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惊天发现-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510章 惊天发现

  张阿姨站在陈雪莉旁边时不时的看她一眼,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很明显心里有事的样子。

  “小……小姐,我……我肚子突然有些不舒服,我想去个洗手间。”

  “你去吧。”

  陈雪莉看着张阿姨匆忙的背影微微皱眉一脸的不解,她到底怎么了?

  怎么跟做了亏心事一样,慌慌张张、遮遮掩掩的?

  心里想着,她便直接跟了过去,她倒要看看张阿姨到底出了什么事,鬼鬼祟祟的!

  当陈雪莉快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突然放轻了脚步站在门口想要听听里面的动静,如果有动静她就偷听一下,如果没有就当她也是来上卫生间的。

  “护士小姐,我能咨询您一个问题吗?”张阿姨站在洗手台,一边洗手一边客气的询问。

  小护士很热情,而且看张阿姨穿着名贵很有素养的样子,也不敢怠慢,开口说道:“您问吧。”

  “我想请问一个如果父亲和母亲都是A型血,那会生出什么血型的孩子?”

  “如果父母都是A型血的话,生出来的小孩,有75%的机率是A型血,还有25%的可能是O型血。”小护士看了张阿姨一看,这个问题很简单嘛,有什么好问的。

  “那有没有可能孩子是B型血?”张阿姨又问。

  小护士愣了一下,说道:“如果父母都是A型血,生出的小孩绝对没有可能是B型血,如果有这种情况,只能说孩子不是你们亲生的。”

  听着小护士的话,张阿姨惊讶的瞪大眼睛,小声嘀咕着:“难道真的找错了?她不是唐家大小姐?”

  “恩?您在说什么?”

  “没,我……我还想问问,如果小孩是B型血,那父母可能是什么血型?”

  “或者说什么血型能生出B型血的孩子?”

  “如果父母,一个A型血一个B型血,那小孩有可能是A、B、AB、O,您还有什么不懂的吗?”

  “那如果亲子鉴定表情这个孩子是亲生的,但是她的母亲都是A型血,孩子是B型血,这是怎么回事?”

  小护士又愣了:“亲子鉴定都做过了?但是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呀?是不是你们拿错鉴定结果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心里也乱乱的,可能真的是弄错了……”张阿姨头脑有些乱,她在想要不要把这件事说出来。

  说出来会有什么后果?

  万一自己说出来,但是陈雪莉的确是唐夫人的女儿,那她得罪两边,岂不是多管闲事还不讨好。

  可是自己明明知道这件事又不说,万一将来发现陈雪莉不是唐家小姐,自己知道却不说,会不会犯了包庇罪?

  张阿姨有点不知所措,门口的陈雪莉更加不知所措,简直就是震惊加懵逼!

  她是学医的,她比谁都清楚两个A型血是绝对生不出B型血的孩子,而她是B型血也绝对不会有错,唯一错的就是唐管家找错了人,她不是唐家大小姐。

  既然张阿姨这么问,那就说明唐夫人的丈夫也是A型血,虽然已经去世,但他是什么血型唐家人不可能不知道。

  怎么会这样?她为什么不是唐家千金?

  为什么要把她捧上天之后,又狠狠的摔进地狱?

  既然她不是真正的唐小姐,那谁才是?

  他们为什么会找到她一个八竿子打不到的人,说她是唐小姐?

  张阿姨刚刚说亲子鉴定都做了,什么时候做的亲子鉴定,她怎么不知道?

  按理说亲子鉴定是不会有错的,难道是拿错了结果?

  但是唐家人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位?

  唰!

  陈雪莉的脸突然惨白一片,因为她想到了一件事和一个人,而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真正的唐家千金!

  在唐管家还没找到她之前的半个月,同一天晚上她和苏暖暖被同时绑架,又换了名牌,然后又被蒙着眼睛注射药水!

  现在她才想到一个可能,那天晚上根本不是注射药水,而是抽血!

  因为她们两人曾不止一次的做体检,根本没有检测出来身体有不明药水和不良症状。

  所以那晚一定是在抽血!!!

  而抽血就是为了做亲子鉴定!

  陈雪莉回想当时的情景,当时那些人抽了血,摘了名牌,那么对应‘陈雪莉’名字的血样管里的血液应该是苏暖暖的血!

  现在,她一切都明白了,原来就是那次的偷换名牌,让她和苏暖暖的人生彻底脱离原来的运行轨道。

  陈雪莉不敢接着往下想,如果……

  苏暖暖真的恢复了贵族千金的身份,她会怎么对她?

  唐夫人知道自己把她的亲生女儿差点烧脸害死,她会怎么对她?

  方慕瑾知道自己设计逼婚,他会怎么对她?

  方母知道自己曾经是个夜店小姐,又制作毒药骗她吃下,她又会怎么对她?

  每一条都是死路,而且是最惨的死路!

  她不要死,她也不要失去现在原有的一切,这一切荣华富贵都是她,谁也别想夺走,尤其是苏暖暖那个贱人。

  明明就是一个没人疼没人要的孤儿,凭什么摇身一变成了贵族千金。

  她凭什么能得到方慕瑾不离不弃的爱,凭什么生了一张那么漂亮的脸蛋儿,凭什么全世界的好事都落在她一个人身上……

  凭什么?!!

  她不甘也不服,现在的一切都是她好不容易得来的,绝对不允许失去!

  陈雪莉眼中的光芒疯狂又嫉妒,看上去阴嗜可怕。

  洗手间里传来脚步声,陈雪莉里了躲了起来,只见张阿姨从里面慌慌张张的走了出来,然后又拿出手机准备拨打!

  张阿姨,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很好,但是这次我要对不起你了,毕竟你知道的太多了,我不能让你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就在张阿姨准备拨打电话的时候,陈雪莉突然在她身后喊了一声:“张阿姨!”

  张阿姨猛然转过头来,就像做了亏心事一般,看着陈雪莉脸上的暖暖的笑容,尴尬又紧张的笑了一下,问:“小姐,您……您怎么在这里?有……有什么事吗?”

  “我来上个洗手间!”她的表情很自然。

  “您……您什么时候来的,有……有没有听到什么?”张阿姨一脸的紧张,话中明显有试探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