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孩子不是亲生的-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575章 孩子不是亲生的

  陈雪莉脸色一变:“不……不要……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我……我知道……要怎么做,我知道……”

  “阿瑾,为了孩子求你配合我一下好吗?如果不听她的,我们的孩子真的会死……”

  很快,陈雪莉就帮方慕瑾催眠了,她在努力的帮助方慕瑾唤醒和梳理过去的记忆。

  她完全没有耍花招,现在什么都比不上她儿子的性命重要,只要能救儿子,她可以不计任何后果。

  大概半小时后,陈雪莉把方慕瑾从催眠中唤醒,方慕瑾睁开眼的第一个反应伸手掐着陈雪莉的脖子,眼中带着毁天灭地的恨意。

  就在他差点把她掐死的时候,余光突然瞥见了旁边的一个身影,特别的熟悉又特别的不真实。

  方慕瑾猛然回头,只见苏暖暖正在呆呆的看着她,方慕瑾突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同样傻呆呆的看着她。

  又出现幻觉了吗?

  可是这次为什么这么真实?

  只见他慢慢站了起来,屏蔽周围的一切,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和苏暖暖两人似的。

  方慕瑾的嘴微微颤抖了好几次都没有说出话来,好像丧失发音功能似的,他的心砰砰乱跳,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他有多激动。

  他怕自己一出声,眼见的幻觉就会消失。

  苏暖暖看着他激动的犹如疯魔的样子,渐渐红了眼圈,同样也是张了好几次嘴巴才发出声音。

  只听她用着颤抖哽咽的声音说道:“你看到的不是幻觉,我没死,我还好好的活着!”

  方慕瑾听着她的话背影突然一僵,一步一步的慢慢走近,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一把将苏暖暖抱在怀中,将头埋在她的颈窝,泪水渐渐湿润了她的肩膀。

  她能感觉到他在不停的颤抖,不停的哽咽,所以她紧紧的抱着他,更紧更用力,让他感受她的真实存在。

  墨花看着两人激动相拥的画面,一把拖着陈雪莉的头发就把人拖出去了,电灯泡当久了会遭雷劈的。

  “怎么样了?”

  “俩人抱着哭呢,我见不得这种画面,就把这贱人也带下来了。”

  “呜呜呜,我已经把方慕瑾治好了,求你放了我的孩子……求你了……”陈雪莉跪在地上不断磕头。

  罂粟把孩子递给墨花又甩了甩自己酸痛的手臂,笑着说道:“要不要放了你的孩子,还是等暖暖的决定吧。”

  墨花抱着孩子下去了,罂粟坐下继续吃饭,慢条斯理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个杀手,陈雪莉则是跪在地上不断求饶。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苏暖暖和方慕瑾才一起进来,大约两人已经大概说了这两年各自的遭遇。

  陈雪莉看到方慕瑾下来,立刻转变放下改求方慕瑾,但是方慕瑾却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阿瑾求求你了……我知道你恨我,我却知道我们罪该万死……我这种人死一千次一万次都死不足惜……”

  “但是孩子是无辜的,他还那么小,更何况他也是你的亲生骨肉,就算你在恨我,也请你不要伤害我们的孩子!”

  “孩子不是我的!”方慕瑾看着地上下跪的女人,语气冰冷无情。

  “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奶宝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不是你的?”

  “他就是你的,不信你可以做亲子鉴定,他真的是你的孩子,你不要听苏暖暖的挑拨,我深爱着你,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怎么可以说孩子不是你的。”

  “程医生,还是你来解释解释吧。”方慕瑾话音刚落,只见程锦冉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陈雪莉在看到程锦冉后惊讶的瞪大眼睛,但是她现在顾不得惊讶,她需要程锦冉证明她的清白,从而保住孩子的命。

  “程医生,你快告诉阿瑾,孩子真的是他,这一切你最清楚。”

  程锦冉则是用着清晰洪亮的声音说道:“孩子不是方慕瑾的,这一点我的确最清楚!”

  “什么?你……你胡说……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联合他们来害我,你知不知道我是真心把你当做我的朋友……”

  “谢谢你的信任,不过很抱起我让你失望了。”

  “既然你问了,那我现在救告诉你我到底是谁。”

  “我叫程锦冉,的确是一名医生,同时也是暖暖青梅竹马一直长大的哥哥,谁害我妹妹,我就让她死全家!”

  “现在,你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吗?”

  “你……你……”陈雪莉气的说不出话来,这种众叛亲离的感觉让她受不了。

  好一会儿她才平息了自己差点气炸的肺部,用着很诚恳的态度说道:“程医生,医者父母心,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不能忘了你的本职。”

  “你是一名医生,你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去残害一个无辜的婴儿,孩子到底是不是方慕瑾的你最清楚,你怎么可以颠倒黑白,胡说八道。”

  “我没有胡说八道,当年的确是我让你怀上了孩子,但是孩子父亲却是路人甲的。”

  陈雪莉看他不是开玩笑的样子,脸色惨白的问:“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当年给你做试管婴儿用的液体并不是方慕瑾的,而是我在精子库随便拿的,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

  “难道你不觉得你的孩子和方慕瑾长得一点都不相似吗?”

  “你就没有怀疑过吗?”

  “不……这不可能……你在撒谎……这不可能……”陈雪莉被今天接二连三的打击弄得快要崩溃了。

  “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你之前的两次流产都是我动了手脚,不然你将会有三个父不详的孩子,说到底你还应该感谢我!”

  “我不信……我不信……我的孩子不是父不详……他的父亲是方慕瑾,你们在撒谎,全都在撒谎……”

  “你们不能杀了我的孩子……不能……否则我做鬼都不会放了你们……”

  “苏暖暖,我求求你,你也是做母亲的,求你放了我的孩子,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陈雪莉的情绪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一会儿求饶一会威胁,就差胡言乱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