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离开帝都(番外篇)-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647章 离开帝都(番外篇)

  唐墨辰看着苏漫潼就连睡觉眼角都挂着泪痕,心疼的帮他擦掉泪水,看来这次的事情对她打击很大,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要多陪陪她才行,否则她会很长时间走不出这道阴影。

  晚上,苏家父母来医院探望女儿看到唐墨辰还在床边守着,便小声说道:“小唐,你回去休息吧,晚上我们在这里看着她就行。”

  “这段时间多亏你的照顾了,否则潼潼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真的特别特别感谢你,前几天我说的那些气话,你别往心里放,我当时真的而是急昏了头脑,才会说那些过分的话!”苏妈妈说着说着小声哽咽了起来。

  “伯母您不用道歉,我能理解。”

  “你会回去休息吧,守在这里这么多人也没用,你晚上回去休息,明早再来陪她,白天的时候她更愿意看到你。”

  唐墨辰看了一眼还在昏睡当中的苏漫潼,点点头便离开了。

  “老苏,我之前说的那些话他不会怪我吧?”

  “我当时一定是疯了才敢对他说那些话,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悔。”

  苏敬德开口安慰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用,小唐应该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潼潼的这一身疤痕到底能不能好?”

  “她那么爱美,若是留下一身疤痕,可怎么办?”

  “别担心现在的医术和美容技术都那么发呆,不会成你说的那样子。”

  苏妈妈的目光突然变得狠辣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对该死的父女,难道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吗?”

  “哼!我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你打算怎么做?一定不能轻易放过他们,也让他的女儿尝尝被人羞辱的滋味。”

  苏敬德没有说他打算怎么报复温大夫和温婉,只是说了一句:“现在还不是时候,一切等潼潼的病好之后再做打算。”

  “是啊,我也怕那个死老头会不会在潼潼身上又动了什么手脚。”

  床突然传来苏漫潼低声的啜泣声,惊的两人急忙去看她。

  “潼潼,你醒了?怎么哭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没有不舒服,就知道心里好难受……”苏漫潼伤心委屈的哭了起来。

  苏妈妈不停的轻抚她的后背,哽咽的安慰道:“乖,没事了,不哭,你一哭妈妈心里也难受。”

  “可是我就是好难受,他凭什么那样对我,凭什么那样羞辱我?”

  “明明是他们下毒害我,为什么还要我低声道歉?”

  “我道歉还不够,温婉那个贱人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抽我耳光,他们父女凭什么这样肆无忌惮的羞辱人,凭什么?”苏漫潼越说越委屈,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乖,不哭了,不哭了!”

  “哭坏了身体,心疼的可是我们。”

  “你放心,这口气爸妈一定替你出了,我会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我的宝贝女儿我都不舍得打,他们竟然这么欺负,简直不得好死。”

  苏敬德同样心疼的说道:“潼潼,别哭!等你的病完全好了,爸爸一定帮你报这个仇。”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不确定他替你治疗的时候有没有趁机在你身上又动了什么手脚。”

  苏漫潼正哭的伤心,听到父亲的话突然紧张了起来,她真的是从骨子里害怕自己再次变成不人不鬼的怪物。

  ……

  温家!

  温婉一边翻着手机一边开口问道:“爸,你看这个房子怎么样?”

  老爷子看着一栋靠近海边的海景房,装修的也很不错,便开口说道:“恩,很不错。”

  “我们把它买下来吧,领包入住,很方便,而且也不是很贵。”

  “为什么突然要买房子,家里还不够你住吗?”老爷子不解的问道。

  “想换个城市生活,不想一辈子就呆在一个地方。”

  “我看你是想换个地方疗伤吧,真傻,遇到事情就知道回避,回避有用吗?”

  温婉瞥了自己老爹一眼,开口说道:“反正这个房子我买了,到时候你不愿意住,我就带着西西过去住,你一个人在帝都孤独终老吧。”

  “死丫头,你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这是不孝你知不知道?”

  “是你自己不愿意住,我又不是不让你,爱住不住!”

  “我定了明天的机票,这几天去把房子的事情搞定了,过几天就搬走。”

  “你这丫头怎么说风就是雨的,以前也没发现你是个急性子啊,这么着急干什么?”老爷子一脸的疑惑。

  温婉却说:“搬过去之后还要赶快去给西西找个好点的学校,还要找工作,反正有很多的琐碎事情要办,没时间浪费了。”

  “就这么定了,我明早就出发,你先帮我带几天孩子。”

  当三天后温婉在H市把放在买下来,一切手续办理妥当之后,才放下心来。

  她急于离开帝都不是因为想要疗情伤,而是最近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总觉得苏漫潼一家不是什么善茬,等他们缓过劲来一定会来找他们麻烦,她至今想去苏漫潼仇恨的眼神都觉得可怕,总担心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既然惹不起,那就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虽然有点怂,但总比家人出事强得多。

  “爸,这边的房子我已经安排好了,一会儿我会把地址发给你,你明天就带着西西过来!”

  “真要般?那这边的房子怎么办?”

  “先放着吧,反正也放不坏。”

  老爷子考虑了一下,点头说道:“行,我也是这个意思,万一我在那边住不习惯,我就一个人回来住,还是我的老房子住着舒服。”

  就这样温婉一家在H市住了下来,没有和任何人告别,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搬家了,就这样静悄悄的从帝都消失了。

  一切都发生在一周左右,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

  一周之后苏漫潼身上的疤痕已经好了七七八八,虽然还有一些淡淡的痕迹,但是已经不影响正常的生活,也不会夸张的出门吓到别人。

  “墨辰,你看我脸上的疤痕是不是淡了一点?”苏漫潼拿着小镜子不停的照,现在没有什么比她的脸更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