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我不想看到你-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443章 我不想看到你

  “别哭了,我们一家团圆应该高兴才对!”方慕瑾小声的安慰着,苏暖暖则是犹豫害怕,慢慢的止住了泪水。

  说来也对,这又不是她的孩子,她跟着瞎哭什么?

  方成哲告诉她,她曾经帮方慕瑾生过一个男孩,可没说帮他生过女儿。

  所以这个女孩一定是方慕瑾的前妻留下了,应该隔壁房间那个大男孩儿差不多大小。

  至于这小女孩看到自己为什么这么亲,大概是之前自己看他们没有妈咪,对他们也不错吧。

  就像她对方成哲的孩子很好一样,她想自己就算再痛恨方慕瑾,也不会去虐待一个孩子。

  苏暖暖这样想着,心里也就渐渐明了了,在陌生人家里的日子真难捱,也不知道这种生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更不知道方成哲的伤到底重不重?能不能治好?会不会落下病根?

  方慕瑾这个禽兽下手那么狠,成哲该不会已经……出事了吧?

  苏暖暖想起方成哲满脸鲜血、奄奄一息的模样,鼻头一酸差点哭出声来。

  方慕瑾看着她发呆又悲伤的模样,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苏暖暖条件反射似的躲开他关心的手,眼中带着恨意和警惕说道:“我没事,你不要碰我!”

  方慕瑾看着她眼中的恨意和警惕心里猛然一疼,她现在不但忘记了他,还对他产生了恨意和警惕,难道是因为方成哲吗?

  她失踪的几个月里,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或者他对她说了什么?

  还是在她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时候,她已经爱上了第一眼看到的男人?

  “暖暖,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

  “方成哲给你说了什么,你为什么总是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什么都没说,我也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认识你,而你硬是把我困在你身边。”苏暖暖一脸冷漠的说着。

  “困?我什么时候困你了,这是你的家,你的爱人和孩子都在这里,你当然应该回来,而且你是自由的,想去哪里都可以,我并没有困着你。”

  “既然没有困着我,那你可以放我离开吗?”

  “我对这里感到陌生,我不想留在这里!”

  “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去!”

  “我不想看到你,我不认识你,不管我们过去发生过什么,现在你对我来说就是陌生人,还是印象极其不好的陌生人。”

  “我见你的第一印象就是你凶神恶煞的在打我的救命恩人!”

  “我……我得知你在方成哲那里的消息,急急忙忙就赶了过去,动手打他也是着急见到你,跟何况方成哲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若你没有失去记忆,那个人你看一眼都嫌恶心。”

  “我看了你才……”‘恶心’两个字到了嘴边却咽了下去,苏暖暖只是脸色苍白的不断深呼吸,压下心中的怒气。

  她时刻谨记方成哲的话,不要激怒方慕瑾,他是个心狠手辣的狠角色,要活着等到他去救她那一天。

  方慕瑾猜到了她没说出的那个两个字,看着她脸带怒意,心情烦躁的样子,他没有再多说。

  他知道这种事情急不来,一时间告诉她太多没有半点好处,说多了反而惹人厌恶。

  “暖暖,我不知道方成哲给你说了什么,才让你对我有这么大的误会。”

  “但是我希望你看在孩子的面上,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用心去感受,我相信你很快就会知道,谁是好人还是坏人。”

  苏暖暖抱着孩子把头一扭,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既不看他也不回答。

  方慕瑾无奈又失落的摇了摇头,叹气说道:“你先在这里陪孩子,我去忙一点事情。”

  苏暖暖还是没吭声,方慕瑾轻轻关上房门离开了。

  刚出了房门不久,方母就拉着他的手到了书房,又关紧房门,小声问道:“怎么回事?在哪里找到她的,你不是说她已经死了吗?怎么又起死回生了?”

  方慕瑾看着母亲好奇又好事的模样,不耐烦的捏了捏眉头,没好气的说道:“你还盼着她死不成?”

  “我可没那个意思,她还是活着的好,差点把我儿子的魂儿都勾走了,我敢叫她死吗?”方母酸溜溜的说着。

  方慕瑾正在心烦苏暖暖的事情,方母还各种酸溜溜,说的他更加心烦了。

  “妈,你能不能别这么阴阳怪气的,你知不知道暖暖还活着我有多高兴,是老天爷眷顾我,才让她活过来的!”

  方母看着儿子一脸庆幸的模样,撇撇嘴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

  “行行行,我以后不说她了总行了吧,不过你可得防着她一点,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之前那两次下毒事件,不得不防,我现在想想都心惊胆战,你……”

  母亲的话还没说话就被方慕瑾打断了,他问:“你知道几个月前是谁绑架我,要杀我吗?”

  “谁?”方母紧张的瞪大了眼睛,之前怎么问都不说,每天都在酗酒,像个活死人一样,问也问不出来,今天怎么突然想说了。

  “宋悠悠!”方慕瑾在念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

  “谁?宋悠悠,不可能了,她不是早死了吗?”

  “是啊,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但是她却没有死,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两次下毒事件,所以才有了暖暖一次次被伤害被误会的事情,所以才有了她为了救我上刀山下火海的画面……”方慕瑾说着说着眼眶突然湿润了,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方母听着儿子哽咽的声音,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却知道自己可能误会了什么。

  看着他的情绪稍微平静一点,方母才继续问:“你的意思是两次下毒都是宋悠悠下的,那……那苏暖暖为什么承认?”

  “她不承认我就没命了,她能不承认吗?”方慕瑾双眼猩红,不知道是无奈还是愧疚亦或者是心疼。

  “到底怎回事,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了,是宋悠悠那个贱人逼她承认的吗?”

  “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还有宋悠悠那个贱人现在还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