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我真的好难受-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207章 我真的好难受

  方成哲带着苏暖暖进了房间,房间内闪烁着暧昧的粉红色灯光,中间摆放一张柔软的大水床,床边的桌子上还摆放了各种情趣小用品,这一看就是专门的情侣房。

  苏暖暖看着这样的房间,心中更加紧张了,她有种想要逃跑的感觉,但是她却知道自己不能逃,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就没有退缩的可能。

  今晚注定是噩梦般的一晚。

  方成哲看着苏暖暖的目光突然变得暗淡了起来,只见他猛然将苏暖暖拦腰抱起并不温柔的丢在柔软的大水床上,然后欺身而上,将惊吓的小女人死死的压在身下。

  “啊……不要……我……我害怕……”苏暖暖吓得脸色惨白,而且被刚刚的一扔摔的她一阵眩晕,躺在柔软晃动的睡床上,仿佛躺在水面浮萍上一般,吓得她胡乱抓着。

  “乖,不要怕,我会很温柔的!”

  “成哲,我真的害怕,我们……我们可不可以改天在……在做这种事情……”

  “宝贝,听话,真的不疼,这种事情是早晚的事情,是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方成哲紧紧的压着苏暖暖,和她面对面的说着,浓烈的酒味全都喷洒在苏暖暖的脸上,让她有种呕吐的感觉。

  “呕……我……我有点不舒服……你……你先起来一下……”

  “我……我受不了这种酒气,胃里翻腾的难受,你帮我倒杯水好吗?”苏暖暖捂着嘴巴真的有种想吐的感觉,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虽然酒量不好,但是之前也没有遇到这种闻到酒味就想吐的感觉,可能是真的对方成哲太反感了吧。

  方成哲看她脸色不好的样子,赶忙起身说道:“你先躺一下,我去帮你倒杯水。”

  “恩,谢谢!”苏暖暖一边点头一边用手轻抚自己有些反胃的胸口。

  方成哲走到桌前给苏暖暖倒水,当他看到桌子上一个粉红色小盒子时,眼前突然一亮,然后由于了一下,还是将盒中的小药丸丢尽了水杯里,只见那粒白色的药丸遇水即化,并且无色无味。

  方成哲将盒子丢在垃圾桶内,然后才端着水杯走到床边,动作温柔体贴的喂给苏暖暖喝。

  “乖,你先休息一下,我进去冲个澡,去一去身上的烟味和酒气,这样你就不难受了。”

  “恩,好!”苏暖暖喝了点水感觉胃里好受多了。

  方成哲刚刚进去浴室不久,他放在床头的手机便一直在响,苏暖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写的是程经理,她皱皱眉并没有接听。

  然后电话再次响起,她才拿着手机站在浴室门前敲敲门说道:“成哲,你的电话一直响,是程经理打来的要不要接听?”

  “不用理他,烦人的下属,屁大点事都不能解决,总是打电话过来问问问,小爷真不知道养他干什么吃的。”浴室内方成哲一边洗澡一边烦躁的说着。

  “哦哦,那我先把手机放在说上了!”

  大约十分钟的时间,桌上的手机就一直响了十分钟,响的苏暖暖心里烦躁极了,连带着身体也跟着燥热难受,她也不知道自己今晚是怎么了。

  可能心情不好,手机又一直想惹得她烦躁,所以才会额头出汗脸色发红,热的难受。

  等方成哲出来的时候,苏暖暖已经躺在床上难耐的扭动着了,只见她难受的拉着只见胸前的衣襟不停的忽扇着,好像这样可以好受一些。

  而且她还因为口干舌燥,不停的喝杯中的温水,但是越喝身体就越热,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病了。

  “怎么了?很热吗?热就全脱了吧。”

  “吴……有点热,没……没关系,我……我也去冲个凉,不知怎么了身上出了好多汗,粘在身上难受的要命。”

  方成哲当然知道她这是怎么了,估计那小药丸开始发挥效果了,一会儿看她怎么在自己身下婉转呻吟,所以他不着急,女人生涩又主动的勾引才更有情调。

  “对了,电话一直想,说不定人家找你有急事,我看你还是回一个吧!”

  苏暖暖说完便进了浴室,其实她这样说不是关心他的工作,而是希望对方真的有什么急事找他,能躲过一晚是一晚。

  方成哲刚刚拿起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只见他不耐烦的说道:“喂,什么事?要是没有重要的事,你可以卷铺盖滚蛋了。”

  “方总,出事了……出大事了……”对方语气夸张,然后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方成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只见他挂了电话便快速穿上衣服跑了出去,出门前都忘记给还在里面洗澡的女人说一声。

  当苏暖暖洗完澡过着浴袍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人了,并且房门开了一指宽的一条门缝,并没有锁上,也不知道方成哲干什么去了。

  她本想出去找找的,但是身体实在惹得难受,而且她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气力,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一下,也就看的去找了。

  他走了更好,没走就等他回来,一会儿的事情就当狗咬了就好。

  苏暖暖难受躺在床上,又觉得身上裹着厚厚的浴袍更是惹得难受,所以她就干脆脱了浴袍,又撤掉了水床上柔软的毛毯,直接趴在冰凉柔软的床面上,用毛毯一角稍微盖了一下隐私部位。

  当方慕瑾推门进来的时候便看到这样香艳的画面,同时也灼烧他胸中的怒火,她都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了,是不是说他们已经完事了?

  想到这里方慕瑾脸色青黑,恨不得一把掐死床上那个水性杨花、毫无底线、不知廉耻的女人。

  苏暖暖迷迷糊糊中听到开门的声音,头也不回,依然趴在床面上,声音甜腻好似呻吟的说道:“成哲,我今晚有点不舒服,我们能不能改日再做这种事情?”

  苏暖暖听着门口的人没动静,因为方成哲生气了,便接着说道:“我是说了洗完澡就做,可是我现在真的好难受,我觉得身体好热好惹,我可能又发烧了,要不然你送我去医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