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神秘人的声音-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408章 神秘人的声音

  “怎么?不说话是默认了吗?”苏暖暖语气嘲讽的问道。

  知道她心中有气,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还不如什么都不说,等她气消了缓一缓,在向她解释,希望她可以理解他一颗做父亲的心。

  他让她理解他做父亲的心,他可曾理解过她当母亲的亲,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被灌下‘老鼠药’,他有没有想过在那一刻她什么心都没有了,自己崩溃绝望。

  “头还疼吗?要不要我叫医生?”他岔开话题。

  “你先休息,我去叫医生帮你检查一下。”不知是不是害怕面对她充满怨恨和绝望的目光,他现在更多的是想躲避。

  “方先生何必假惺惺的,就让我这个害你儿子的凶手死了多好?”

  “丫头,对不起,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我知道凶手不是你。”

  “凶手就是我,我和宋悠悠一样,害怕瑭瑭和我的孩子争宠,也怕将来方家的财产全都给了瑭瑭,我的一双儿女什么都没有,所以我痛下杀手,想要除掉那个眼中钉肉中刺。”

  方慕瑾看着她嘴边的冷笑和充满讽刺的话语,心中更加愧疚:“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昨晚的事情是我不对。”

  “你怨我恨我都可以,只是希望你能消消气,别气坏了自己。”

  “等你气消了,我再给你解释昨晚的事情。”

  “先休息吧,刚刚醒来不能说太多的话。”方慕瑾说完,眼神躲闪的离开了。

  苏暖暖睁大眼睛充满恨意的瞪着那个略显慌乱的背影,只是瞪着瞪着眼睛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妈咪,你怎么哭哭了?”

  “妈咪是不是疼,甜甜帮你吹一吹?”小丫头慌乱的用小手帮苏暖暖擦着泪水,还趴在她缠着纱布的额头上嘟起小嘴乎乎的吹着。

  苏暖暖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委屈和伤心一瞬间爆发出来,哇的一声抱着女儿哭的泣不成声。

  一直站在门外的方慕瑾听着心里痛彻心扉的哭声,后背靠在墙上用后脑勺狠狠的磕了两下,不知是痛苦还是在惩罚自己。

  现在他才明白一念之差做了错事的不是苏暖暖,而是他!

  在那一刻他仿佛鬼迷心窍了一般,竟然忘记了所有的情谊和信任,一心想要拿到解药,结果就是现在这样……

  不知什么时候苏暖暖抱着女儿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等她从噩梦中再次惊醒的时候已经夜深了。

  看着怀中安睡的女儿,她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幸好刚刚只是噩梦而已。

  起身轻轻帮女儿盖着被子,耳朵里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吓得她惊叫一声,条件反射的捂着自己的双耳。

  “你醒了?”奇怪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比刚刚更加情绪,的的确确是从耳朵内部传来的。

  苏暖暖吓得毛骨悚然,额头上冷汗直流,感到耳朵里的异样,她伸手去抠挖耳朵。

  “别紧张,我在你耳朵里安装了黄豆大小的通信设备,你再抠耳朵那东西会穿破你的耳膜。”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苏暖暖听着耳朵里再次传来类似电子合成的声音,清楚怎么回事后,便慢慢镇定下来。

  最起码不是什么鬼怪作祟了!

  “我是谁你很快就知道了。”

  “如果你想救方慕瑾的儿子,明天晚上一个人到恒隆广场来见我,我会给你解毒疫苗。”

  “如果不来,那就等着他死在你们面前,不妨告诉你,那小子如果再得不到救治,最多活不过三天。”

  “要不要救他,就看你的意思了!”

  “另外,你不要妄想把通知任何人,我随时可以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如果你敢轻举妄动,我可以瞬间秒杀你的女儿。”

  “呵呵呵,你女儿身上那件小白兔睡衣很是可爱!”

  苏暖暖吓得冷汗直流,不停的想窗外和四周张望,她知道一定有人在附近监视着她们母女,不然怎么会连女儿身上穿的什么衣服都看的一清二楚,这太可怕了。

  就在她正趴在床边四处张望的时候,耳朵里突然又响起了声音:“看到对面那颗树上的鸟窝了吗?”

  苏暖暖下意识的往对面那个鸟窝看去,下一秒只见那个鸟窝发出轻微的响声和晃动,然后直直的从树杈上落下去。

  “如果你敢擅自妄为,那个鸟窝就是你女儿的头,不信你可以试试,看我能不能瞄准!”

  之后,耳朵里就再也没有传来那个奇怪的声音。

  苏暖暖吓得脸色惨白,一边慌张的趴在窗外张望四周,一边又害怕的把窗帘拉上,抱着女儿害怕的躲在卫生间内。

  此时此刻她心乱如麻,完全被刚刚的状况搞蒙了。

  对方说他们手中有解毒疫苗,若是想要救孩子就去找他。

  可是又用女儿的性命来威胁,很显然他们不是什么好人。

  如果真的是好心想要救孩子,那直接把解药送来多好,为什么还要用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

  说不定下毒的人就是他们,只是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明天应该就会知道了。

  苏暖暖一边害怕会有什么阴谋,一边又纠结要不要告诉方慕瑾,说不定他有更好的应对方法。

  但是她始终不敢拿女儿的性命去冒险,想起那个被一枪穿透无声落下的鸟窝,她就吓得毛骨悚然,甚至能想象到如果自己不听话女儿会不会被一枪爆头。

  这些动刀动枪的家伙一定不是什么善茬,说不定是恐怖分子什么的。

  苏暖暖抱着女儿在洗手间坐了一夜,也心乱如麻的想了一夜,直到天亮她也没想出有效的应对策略。

  不敢告诉方慕瑾也不敢告诉弟弟,但是又怕自己有去无回,女儿就彻底没人管了。

  儿子不用担心,那是方慕瑾的孩子,不管他为人怎么样,他都不会不管自己的儿子,但是女儿不一样,真怕自己有个闪失,女儿就成孤儿了。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吓得她脊背僵直,紧张兮兮的问道:“谁?”

  “是我,你醒了吗?”

  “我给你带早餐来了!”是方慕瑾的声音,苏暖暖猛然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