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暖暖已经死了-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279章 暖暖已经死了

  其实这个承诺没人逼他,承认不承认全看他的态度,但这是他执着十几年的结果,就算不满意也不甘心轻易丢掉。

  也许没人理解他现在的心情和做法。

  打个比方,就像是一个淘金者,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千辛万苦找到金矿,最后发现金矿里没有金子,只有一块普通的玉石,虽然很失望但也会带回去。

  因为淘金者总要对自己这十几年的寻找和执拗画了圆满的句号!

  宋悠悠听着方慕瑾的话激动的心跳加快,但是她却不能表现出来,毕竟她还是苏暖暖的好朋友。

  如果她答应的太干脆了,反倒让人反感。

  “方……方总,您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帮院长煮饭,您爱吃什么,我去超市买点食材?”

  方慕瑾现在可没心情吃饭,依然想着回去怎么把这件事告诉苏暖暖。

  便随便应道:“随便吧,我不挑食。”

  宋悠悠看着他心事重重的模样,便不再打扰他,希望他能尽快接受这个现实。

  “院长,我看冰箱里的东西不多了,您平时不要这么节俭,辛苦了一辈子也该学会享受享受了,您以后要是没钱啊,我每个月给您寄过来一些。”

  “我想去超市买点东西,您陪我一起去吧,不然我怕找不到超市在哪。”

  慧芳院长看她笑嘻嘻的像是没事人一般,脸色怪异的看了她一眼,犹豫一下点头说道:“走吧,正好我也要去买点东西,家里没什么可以招待你们的。”

  “您说的这是什么话,粗茶淡饭就行,我是看着家里食材不多了,想去超市多给您买点,这么多年没见了,也该尽尽孝心了。”

  宋悠悠笑嘻嘻的扶着慧芳院长一起出来,看到方慕瑾还在客厅坐着,语气温柔的说道:“方总,家里食材不多了,我和院长去买一点,您先休息一下,我们很快回来。”

  “需要我帮忙吗?”方慕瑾客气的问了一声。

  “不用不用,小事不用麻烦您。”

  说着,宋悠悠便和慧芳院长一起去了超市,在路上慧芳院长好多次欲言又止,想要开口问但是又有些犹豫的样子。

  宋悠悠突然说道:“院长,您是不是想问我刚刚为什么撒谎?您应该也知道他要找的女孩子是谁了吧?”

  慧芳院长转头看着她,没有说话却在等她的解释。

  “当年院中唯一一个养狗的小女孩叫甜甜,后来她被一户姓苏的人家领养了,改名叫苏暖暖!”

  “同年我也被一户姓宋的人家领养,改名叫宋悠悠!”

  “我们在同一个城市,不过那时候还小也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直到上了大学,并且极其有缘的成了同学、闺蜜和室友,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小时候在同一家孤儿院长大。”

  说到这里宋悠悠突然重重的叹气一声说道:“不过我比她幸运。”

  慧芳院长心里咯噔一下,紧张的问道:“怎么?苏家人对她不好?”

  “呵呵,何止是不好,那家人简直禽兽不如。”

  “您应该知道,暖暖当年离开孤儿院的时候是带着她患有心脏病的弟弟。”

  “苏家收养她,但是却不愿多收养一个药罐子,因此暖暖寄人篱下,还要照顾生病住在破仓库的弟弟。”

  “她的童年非常不幸,几乎是被苏家虐待长大的。”

  “为什么?当年那对夫妇失去了女儿,人也挺和善的,就算他们不愿养那个生病的男孩儿,但是也不该虐待暖暖?”慧芳院长听得又惊又怕。

  “因为,暖暖刚到苏家半年他们的亲生女儿就被找回来了,所以他们就忽略了这个养女。”

  “而苏家千金自然也容不下这个突然冒出来和她争夺宠爱的妹妹,就整天的欺负她。”

  “这些暖暖都忍了,没有办法谁让我们寄人篱下,谁让我们是孤儿呢?”

  “可是自从苏家人找回亲生女儿后,对于暖暖这个养女就起了歪心思,他们觉得不能白养一个女儿,她必须给苏家带来一些回报才行。”

  “因此,在暖暖成年的那晚,他们设计找人玷污了暖暖,并且强迫暖暖生下一个女儿。”

  “等孩子满月后,他们就把暖暖的孩子抢走,从此用孩子的生命来威胁暖暖做一些没有底线的事情。”

  “比如,苏家的生意谈不下来,他们就让年轻貌美刚满二十的暖暖去和一个年约五十的大老板陪睡,直到合约签下为止。”

  “天哪?这……怎么会有这种坏了良心的人?”惠芳院长捂着嘴巴震惊的不敢相信。

  “那……那后来呢?暖暖现在还好吗?”

  宋悠悠听到她这么问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悲伤道:“后来……她……很不好。”

  接着她继续讲道:“后来苏家为了和帝都最大的企业家族联姻,逼着暖暖嫁给一个毁容残疾的人。”

  “那人因为车祸毁容又残废,心里变得异常扭曲,所以就经常折磨暖暖为乐。”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那人的爷爷竟也是变态,他们祖孙俩一起糟蹋暖暖……”

  “后来暖暖不堪这种屈辱折磨,已经……已经……死了!”

  “死了?”慧芳院长脸色一白,吓得差点瘫软在地上。

  当年她是好心才让那些没孩子的家庭收养她院中的孤儿,没想到竟然把那个小丫头害的这么惨。

  到底不是亲生的,不然也不会遭受这种折磨。

  那些该死的人为什么那么狠心,为什么把一个善良的小姑娘活活逼死。

  慧芳院长眼圈红红的,嘴里喃喃道:“都怪我不好,当年就不该让那对狼心狗肺的夫妻收养她。”

  “都是我害了她,我要是知道她现在会遭遇这些,哪怕我样她一辈子也不会让她出去被人这样糟蹋。”

  “院长您不要自责了,这和您没有一点关系。”

  “我们都知道您是为了我们能有更好的未来,才让我们被各家各户领养,只是暖暖的命不好罢了。”

  “其他小伙伴应该过得都不错,就算家庭条件普通一般,但是至少不会遭受这种不幸。”宋悠悠扶着慧芳院长轻轻帮她拍了拍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