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你到底是谁-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317章 你到底是谁

  苏暖暖被吓得急忙抽回了手,明显的做贼心虚,她回头去看宋悠悠。

  宋悠悠此时比她更加的害怕,只见她不断的给保姆使眼色,让她赶快按照之前想好的说法去回答。

  保姆同样心虚害怕的说道:“先生,您……您说什么呢?”

  “不是太太还能有谁?”

  方慕瑾依旧紧紧的抓着苏暖暖是手不跟放手,语气幽冷的说道:“既然你是宋悠悠,为什么不肯说话?”

  “以为我眼睛看不到就这么好糊弄吗?”

  “你肯定不是宋悠悠,你们身上的气味和感觉都不相同,当我是傻子吗?”

  “呵呵,该不会是宋悠悠害怕被我传染,花钱雇来的人替她照顾吧?”方慕瑾的语气充满了不屑和讽刺。

  不得不说他真相了!!

  苏暖暖听着他的话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情不自禁的小声啜泣着。

  他虽然看不见了,但是却依然可以感觉出来她并不是宋悠悠,只是不知他能不能猜出照顾他的就是她呢?

  “你哭什么?被我戳穿无地自容了吗?”

  站在门外的宋悠悠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只见她站在门口对着保姆无声的比划着。

  保姆懂了她的意思开口解释道:“先生,您真的误会了,太太现在不能开口说话,是有她不得已的苦衷,她真的很爱很爱您,请您不要误会她!”

  “我说一句冒犯的话,您这种严重的传染疾病,除了您的爱人和亲人,是花多少钱也没人愿意来照顾您的!”

  “我本来听说您得了这种病也是不愿来的,但是后来我被太太真诚的态度打动了,她真的是个好女人,请您不要误会她!”

  “不能开口说话?为什么?”方慕瑾半信半疑,一脸的不解。

  苏暖暖虽然很不愿配合宋悠悠和保姆的话,但是想到宋悠悠的狠毒,以及女儿可能会有危险,所以不能不配合。

  只见她哭的更加委屈伤心,一把甩来方慕瑾的手一副生气赌气的样子。

  “太太,您就不要摇头了,您为先生做了这么多,他还这样误会您,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先生,实话和您说了吧,我虽然刚来不久,但是我能看你的出来太太真的很爱很爱您。”

  “她为了让您的眼睛早日康复,上网查了很多资料,也去咨询了很多医生,后来听说中医很神奇,有些偏方对您的眼睛复明有很大的帮助,所以太太就想给您试试那些药!”

  “但是她又不太放心那些药,毕竟那是偏方也不完全可信,所以太太就亲自帮您试药。”

  “没想到一副药下去对眼睛有没有帮助还不清楚,但是那些刺激性极强的药物却伤了她的嗓子和声带。”

  “导致现在暂时不能说话,必须配合医生的治疗安心疗养几个月才能再次开口说话!”

  宋悠悠话高价请来的佣人,是个聪明伶俐的人,虽然中文有些蹩脚,但是该说的意思全都说明白了。

  方慕瑾听着女人的哭声以及佣人的解释,微微有些沉默,心里竟然柔软了一点点。

  本来他也不是性格非常冷漠的人,况且宋悠悠又是他从小的救命恩人,虽然她曾经伤害过苏暖暖,令他讨厌。

  但是人心都是肉长的,听到宋悠悠心甘情愿的为他付出这么多,而自己又误会了她,心中难免有些歉意。

  苏暖暖依然小声委屈的啜泣着,方慕瑾有些下不来台,便生硬的道歉:“行了,别哭了!”

  “是我误会你了,不过我也是不知情,你就看在我已经瞎了的份上了,别生气了!”

  “先生,太太没有生您的气,只是刚刚您误会她有些委屈而已!”

  “太太真的是很好的人!”佣人笑呵呵的说着。

  苏暖暖收起眼泪,靠近床边拉起方慕瑾的手,只见他还是不习‘宋悠悠’的触碰,本能的想要抽出手掌。

  却不想苏暖暖紧紧的拉着他的手上,然后在他的手心一笔一划的写着【我可以帮你检查伤口吗?】

  【医生说你的药需要一天一换,今天该换药了】

  苏暖暖写字的速度很慢,生怕方慕瑾感触不到她写的是什么字,从而读不懂她的意思。

  岂料,他的感知能力很强,除了觉得女人的手柔柔软软使他的掌心酥酥痒痒的,仿佛在撩拨他的心房一般。

  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开口说道:“恩,换吧!”

  “佣人叫什么?”男人突然开口问道。

  佣人立刻回到道““先生,我叫娜塔莎!”

  “娜塔莎,这里有我太太照顾,你先去忙其他事情吧!”

  “好的先生!”

  佣人看了苏暖暖一眼,离开前用嘴型说道【不要乱说话,小心你的女儿】

  苏暖暖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个佣人和宋悠悠一样讨厌!

  “记得把门带上!”方慕瑾又补充了一句。

  “好的先生,太太现在不方便说话,您有事情可以叫我,我就在门口!”

  “恩!”

  佣人退出房间并且将房门关上,和不远处的宋悠悠对视一眼,两人都微微松了一口气。

  来到客厅,宋悠悠用着赞赏的语气说道:“娜塔莎,很不错,你很聪明反应也很快,当一个佣人我都觉得有点屈才了!”

  “太太,您真是她过奖了,有您的赏识是我的荣幸!”

  “恩,继续保持,以后给我看好了她,等你离开后我多给你一倍的钱。”

  “好好的太太,非常感谢!”

  房间内,苏暖暖掀开方慕瑾的被子,看着他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裤,犹豫的一下,又拉起方慕瑾的手写道。

  【阿瑾,我可以帮你脱掉睡裤吗?】

  【不然我没有办法帮你清理伤口,可以吗?】

  方慕瑾微微皱眉,很不想让他触碰自己,但是却也知道以后这段时间这些都是无法避免的。

  她能不离不弃的在这里照顾他,他却还要嫌弃别人就显得有些过分了。

  毕竟他这种会传染的病,很多人都把他当成病毒源,是没人肯来照顾的!

  而且他也有自己的私心,不想让父母和朋友来照顾他,也是怕自己的病会传染给他们,所以就只好委屈宋悠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