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金城唐家-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487章 金城唐家

  “方先生您好,冒昧前来,打扰了,我是唐管家,我们老夫人想要见见陈小姐,所以派我来接她过去小聚!”唐管家礼貌客气的说着自己来此的目的。

  “陈小姐?”方慕瑾微微皱眉,他们家哪里来的陈小姐?

  只见陈雪莉从他背后探出头来弱弱的问道:“是……是来找我的吗?”

  她在方家住了小半月了,所以比较清楚方家除了她姓陈,连个姓陈的佣人都没有,所以她觉得这帮人应该是来找她的。

  唐管家看了她一眼,开口说道:“老夫人要见陈雪莉小姐,请问您是?”

  “我……我就是陈雪莉,可是……可是请问老夫人是谁,她要见我是什么事?”陈雪莉心情有点忐忑,同时也满脸的疑惑,她从来不认识一个姓唐的老夫人。

  “是我过去医病吗?”她想这大概是找她唯一的可能性了。

  “医病?原来陈小姐还会医术,不过老夫人只是找您过去见见面,并不是为了医病!”

  “陈小姐请吧!”唐管家态度非常的恭敬,竟然比对待方慕瑾还要恭敬。

  方慕瑾则是开口阻拦道:“唐先生还是把话说清楚的好,不然我怎么放心你把人带走?”

  “放心吧,我们不会伤害陈小姐的,过了今天,陈小姐的身份大概就和往日不同了!”

  “走吧!”唐管家一脸的气派,转身就要走。

  对这种小家小户他还不屑解释太多,要是方母知道唐管家把他们家当做小家小户,一定鼻子都会气歪的。

  “身份?什么身份?”陈雪莉一脸的震惊?

  “陈小姐请上车,掉了唐家您自会知道!”

  方慕瑾最后问了一句:“敢问唐管家口中的那个唐家可是世袭千年的金城唐家!”

  “正是!”

  “那再请问,唐医生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这要看唐小姐自己的意思,她若想回来自然没人敢拦着,她若不想回谁也带不走!”唐管家说完便带着一队人又浩浩荡荡的走了。

  方母全程没有说话,等人离开后,才小声问道:“看样子来头不小,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还有那个唐家是什么来头?”

  “相传从唐朝起就有一个传奇的隐世家族,那个神秘家族富可敌国又势力庞大,无论经过多少改朝换代,他们的家族依然兴盛,世人都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方法能维持自己的家族可以经过岁月的洗礼战争的摧残,屹立千年而不倒!”

  方母震惊的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这不是个传说吗?难道真有这么个神秘家族?”

  “原来真有金城唐家,今天竟然见到活的了!”

  “是啊,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真有这么一个神秘家族。”

  “那你说他们带走小雪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唐管家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小雪有什么身份?”

  “是不是小雪得罪了他们老夫人?”

  “不应该,若是得罪了他们的老夫人直接把人抓走就行了,哪会这么恭敬的请她!”

  “难道小雪是唐家遗落民间的贵族千金?”方母突然瞪大眼睛,觉得非常有可能。

  如果陈雪莉真的是唐家的千金,那配她儿子就再合适不过了,而且两家强强联手,方家的事业一定可以更上一层楼,这段婚姻简直就是一段传奇佳话。

  方慕瑾可不知道母亲又在白日做梦了,他只希望方家不要和唐家沾上任何关系,因为他的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再说陈雪莉这边,一路上心情忐忑,话不敢多问,呼吸不敢大喘,小心翼翼的跟着唐管家到了唐家。

  入眼是一座高大巍峨的城墙,城门洞开中间铺着红毯,仿佛在欢迎她回家一般。

  汽车驶入城门,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映入眼帘,宫殿前是一个巨大的喷泉,双龙喷水气势宏伟。

  宫殿两旁亭台楼阁,雕梁画栋,美不胜收,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这哪里是个‘家’,分明就是皇家园林!!!

  汽车在喷泉边停下,唐管家下了车,弯腰九十度恭敬的请陈雪莉下车,弄得她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陈小姐里面请,老夫人在里面等您!”

  “好的!”她的心情有些忐忑,不知道唐管家口中的老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该不会是个皇太后一般的存在吧。

  上了长长的玉石台阶终于走到宫殿门口,唐管家又恭敬的说道:“陈小姐里面请!”

  陈雪莉忐忑不安的走了进去,只见大殿中央摆着一张华贵的椅子,一个满头银丝高贵端庄的老太太优雅的坐在凳子上,她的左边坐着一个年约五十的高贵妇女,右边则是一个尊贵非凡的年轻男人。

  坐在左边的美妇看到她显得有些异样,只见她激动的想要起身,却被老夫人的目光给制止了。

  “陈小姐今年多大了!”

  “我……回老夫人的话,我25了!”陈雪莉紧张不已,在这些大人物面前她有种低人一等的感觉,就连说话都小心翼翼起来。

  “别紧张,我随便问,你随便答,放轻松一点。”老夫人一副很慈祥的样子。

  “是!”她还是紧张。

  “家里还有什么亲人,家乡在哪里?”

  “家里还有父母和一个弟弟,家是南城一个县城的小山村。”

  “家庭环境如何?”

  “我父母都是种地的,我们那个地方交通不便,所以从小生活很拮据!”陈雪莉半句谎言都不敢说,很诚实的一问一答。

  “父母对你可还好?”

  “这……恩……挺……挺好的,就是有点重男轻女……”

  老夫人看着她支支吾吾的样子,慈祥的说道:“别紧张,我只是随便问问,你有什么说什么就行,就当是和我闲话家常。”

  “你父母怎么个重男轻女法,平时有苛待你吗?”

  “也……也不算苛待,平时让我多干一点活,我到觉得没什么了,只是他们后来他们做了一件很过分的事情,我至今不能原谅!”

  坐在老夫人旁边的美妇眼圈有些微红,只见她纤细素白的双手紧紧的抓着扶手,紧张的问:“他们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