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不许说我妹妹-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257章 不许说我妹妹

  “如果当时说了就不会有后面各种悲剧的发生,当然也就没有精彩的故事和剧情给我们看了!”

  “但那只是小说和影视剧,不是现实生活,现实生活要敢这么折腾的,没一个会有好下场的!”

  “你不会也想和你的程医生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生死绝恋吧,没那必要,柴米油盐酱醋茶才叫生活!”

  整个上午宋悠悠的嘴就没有消停过,听的苏暖暖都有点烦恼了,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了?

  宋悠悠也劝累了,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你发什么呆啊,把电话给我,我帮你解释!”

  说着她一把抢过苏暖暖的手机,苏暖暖又惊慌的夺回,尴尬的笑了一下,把手机塞进枕头底下笑着说道:“还是算了,有些事情我自己解释就好,你解释不太合适!”

  宋悠悠撇撇嘴没有继续说,她也觉得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有点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感觉,还有点别有用心的意思。

  “恩,好吧,你解释就好。”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公司面试?到时候叫上我一起!”

  苏暖暖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你先去吧,我过几天再去。”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不太想去!”

  “哦哦,那算了我还是等着你一起吧,我自己不太好意思去!”

  “那好吧!”两人接下来全都安静了,只有威风在房间上蹿下跳的声音。

  另一家病房内,也有两人正在聊天说话。

  “亲爱的,你这几天是怎么了嘛,怎么看你总是闷闷不乐的?”苏宝贝轻轻摇晃着程锦冉的手臂,语气娇嗲的说着。

  “我没什么,我帮你按摩一下双脚,应该再有半个月就能出院了!”

  “不对,你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对不对?”

  “是不是暖暖的事情,自从你生日那天回来就整个人变得怪怪的,你们到底怎么了?”

  “没事!”程锦冉眉头一皱,显然不愿说太多。

  “你总说没事,我又不是傻子,你们俩肯定有事!”

  “她……她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她是不是把我说的特别坏,你相信了对吗?”苏宝贝说着说着突然委屈了起来,眼圈红红的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

  其实她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她派着跟过去的人咋就和她说了,今天这样问不过是另有目的罢了。

  程锦冉看着苏宝贝泪水打转儿的样子,赶忙不去想那些烦心事,开口哄道:“宝贝,别乱想我怎么可能相信她诋毁你的话!”

  “唉,我们也没有发生什么,就是心里有点烦躁而已!”

  “我想不明白原来多好的一个小姑娘,怎么会堕落成这个样子,我这是生气,生她的气也生我的气。”

  “如果我当初不跟着父母出国,她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竟然这么不虚荣不自爱。”程锦冉眉头紧皱,说了这些闷在心中好几天的话。

  “你不要说她,我知道她有些事情做得不对,但她毕竟是我妹妹,我不许你这么说她!”

  “她虽然做错了事,可她年纪还小,她的心不坏,只是心里对苏家有芥蒂,所以才走上了歪路。”

  “暖暖一直觉得我的家人在虐待她,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我爸爸向来少言寡语从不管家里的事情,家里的事情都是我妈妈在管理。”

  “我妈是严格了一点,对我们两个也很偏心,这一点我不可否认,但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她是我妈,我不能说太多,而且说了她也不听!”

  “但是虐待她真的谈不上,因为我做错事情的时候,我妈也很严厉,同样也是罚站或者不给吃饭。”

  “所以暖暖心里就不平衡了,这种不平衡并不是别人造成的,是她自己内心深处就没有把我们家人当做亲人,她总是自卑总是觉得自己寄人篱下,久而久之就对我家的所有人产生了敌意。”

  “之前听说她要嫁给方成哲的时候,我在国外来不及阻止,我爸妈阻止,可是她却说嫁给一个残废也比在苏家强,而且还有花不完的钱。”

  “可是不知道怎么了,后来方成哲竟然娶了其他女人,而她竟然和方成哲的小叔叔在一起了,这……这让我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说句难听话这就是乱伦,她不可以这么做,当时我们都劝她,我妈都气病了,她也不听劝,一意孤行!”

  “可是我知道方成哲的小叔叔并不是她的良配,他并不会给暖暖一个美好的将来,他只是玩玩她罢了!”

  “现在他们的关系也印证了我的猜想,暖暖在他身边两个女朋友都不算,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可是那丫头怎么劝都不听,坚持留在他身边受这种委屈!”

  “我当时就告诉她,虽然苏家不像方家那么有钱有势,但是供应她的吃喝玩乐还不算问题,他为什么非要这样糟蹋自己!”

  “但是她对苏家的恨意很深,她说宁可出去被人包养都不愿再花家里一分钱!”

  “对此,我们也很无奈,妈妈很伤心,她想不明白自己含辛茹苦把她抚养长大,不求回报却换来这么深的仇恨。”

  苏宝贝说完突然伤心的哭了起来,程锦冉心疼的将她搂在怀中轻声安慰着。

  “好了好了,不哭了,我就说不替她,你非要问,现在又哭的这么伤心!”

  “算了,既然那丫头不听人劝,就算我们想拉她一把都难,不管她了,等她吃吃亏自己就长记性了,也就知道谁对她是真心的,她会长大的!”程锦冉赌气的说着,但是言语中却用着兄长的语气。

  却没想到苏宝贝哭的更加伤心了,只见她连连摇头说道:“不行,我不能看着她越走越远,将来等她伤心痛苦了,心疼的还是我们。”

  “阿锦,我们帮帮她好吗?”

  “怎么帮,她不听劝,唉……”程锦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你劝她啊,她从小就听你的!”

  “我……我们那天之后就没有联系过了……而且我当时生气还说了重话,不知道她还肯不肯见我!”

  “再过两天是我妈妈的生日,我们准备办一个宴会,我到时候让她来参加。”

  “等她来了之后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一起劝劝她好吗?”

  “如果她还是不听劝,也算我们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