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我从第一眼就爱上了他-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307章 我从第一眼就爱上了他

  当天晚上程锦冉就赶到了帝都,他看着一向坚强的苏暖暖哭的像个泪人似的,心中滋味万千,又心疼又吃味。

  “好了,别哭了,快给我说说方慕瑾的详细情况!”

  “你也知道我是骨科医生吧,对神经科不太了解,要找专业人士才可以,不过我的朋友大多都是学医的,我可以帮你问问。”

  苏暖暖突然泪眼婆娑的问道:“锦哥哥,你认识哈姆博士吗?”

  “哈姆博士?”程锦冉微微一愣,似乎在脑海中搜索这个人。

  然后他似是想起了什么,猛然瞪大眼睛惊喜的说道:“对啊,可以找哈姆博士,他是神经科的专家,没人比他更专业了。”

  苏暖暖听着他的话猛然一喜,激动的抓着他的手臂问道:“这么说你认识哈姆博士,那你能不能请他给方慕瑾治病?”

  程锦冉的手臂都被她抓疼了,他看着苏暖暖激动的样子,遗憾的说道:“我不认识,我只是听说过这个人。”

  “不认识?你们都是医生,你怎么会不认识呢?”

  “那你其他医生朋友有认识的吗?能不能拜托他们请一下哈姆博士。”

  程锦冉挠着头说道:“我……我也不确定他们认不认识,但是我会帮你问问的,只要能请到他我一定帮忙。”

  “好,锦哥哥你快去问,快去问,越快越好。”

  “暖暖,你就这么关心他吗?”

  “其实你没必要过分自责,方慕瑾能有今天也有他自己很大一部分责任。”

  “如果当初他不逼着你留在他身边,不把你强行带走,他也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了。”

  “再说了在你有危险的时候,他本就该救你,若是他见死不救才是真正的猪狗不如,换做是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救你的!”

  苏暖暖摇头,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这天底下没有谁是应该救你,毕竟谁也不欠谁的,他是为了我才变成这样的,我做不到问心无愧。”

  “暖暖,你是不是爱上他了?还是说你一直都爱着他?”程锦冉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来,不然他心里憋得难受。

  这一次苏暖暖没有过多犹豫,点头说道:“恩,我爱他,也许从我见他的第一面就已经爱上了他,只是我深知我们从来都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我才一直压制自己的感情,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我和他是没有感情的!”

  “我就是怕我深深的爱上他,所以才一直像个鸵鸟一样,只想着逃离他,把自己藏起来,这样就可以不用爱他了。”

  “到现在我才知道我的做法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锦哥哥,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的感情,真的对不起!”

  “都是我不好,也是我配不上你,我想好了,今后不管他怎么样,我都会陪在他身边的!”

  程锦冉脸色苍白的问道:“哪怕以后他成了植物人,像个活死人一样躺在床上一辈子,你也会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吗?”

  “恩,我会的!”

  “暖暖,你别傻了,照顾病人很累了,尤其是没有意识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植物人,他和死了没有区别,你没必要把自己的大好年华浪费在一个废人身上。”程锦冉焦急的劝说。

  这个时候倒不是他私心作祟,而是他真的不愿苏暖暖的后半生吃这样的苦,她这么善良美好的女孩子值得拥有幸福,不该这么凄惨苦楚的生活。

  “这是我欠他的,从我们认识的那天起,他就一直在帮我,我就一直在欠他,也许是到了还他的时候。”

  “好吧,既然你已经认定了他,那我也无话可说!”

  “你先休息吧,我出去走走!”程锦冉有些失落的离开了。

  苏暖暖对着他的背影说道:“锦哥哥对不起,你一定可以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程锦冉的背影僵了一下,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

  之后的两天程锦冉都没有出现,而且也联系不上,苏暖暖有些失落伤心的盯着电话。

  大概以后,她的锦哥哥再也不会管她了吧,毕竟是她辜负了他的一片真情。

  苏暖暖在医院门口蹲了两天,都没有混进医院,方家的人仿佛对她厌恶极了,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狠心,眼中只有对她的恨意,浓烈的恨意。

  到了第三天的晚上,苏暖暖已经没有进去,里面的人也没有出来,她知道那位哈姆博士一定很难搞。

  不然他们早就把方慕瑾接到国外去治疗了,也不会一直在医院束手无策。

  冬天的夜晚,雪花飘飘扬扬,苏暖暖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冻得瑟瑟发抖却不敢离开半步。

  “暖暖,你怎么在这里坐着,冻坏了怎么办?”头顶突然响起一声沙哑低沉的责备声。

  苏暖暖猛然抬头,竟然是程锦冉,只是他的模样有些疲惫,黑眼珠很重很重,下巴上长出一层青黑的胡茬,仿佛几天没有刮过一般。

  程锦冉赶忙脱了自己的大衣披在苏暖暖的身上,苏暖暖则是声音哽咽的问道:“锦哥哥,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我以为你以后再也不会理我了!”

  “傻丫头,既然你叫我一声哥哥,就算做不成情侣,我们还能当兄妹,当哥哥的怎么能不理妹妹呢!”

  “我这两天去了国外一趟,到处联络朋友和同学,忙的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办完了事情又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所以没有来得及回你电话!”

  “你出国了,做什么?”苏暖暖眼圈红红的,眼中颤动着晶莹的泪光。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去找哈姆博士救人喽,我可不舍得我看着我妹妹受苦,你说你要一辈子照顾他,这和守活寡有什么区别,我怎么能看着你受这样的苦。”程锦冉故作轻松的说着,实际上已经疲惫到了极点。

  三天飞了五个国家,这种奔波劳碌不是常人能承受的,好在他年轻,不然早被累死了。

  “锦哥哥,你对我真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苏暖暖被他感动的稀里哗啦,一把扑在他的怀中像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