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我想睡你-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214章 我想睡你

  丫头怕自己睡着便一直要求不断,一会儿让苏暖暖唱儿歌给她听,一会儿又要苏暖暖讲故事给她听,而她却把眼睛瞪的大大的一直不肯睡觉,但是又好几次都困得睁不开眼睛,惊醒后又把眼睛瞪的大大的。

  苏暖暖看着孩子忍着困意坚持不睡的样子心疼的眼眶湿润,她保证明晚之后再也不和孩子分开了。

  “乖乖的,快睡吧,妈咪保证以后再也不和你分开了好吗?”

  “妈咪说话要算数哦?”小丫头说着在苏暖暖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然后一秒钟睡着,她实在太困了。

  苏暖暖低头在女儿软乎乎白嫩嫩的小脸上亲了又亲才不舍得离开。

  到家之后便接到了白侦探的电话,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钟,她紧张的走去洗手间接听电话。

  “苏小姐,位置已经确定,您凌晨十二点离开家门,在路上走了大概一小时,然后在西郊一处别墅内停留两个办小时,现在显示您又回到了苏家别墅内,那么您停留的西郊别墅应该就是隐藏您女儿的地方。”

  苏暖暖听着白侦探准确的分析紧张的呼吸都快停止了,只要确定了孩子的藏身地今晚就能去把孩子救出来了。

  “白侦探,谢谢您!”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我还是那句话,等救出孩子再谢不晚。”

  “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今晚几点去营救孩子,救了孩子之后我在哪里等您?我还需要准备什么?”苏暖暖紧张的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您接下来需要做的是休息,保存好自己的体力才能应对接下来的种种突发情况。”

  “我会在今天白天先去西郊别墅一趟,确定孩子在别墅内,然后会联系保镖安排今天夜里营救的事情,等我做好安排会把详细计划告诉您,然后您在我指定的时间到达帝都机场,等接到孩子立刻离开!”

  “嗯嗯,好的,我一切听您的安排。”苏暖暖谨慎紧绷呼吸紧张的点点头。

  电话挂断之后,苏暖暖躺在床上眼睛瞪得大大的,虽然白侦探让她好好休息,但是她却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今晚营救女儿的事情,以及想象了恩多种突发情况和意外状况。

  自己找来的保镖会不会不是看守别墅保镖的对手?

  白侦探会不会确定错地方?

  回来路上会不会被王丽君拦截?

  登机的时候会不会遇到阻拦?

  今晚会不会雷雨天气,延迟飞行?

  苏暖暖满脑子的胡思乱想,直到上午十点钟白侦探给的微信上发来几张照片,苏暖暖才完全放心。

  白侦探发来的照片是甜甜趴在二楼窗前玩耍的画面,虽然照片镜头离得很远也很模糊,但是她一眼就能认出自己的女儿。

  这张照片证明白侦探已经准确的找到了女儿的藏身地,只要找到人今晚出其不备的营救应该会很顺利,别墅里只有两名保镖看守,而她派去了四名,又是夜晚偷袭,不出意外的话是绝对可以把孩子救出来的。

  大概一小时后白侦探又打来电话说了今晚的详细计划,又安排了让她几点离开苏家几点接应孩子几点到达机场,白侦探不愧是专业的,所有事情全部安排的详细有序。

  这让她的心也安定了不少,然后便坐在家里一遍又一遍的检查自己的证件和机票,生怕晚上有什么遗漏耽误了大事。

  今天的苏家也显得格外的忙碌,王丽君一家三口都不在家苏暖暖则自己呆在房间内清净了不少。

  她知道王丽君和苏庆年去忙公司的事情了,因为这几天方慕瑾暂时收手没有对苏家做出任何打击,他们两人还认为公司有救了,所以每天早晚都走与家里和公司之间,恨不得住在公司天天守着,就是希望苏家能快些起死回生。

  平时苏宝贝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因为自从她被方慕瑾宣布离开娱乐圈后,就不长出门了。

  一是怕遇到偷拍,二是从之前的当红影后到现在的落魄千金她觉得丢人也不太愿意出门,但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苏宝贝竟然也不在家,还真是觉得稀奇。

  不过苏暖暖也没有想太多,毕竟今晚之后她和这家人就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她也不想在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给自己平添烦恼。

  提起苏宝贝就不得不说她现在的所作所为了,此时,她正在一家幽静的咖啡厅内和一个带着黑色墨镜的高大男人聊着什么。

  只见苏宝贝眉头紧皱的问道:“你说有重要的事情找我?什么事?”

  “苏小姐,我很爱慕您!”对面的男人开口便表达自己的爱慕。

  苏宝贝看着自己家平日里沉默不语的保镖竟然对自己说出这样大胆的告白微微有些愣怔,一时间有些不太明白他今天找自己的来意。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我想睡你一次!”这次的话更加直白。

  苏宝贝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看着对面戴着墨镜的男人觉得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还是他今晚吃错药了?

  就算爱慕她就算想睡她,但是这样直白的说出来不觉得难堪尴尬吗?

  这人脑子有病?还是觉得苏家快倒闭了,她可以任由一个小小的保镖调戏轻薄了?

  苏宝贝端起面前冒着热气的咖啡就往对面泼去,但是对面的人好歹也是保镖出身,身手和反应都比苏宝贝要敏捷很多,又岂会让她得逞。

  “混蛋,放开我!你到底什么意思?觉得我苏宝贝到了人人可欺的地步吗?”苏宝贝看着自己被紧握的手腕,怒目圆睁的说着。

  “我怎么舍得欺负苏小姐,我说了我一直很爱慕你,并且很想睡你!”也许做保镖的都是这样语言简洁直白,简单一句话就能表达出自己所有的意思。

  “呵呵,有病吧你,你想睡我,我就必须让你睡吗?你以为自己是谁?”苏宝贝一脸的轻蔑,一个低贱的保镖而已她还真不放在眼中,也不怕这人真的敢对她做什么,除非不想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