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我就是当年那个女孩-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278章 我就是当年那个女孩

  “你是不是记错了,你再想想还能回忆起什么不能?”

  方慕瑾微微皱眉,突然眼前一亮,激动的说道:“她还有只小白狗,叫小白,后来送给了我,还说如果有人欺负我,就放狗咬他们。”

  “您院中养狗的孩子应该不多吧,您快帮我想想。”

  听到他这么说,慧芳院长和宋悠悠同时响起了一个人,一个她很熟悉很熟悉的人。

  “哦,我就想起了,我知道你说的女孩子是谁了……”

  就在慧芳院长激动的准备说出的时候,宋悠悠突然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震惊的看着方慕瑾。

  然后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原来……你……你一直要找的人竟是……竟是……”

  “是谁?”方慕瑾看她的样子也紧张了起来,很明显她知道是谁。

  “那个小女孩是不是拿着棍棒出来打跑了那些男孩子,还双手恰腰的警告他们再敢欺负人就告诉慧芳院长。”

  “她当时穿着一件白裙子,扎着两个马尾辫,还告诉那个大哥哥被人欺负就逃跑,不要傻乎乎的被人打,很疼的!”

  “小女孩当时笑容甜甜的说:大哥哥你长得真好看,宝贝长大要嫁给你!”

  “后来,小女孩把自己心爱的狗狗给了大哥哥保护他,而那个大哥哥便从地上捡了一块漂亮的石头给了小女孩,还告诉她长大后,拿着那块石头到帝都去找他,他一定娶她!”

  “你……你……”方慕瑾目光镇定的看着她,惊讶的说不出一个字,因为她说的一字不差。

  “对……你要找的人就是我,我就是当年那个女孩!”宋悠悠苦涩一笑,仿佛在说原来你兜兜转转找了十几年的人竟然就在身边。

  “真的……真的是你?”方慕瑾有些激动的看着她。

  “可……可我找了这多天,你为什么现在才说?”

  “我找的女孩叫宝贝,你当时叫什么?”

  “我当时叫莹莹,我告诉你我叫宝贝,是因为慧芳院长告诉我们,我们都是父母的宝贝,只是我们的家人不幸去世,并不是被人遗弃的孤儿,所以我告诉你我叫宝贝。”

  “慧芳院长您还记得你说的这句话吗?”宋悠悠突然转身问着愣在一边的慧芳院长。

  慧芳院长愣愣的看着她,目光有些疑惑有些惊讶有些奇怪还有些不解,因为宋悠悠说了谎,那个女孩根本不是她。

  这一点她很确定,当年养狗的小女孩只有一个,她比谁都清楚,但绝对不是宋悠悠!

  现在她这样骗人,让她有些无法回答了。

  慧芳院长看着宋悠悠向她投来乞求的目光,决定她一定是有什么苦衷才撒谎的,这才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是说过这样的话。”

  “当时我收养的都是无父无母的孩子,他们在其他孩子面前总是低人一等,总觉得自己没有父母,总是感到自卑。”

  “所以我就告诉他们,他们都是宝贝,并不是孤儿,他们曾经都是父母手心的宝贝,只是运气不好失去了父母。”

  “因此他们应该更努力更坚强更自信的活下去,让其他小朋友看看,他们一点都不比谁差。”

  慧芳院长说这些话没有半点心虚,因为当年她的确这样教育孩子的。

  “方总我真的没想到您一直想要找的人竟是我?”

  “我……你……”宋悠悠一副很激动的样子。

  慧芳院长看她有话要说的样子,开口说道:“真是有缘,你们先聊,我去厨房给你们做午饭,今天午饭就在这里吃。”

  “院长不用太麻烦。”

  “不麻烦,你好不容易回来看我,我巴不得你们多住几天呢!”慧芳院长笑呵呵的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宋悠悠才继续说道:“您若是早点说出这些,我们早就相认了,哪还会经历这么多波折,直到现在才认识彼此。”

  “呵呵,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小时候无意中相遇,现在竟然成了同事和朋友。”

  “您也真是的,小时候的戏言您怎么就当真了,难道您一直找我这么多年,还真打算娶我呀?”宋悠悠看似玩笑的问,其实心里紧张期待极了。

  方慕瑾一时间有些呆愣的说不出话来。

  只见宋悠悠继续说道:“说来真不好意思,当年那件小事,我早就忘记了,还有您送我的那块石头,也早就不知道丢哪里了,没想到您却这么在意。”

  “呵呵,方总您怎么不说话呀,难道您真的打算娶我嘛?”

  方慕瑾反应过来盯着宋悠悠美丽俏皮的脸庞,犹豫了一会儿才非常郑重的点头说道:“当年承诺我会一直遵守。”

  “只要你愿意嫁,我就会给你一场盛世婚礼。”

  宋悠悠听着他严肃认真的话,目光盯着他激动的忘记了反应,看来今天她大胆的决定是对的。

  “我……我……您……您说的都是真的吗?”

  “恩!”方慕瑾郑重点头。

  宋悠悠却问:“那暖暖怎么办?你若真的娶我,你是打算放她走,还是怎么处理她?”

  “她……既然找到了你就放她离开,反正她一直想要逃离我!”

  “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方慕瑾一向说话算数,既然娶了你就会对你负责。”

  “至于暖暖,就让她去过她想要的生活吧。”方慕瑾说完这句话便沉默了,因为他找到了他一直想要找的人,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和开心。

  仿佛只剩下惊讶,为什么会是她?甚至还有一点小小的失落!

  他宁可自己找到的是个已经嫁人的已婚妇女,或者是非常落魄的农村女孩,或者是谁都好……

  总之,他怎么都没想到会是宋悠悠!

  因为那样他似乎可以说服自己不用去遵守当年的承诺,不用去在乎这些年的执拗。

  依然和那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过着平淡幸福的生活,甚至给她一个名分和安定生活。

  可是对方确实宋悠悠,肤白貌美、善解人意、学历背景、工作能力都很优秀,似乎没有让他不遵守当年约定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