不想提,那是一次意外……那天我玩疯了,稀里糊涂就失身了,并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

  两人听着苏宝贝明确的回答,眼中的期待转变成为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