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有点感动-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53章 有点感动

  苏暖暖将背包取下,从里面翻找一阵才翻出一捆麻绳,只见她快速的将骂声的一端扔了下去,趴在洞口大声喊道:“成哲,你试试抓着绳子爬上来行吗?如果不行就把绳子绑在腰间我试试能不能把你拉上来!”

  此时下面已经没有声响了,苏暖暖又试着大声喊了几声下面还是没有人回应,她不知道下面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死了,整个人开始变得焦急担心起来。

  这种担心和焦急和爱情无关甚至连友情都不算,只是方成哲要死也不能死在这里,不然她也别想活,方家不会放过她苏家也不会放过她。

  来不及多想苏暖暖抓着绳子小心翼翼的爬了下去,不管是死是活总要把人拉上来才行。

  洞穴大概有三米深,脚踩在杂草丛生的泥土地上软绵绵的,苏暖暖一手扶着洞壁,一手拿着手电筒小心翼翼的向四周照去,只见方成哲抱着双脚躺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看不清他的表情不知还有没有意识。

  “成哲……成哲……你怎么样?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苏暖暖伸手轻轻晃了晃他,方成哲痛苦的呻吟一声,轻微点头虽然表情痛苦但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

  “是不是摔倒腿了,可以动一下吗?哪里痛?”苏暖暖表情凝重一边询问一边用手电筒在他身上上下照射查找伤口。

  方成哲似乎已经痛苦的说不出话来,只能传出他粗重的呻吟声,并没有告知她哪里受了伤。

  苏暖暖将手电筒的灯光停在他的脚腕处,发现被蛇咬的地方留下两个深深的压印还在流血,而且伤口周围已经变得青黑乌紫,这很明显是中毒的迹象。

  “那条蛇有毒,你中毒了必须赶快制止,不然会很危险。”苏暖暖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条快速的绑在他的腿上防止毒素快速蔓延。

  然后又从自己的背包里一通翻找,找出一个药瓶到出两粒白色的药丸给他吃,这种药是中成药可以治疗一些蛇虫鼠蚁的毒素,虽然作用不大但是总比不吃强。

  “先把药吃了,虽然不能完全解毒但多少能缓解一下!”

  方成哲已经难受的快要昏迷,连张嘴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很难做到,苏暖暖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掰开他的嘴把药片塞进去,又给他灌了一口矿泉水才算松了一口气。

  当她再次看到方成哲脚上的伤口准备给他包扎时,微微犹豫了一下,虽然自己现在的想法可能会有危险,但是她觉得可以冒险一试,也许对自己是个机会。

  苏暖暖想到这里不再过多纠结,只见她将包里的医用酒精喝了一口。

  确定嘴里没有刺痛的伤口又快速的将酒精吐掉,然后赶忙用矿泉水漱口,直到嘴里的味道不那么辛辣,才快速将匕首才打火机上烧了一下,在方成哲的伤口上轻轻划了一道,将伤口开的更大一些。

  只见她先是用手挤了挤伤口处的黑血,然后又低下头用嘴巴继续吸毒血,吸一口快速吐掉然后再吸一口快速吐掉,如此机械的反复这一个动作……

  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方成哲随着她吸毒血的动作全身都僵硬了,似乎脸痛苦的表情也跟着愣了一下,以为他怎么也想不到她会不顾自己的性命用嘴巴帮他吸毒。

  此时此刻他似乎忘记了痛苦,就那么一直愣愣的盯着反复帮他吸毒的女人,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反正特别难受,情绪也很复杂……

  今晚他这般遭遇完全是他自作自受,甚至可以说是他自食其果,他设计这一切是为了要她的命,可是没想到中毒的却是自己,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救他的竟然是他一直讨厌一心要害死的女人……

  这件事证明她傻呢,还是证明自己禽兽不如呢?

  方成哲看着苏暖暖还在继续刚刚的动作,想要开口阻止可是又不知如何开口,想要说点其他的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

  反正他现在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好像有感动、有歉意、有羞愧、有懊恼……甚至还有一丝连他自己都搞不清的莫名情愫。

  苏暖暖看着伤口处的血液变得鲜红起来才停止动作,伸手扶方成哲站起来。

  “毒血基本都吸出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虽然我不是学医的,但是我觉得多少会有点用,我扶你站起来,你试试看现在能不能。”

  “我们必须快点离开这里送你去医院,不然还是会有危险的,中了蛇毒可不能儿戏,你体内没有清理干净的余毒也是很厉害的!”

  方成哲看着她一脸认真又关心他的表情,什么也没说只是配合着她努力的想要站起来,不管是要感谢还是和解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保命要紧。

  “嗯……不行不行……疼……好疼……站不起来……”方成哲只是微微动了一下,便疼的呲牙咧嘴,不但额头满是冷汗就连表情都有些扭曲了。

  “很疼吗?是腿疼还是哪里?是因为蛇毒还是摔的?那只脚疼,还是两只都不能动?”苏暖暖夏忆雪的盯着他的双腿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这种反应看在方成哲眼里全都是爱他关心他的表现,不知为何他现在看到她关心他爱慕他不会觉得反感,反而觉得有一点点感动和温暖。

  “一只脚是麻木没有知觉的,这只脚是刺骨的疼……”方成哲勉强回答一下,意思就是两只脚都不能动了。

  “那怎么办?我本来以为只要有绳子我们就可以抓着绳子慢慢爬上去的……”苏暖暖皱皱眉又抬头看了看沿着洞口放下的麻绳似乎在想办法。

  方成哲没有说话不知是故意不说还是疼的说不出话来,但是他的眼前却是一顺不顺的盯着苏暖暖一刻也不愿离开,不知是将她当成了救命稻草还是不由自主的盯着她。

  苏暖暖又试着打电话,但是和她猜想的一样地上都打不通,这地底下就更别想打通了,所以不能他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靠自己想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