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是个笑话(番外篇)-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633章 是个笑话(番外篇)

  “我和墨辰本来就是天作之合的一对,要不是您当时强行逼婚,他也不会娶您的女儿,这一定您应该比谁的清楚。”

  “他们两人没有感情,这段婚姻是注定走不远的,您谁也怪不了,只能怪您自作自受,苦了女儿。”

  “而且是温小姐先提出离婚的,您怎么能把所有的错都怪罪在我头上,我才最无辜好不好?”

  “的确是婉婉先提出离婚的,是我辜负了她,我愿意做出补偿,但是婉婉性格倔强,她不肯接受我的补偿。”

  “如果您觉得我需要做出补偿,我可以给……”

  “放屁!”

  “谁稀罕你的臭钱,我特么还养得起闺女!”

  “姓唐的,做了亏心事是要遭到报应的,这段时间最好看好你的小三,否则她可有苦吃了。”老爷子阴测测的看了苏漫潼一眼,嘴角含着一抹诡异的笑就离开了。

  苏漫潼被他诡异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毛,总觉得自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墨辰,他……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不会是要报复我吧?”

  “他刚刚的眼神好吓人,我好害怕!”

  “他该不会把我杀了吧,怎么办?”苏漫潼心中害怕,但是也没有特别的害怕,因为她知道就凭自己家和唐家的势力,还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的伤害她,只是她现在要表现的特别害怕才能博取男人的同情心。

  “别怕,他只是说气话而已。”

  “他只是个脾气有点怪异的老人,伤害不了你。”

  唐墨辰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余光瞥见苏漫潼松垮垮的睡衣,眉头微皱一脸不喜的说道:“去把衣服穿好,以后不许穿成出来见人。”

  苏漫潼知道他生气了,但是她却表现出一脸娇羞的样子,红着脸点点头去了休息室。

  总裁的办公室是有独立休息室的,有时候唐墨辰加班到很晚不想回家,就会睡在自己的休息室。

  昨天他通宵加班,苏漫潼坚持要在公司陪他,到了后半夜她实在困了,就睡在了他的休息室。

  只是她昨天来公司的时候穿的是一件正常的连衣裙,怎么今天早上就变成情趣睡衣了?

  难道她是故意带着睡衣来的?

  存心想要……

  唐墨辰揉了揉自己酸痛的额头没有继续想下去,潼潼不是那样的人,一定是他想多了!

  而且他们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她想营造一些小情趣也很正常。

  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从和温婉离婚后就时常想起她温暖淡然的笑容,仿佛她的笑容可以净化一切的杂念和欲望,让他没有心思做任何事情,也包括那种床笫之间的事情。

  他已经明确表示过这段时间没心情那种事情,她却这样故意勾*引,让他有些莫名的反感。

  而且今天她从休息室出来穿成那副样子也一定是故意的。

  唐墨辰想着想着就有些头疼,潼潼好像和五年前有些不同了,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同。

  而且五年的时间,人事物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她又经历过生死,会有变化也很正常,就连他都不能保证自己和五年前的自己是一样的,他也在时间的洗礼中慢慢改变着。

  也许自己已经没有五年前那么爱她了?

  想到这里唐墨辰猛然摇头,他为自己这个可怕的想法觉得荒唐。

  潼潼是为了救他才险些丧命,她也是他发誓要用一生守护的女人,他怎么会觉得自己没有那么爱她了?

  看来他最近真的是太累了,都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

  ……

  老爷子黑着脸到家,温婉奇怪的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西西不听话吗?还是学校出了什么事?”

  老爷子盯着女儿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离了婚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不是姓唐那小子欺负你?”

  温婉听着父亲的话惊讶的瞪大眼睛,他是怎么知道的?

  而且听这语气已经是很确定了?

  难道是唐墨辰告诉父亲的吗?

  老爷子看着温婉不说话,又板着脸问道:“你和姓唐的离婚是不是因为那个姓苏的女人?”

  “爸,你今天上午到底干什么去了?”温婉惊讶的长大嘴巴,他怎么连苏漫潼都知道了?

  难道是今天在路上遇到了吗?

  “你别管我干什么去了,就说你是不是在外面让人给欺负了?”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她也没有否认的必要了,因为就算她不承认,父亲也不会相信的。

  “你不要瞎想了,我们离婚和别人没有关系,也不是唐先生欺负我了,是我过不惯豪门生活。”

  “所以我就提出了离婚,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你也不想看着我生活不幸福吧。”

  老爷子根本不相信温婉这些话,只见他摆着手不耐烦的说道:“你少说这些没用的话,什么叫不适应,要是不适应早干什么去了,都过一年多了,你现在才不适应。”

  “爸,我真的是……”

  温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爷子打断了,只见他一脸火冒三丈的样子,气哼哼的说道:“行了,你不想说就别说了,我也不问了,到底发了什么我心里跟明镜似的。”

  “不要脸的狗男女,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不给你们点教训,你们还当我闺女是好惹的!”

  “爸,你要干什么?你可别乱来!”温婉被父亲阴沉的表情吓了一跳,父亲是什么性格她在清楚不过了。

  父亲向来是不是吃亏的主儿,而且总是任性妄为,她真怕父亲疯狂起来什么事情都敢做。

  “我的事不用你管!”老爷子冷哼一声便又出去了。

  温婉追了出去,担心的问道:“爸,你干什么去?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我不想再没完没了的继续下去了。”

  “请你给我留点尊严,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你难道还要跑到唐家大吵大闹吗?你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当初我为什么嫁给唐墨辰你是知道的,他会娶我也并非所愿,我在唐家就是个笑话,他们都知道我用了什么手段才能嫁到唐家,我不想继续这种生活了,不可以吗?”温婉说着说着哭了起来,哭的委屈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