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悠悠果然是个好儿媳-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340章 悠悠果然是个好儿媳

  宋悠悠听着她一副不见女儿誓不罢休的坚决态度,只好妥协,毕竟苏暖暖这次打算豁出去,她也不打算跟她赔命,因为她的好生活才刚刚开始。

  这半个月方慕瑾对她温柔的态度,让她简直惊喜死了!

  虽然他碍于身体原因怕传染给她没有碰过她,但是她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情,等他们也有了孩子,那就真的可以幸福甜蜜的生活了。

  “哼,等我通知,孩子我会让你见的,不要说些要死要活的话来威胁我,好像谁怕你似的。”

  “苏暖暖,你给我听好了记住你该做的事情,结婚并不是我的真正目的。”

  “想要尽快救出孩子就快点给程锦冉生个孩子,反正我不着急,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我不介意帮你多养几年孩子。”宋悠悠语气讽刺的说着。

  咚咚咚!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轻缓的敲门声,吓得她赶忙捂着话筒将电话挂掉了。

  “悠悠,你在和谁打电话,我没有打扰到你吧?”门外响起方母的声音。

  宋悠悠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慌乱的情绪,走过去打开房门看到方母和蔼的笑容,才放下心来说道:“没有打扰到我。”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在网上给阿瑾定了几盘他喜欢听的音乐,刚刚店老板打来电话和我确认一下地址,应该后天就能送到。”一个人说谎说习惯了,这些谎话她张口就来。

  方母听了之后甚是欣慰一脸笑容的夸赞道:“辛苦你了,阿瑾能娶到你这么好的妻子,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我来了也有一星期了,你对阿瑾有多好我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其实我这个做母亲的都不一定有你做的好。”

  “妈,您这是什么话,我照顾阿瑾是应该,您要这么说就是见外了,没有把我当儿媳。”

  方母听着宋悠悠的话不好意思的笑了,她专程过来道谢却是有点见外了,但是该感谢还是要感谢的。

  “妈,您找我有事吗?”

  “呵呵,没事,这是我刚刚去商场给你买的,我看这条项链很适合你,就给你买来了。”

  方母说着打开手中的珠宝盒,一条奢华璀璨的钻石项链安静的躺在盒子里,在灯光的照耀下无比的炫目。

  宋悠悠惊喜的瞪大眼睛,有些受宠若惊的问道:“妈,我不能要,这太名贵了。”

  “今天不年不节的为什么要送我礼物?难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方母看着宋悠悠一脸受宠若惊的模样,一边笑一边拉着她的手将珠宝盒放在她的手中说道:“今天没什么特殊的,就是看到这条项链很适合你,当做小礼物送给你,你拿着就是。”

  “好好的为什么要送我礼物?”宋悠悠越发的不明白了。

  “你做的事情娜塔莎都告诉我了!”

  “她告诉你什么了?”宋悠悠吓了一跳,本能想起自己做的那些亏心事是不是被人揭露了。

  但是回头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娜塔莎没理由揭穿她,而且如果她真的被揭穿,方母恨她都来不及又怎么会给她买礼物。

  娜塔莎和她说了什么会这么开心?

  方母看着宋悠悠还在谦虚装迷糊的模样,笑着说道:“娜塔莎都告诉我了,她告诉我这半年你是怎么照顾阿瑾的。”

  “不过有一点我要批评你,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们,不要瞒着。”

  “不然你一个人多累的,尤其是这种会传染的疾病,最闹心最辛苦了,要你一个人照顾他,还把阿瑾照顾的这么好,我们却一点都不知情,也没有帮上一丁点的忙,想想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我还是那句话,阿瑾这辈子娶了你是他最大的福气,不仅是他的福气,也是我们方家的福气。”

  “这礼物你拿着,你要不收下我可就不高兴了。”方母说着语气哽咽了起来,仿佛要被感动哭了一般。

  “妈,我照顾他是应该的,我是他的妻子,我不照顾他谁谁来照顾?”

  “难道请保姆和护工吗?”

  “再说了,这种会传染的皮肤病别人估计也不肯来照顾,当然得我来照顾,这是我应该做的。”

  “悠悠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我就是想要感谢你这一段,在他生病期间,而且还是会传染的皮肤病你竟然一点都不嫌弃,还尽心尽力的照顾他,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宋悠悠拉着方母因为激动微微有些颤抖的手,一脸温柔贤惠的说道:“妈,你说的哪里话,我怎么会嫌弃呢。”

  “不管阿瑾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贤惠的,我说这些您可能会觉得有些假,但是我有多爱他只有我自己知道。”

  “如果这件事换做是以前,别人和我这样说我可能会不理解,但是当我爱上阿瑾的时候我就明白的,爱情真的可以让人粉身碎骨都不怕,爱情真的可以超越一切。”

  “就比如阿瑾这次生病,如果换做别人可能会嫌弃会厌恶会害怕传染。”

  “但是我不会,因为我爱他。”

  “他所有的一切我都喜欢也包括他的缺点和不完美,在我眼里的他哪怕是缺点我也会喜欢,根本不会厌恶甚至看到了不同的一面。”

  “说实话有时我会想,如果没有这次生病,我可能就没有机会照顾他和他相处,我们的关系也就不会变的像现在这么好了。”

  “所以我每天都珍惜照顾他的机会,因为我怕等他好起来,不需要我的照顾了,我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宋悠悠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来,仿佛想起了什么伤心事。

  “好孩子,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了?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阿瑾欺负你了吗?什么叫做没有存在的价值了?”方母本来是过来感谢的,但是现在却把人弄哭了,心里觉得自责极了。

  而且宋悠悠也的确会把握机会和时间,知道这个时候方母正是感激她的时候,就算她现在想要天上的醒醒都不算过分,所以趁现在诉诉苦是再好不过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