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三个指纹-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403章 三个指纹

  那人话刚说完,就受到同伴怪异的眼神,仿佛在说:你有病吧,这几个房间还用查吗,难道他们会害自己儿子成?

  方慕瑾犹豫了一下,说道:“去把这几个房间给我仔仔细细的搜查一遍,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额?您的房间也搜查吗?”

  “搜,仔细的搜!”

  “是!”

  其实刚刚那人的话倒是提醒了他,说不定他们这几间房更容易发现蛛丝马迹。

  若是真的是家里给毒害瑭瑭,去瑭瑭房间的可能性更大一点,说不定会遗落什么蛛丝马迹。

  他们的房间也极有可能是坏人躲藏或者销毁证据的房间,毕竟这几个房间是最容易被忽略的,谁会想到去搜孩子父亲的房间或者爷爷奶奶的房间,用脚趾想这些人也不会伤害自己的孩子和孙子。

  “方先生,有发现!”二楼突然传来一个保镖激动的喊声。

  方慕瑾一步并做两步的往楼上跑,飞快的进了自己的卧室。

  只见卧室已经被他们翻得乱七八糟,其中最显眼的是他们房间精心打造的一排欧式壁柜被强行移动,在墙角处安静的躺着一直注射器和针头。

  注射器隐藏的位置非常隐蔽,若是不搬开柜子,根本不会发现在这个角落有东西。

  看着注射器上的灰尘应该藏在这里有段时间了,方慕瑾眼神微眯,神情严肃的说道:“去收起来,注意不要破坏上面的指纹。”

  “是!”保镖用着专业的工具和透明小袋把针管和针头搜集了起来,跟着方慕瑾一起去了医院。

  “李医生,在我家的衣柜后面找到了这个注射器和针头,您看看能不能从针管内提取一些药物残留,另外帮我复制一下针管上的指纹。”

  “明白,请您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帮您复制指纹,您可以先去警局调查,等药物鉴别结果出来后,我会立刻通知您。”

  很快方慕瑾便拿着指纹去了一家私家侦探会所,要求侦探帮他调查指纹的主人,因为警察介入调查会比较麻烦,他们一向循规蹈矩,办案效率大打折扣,不如花钱请私家侦探,效率更快一些。

  “好的,您稍等。”

  不多时,侦探便拿着一沓资料走了出来,表情严肃的说道:“方先生,结果出来了!”

  “这支针管上一共有三人的指纹,其中两男一女!”

  “杨奇,男,28岁,籍贯南城,普通工人,现在一家医疗用品工厂工作。”

  “石磊,男,31岁,籍贯柳城,普通工人,和杨奇在同一家医疗工厂工作。”

  “两人负责的工作项目是,生产和包装!”

  “根据他们的通讯记录和出入记录显示,两人从未来过帝都,并且都是很普通的打工族,和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所以暂时排除他们的犯罪嫌疑。”

  “因为他们是负责生产这支针管的人,所以针管上留下他们的指印很正常。”

  “我们更加怀疑第三个人,因为她和您的关系非常密切,而且也有极大作案动机。”

  “谁?”方慕瑾一脸紧张的问。

  “苏暖暖,您的现任妻子,针管上有她的指纹,并且比较清晰,应该是近期才留在针管上的。”

  “据我所知,她是您大儿子的后妈,半年前生下一个男婴,身边还带着一个女儿,所以不排除她为了私心谋害前任孩子的可能。”

  “不过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具体是不是还要进一步……”

  还不等侦探的话说完,方慕瑾斩钉截铁的说道:“不会是她,不可能是她!!!”

  “方先生,我们也没有说一定是您太太所谓,不过您也不要当局者迷。”

  “这件事还是调查清楚的好,如果您委托我们帮您调查的话,我们……”

  这次又是侦探的话还没说完,方慕瑾直接拿着针管离开了。

  他的脸色非常阴沉冷峻,又找了另一家私家侦探,这一次他没有说目的,只是让人帮他确定指纹身份。

  结果和上一个侦探说的一样,针管上有三个指纹,扬起、石磊、苏暖暖!

  方慕瑾脚步沉重的回到医院,刚刚走到孩子的病房就被李医生叫去了实验室,实验结果表明针管里的药物残留成分和孩子内体的T型病毒一模一样。

  “方先生,您查出指纹身份了吗?”

  “凶手是谁?”

  “孩子的后背已经有一处极微小的溃烂了,若是再不找到解毒疫苗,恐怕会很危险。”

  方慕瑾面色沉痛,表情木讷,听着医生一遍遍的强调孩子的病情越来越重,再不医治可能会死。

  他什么都没说,而是默默的转身,背影沉重的离开。

  李医生看着他凄凉沉重的背影,心里一阵奇怪,方先生这是怎么了?

  表情看上去为什么那么伤感?

  难道是调查遇到困难?

  方慕瑾到了五楼病房,苏暖暖和两个孩子都在里面,门口还有两个保镖24小时贴身保护,为了给她们一个休息的房间,也为了防止方母冲动之下伤害她们母女。

  苏暖暖刚刚把孩子哄睡,一转身就看到方慕瑾眼神复杂,眼窝深陷的站在自己身后盯着她,这副样子把她吓了一跳。

  “吓死我了,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一声不响就进来了。”

  方慕瑾盯着苏暖暖的眼睛,什么都没说,只是一直盯着,仿佛要从她眼里看出点什么似的。

  苏暖暖看着他奇怪的样子,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了?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我脸上粘什么东西了?”

  “没有,就是想看看你还是不是原来那个你?”方慕瑾声音低沉沙哑的说着。

  苏暖暖这才觉得他真的很不对劲,说话也奇奇怪怪的。

  “什么意思?你到底怎么了?什么叫我是不是原来的我?”苏暖暖一脸的迷茫,她真的不懂方慕瑾这些话的意思。

  “出什么事了吗?你回家搜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搜到什么线索?”

  方慕瑾盯着苏暖暖自然的脸色担忧的神情,身影沙哑的说道:“搜到一些证据,收获很大,基本确定谁是凶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