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够猖狂够霸道-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72章 够猖狂够霸道

  方成哲越想越心慌,不断的踩着油门加快速度恨不得飞回去,可是等他到家时还是晚了,苏暖暖已经不见了,只有爷爷满脸阴嗜的站在二楼的楼梯扶手上发呆,不知在想着什么。

  他问苏暖暖去哪了,他也不说话,只是眼神忽明忽暗满是阴霾和狠辣。

  当时他越想越慌,还以为苏暖暖被爷爷折磨死,已经抬出去处理了,当时他就像疯了一样在别墅内大吼大叫一间房一间房的寻找。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在他走后不久方慕瑾就来了,并且还把她救走了,本来他是打算去找方慕瑾要人的,但是爷爷却总是阴沉着脸阻拦他,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受了方慕瑾的威胁,让一直让自己不要乱来。

  今天爷爷似乎也安奈不住了,主动过来找方慕瑾所以他也跟着来了,可是看那家伙的态度,事情貌似不太好办。

  不过只要能让他见到苏暖暖就好,暖暖曾经那么爱他,为了救他连命都不要了,只要他真心道歉她会原谅他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求得苏暖暖的原谅,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么着急的找到他是不是对她有了感情。

  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见不到她的这几天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能好好吃饭不能好好睡觉也不能好好工作,就像是永远有个人有件事让他挂心一般。

  “成哲,快来吃饭了!”餐厅内传来方母的喊声。

  方成哲收拾一下情绪,面表情的走了过去,看着满桌子的丰盛佳肴一口也吃不下。

  不但他如此仿佛一桌子的人都没心思吃饭,方建新想着怎么销毁视频和照片的事情。

  方母和方父看着大房祖孙俩来者不善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却清楚一定和儿子有关。

  方成哲也是满腹心事,一边想着怎么找到苏暖暖,一边又想着自己怎么解释才能容易被她接受他当晚没有救她的事实。

  只有方慕瑾显得比较轻松,但是他却没怎么动筷子,毕竟在家已经吃过饭了,而且他还觉得家里的大厨不如苏暖暖做的好吃。

  一顿饭大家都没心思吃,只好草草收场。

  饭后,方父开口问道:“大哥找阿瑾什么事情?都是一家人不妨说出来让大都听听,若真有什么困难也好一起解决,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方慕瑾听着父亲的话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那种丑事方建新若是敢放在台面上说,他今天就不会来找他了。

  果然,方建新听到兄弟的话后一脸的尴尬,然后尴尬几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和窘迫,开口说道:“咳咳……没什么大事,找阿瑾商量一点小事!”

  “你们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吧,不用在这里陪我,我和阿瑾单独谈谈!”

  方家夫妇听到他这么说,也不好多问,方母还比较善解人意的说道:“阿瑾带你大伯去书房谈事吧,书房比较安静些,我去准备一些甜点!”

  方慕瑾不想薄了母亲的面子,便淡淡的点头说道:“大伯,有什么事去我书房谈吧!”

  方建新倒是求之不得的点点头,然后跟着去了二楼书房。

  到了书房后,方建新也不再装迷糊,开口说道:“阿瑾,你应该知道大伯今天找你想谈什么事情吧!”

  “大伯不妨明说,我最近比较忙,真的不太明白您的来意!”方慕瑾客客气气的回答,让人挑不出错来,却能把方建新恨得牙痒痒。

  方建新眼中闪过一抹不悦和阴嗜,突然变了语气说道:“视频和照片的事情,你想怎么办?不妨探戈条件,只要我能办到一定答应你!”

  接着他没有给方慕瑾说话的机会,又说:“阿瑾,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知道这帝都是我的天下,而你刚刚回国发展也不容易,有些事情还需要大伯的点头,不然可是不太好办的。”

  “你是大伯的亲侄子,我们都是一家人,大伯能帮你的一定帮,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们何必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伤了自家人得起!”

  方慕瑾听着方建新威胁的话,没有半点慌乱,依然面不改色笑容客气、冷静稳重的说道:“我明白大伯的意思,恰巧我也是这个意思,都是一家人,何必为了一点小事伤了自家和气!”

  方建新听着方慕瑾的话眼中闪过一抹得意和欣赏,果然是聪明识趣的人。

  “哈哈哈,大伯就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好孩子,既然这样,那些照片能不能当着大伯的面当面销毁?”

  “什么照片?大伯指的哪些照片?”

  方建新听着他的话脸上的笑容突然僵掉,嘴角狠狠抽搐两下,说道:“那天晚上的照片!”

  “阿瑾,你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你真要为了一个上不了台面的蠢女人和大伯翻脸吗?”

  “你最好想清楚了,你和我翻脸的后果是什么?在帝都如果没有我的点头,谁的生意也别想做下去!”方建新眼中闪过怒气和狠辣,很明显他不打算在和气的谈了,直接黑着脸威逼利诱。

  方慕瑾却依然和和气气的说了一句够猖狂够霸道的话:“大伯息怒,侄子觉得这帝都的天很快就变了!”

  “大伯也说过我们都是一家人,等将来大伯有求于我的时候,侄子能帮的一定帮,我还有事先告辞了!”方慕瑾说完嘴角依然挂着绅士稳重的笑,然后迈着矜贵的步伐沉声离开。

  方建新看着方慕瑾离开的背影,连上青一阵白一阵,眼神更是忽明忽暗,气的嘴角抽搐浑身发抖。

  好张狂的小子,毛还没涨齐就想来夺他的天下了!

  哼,那就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方建新很快恢复的情绪,嘴角反而扬起一抹狠辣的笑,一双浑浊苍老的眼睛迸射出狠辣狠毒的精光。

  “阿瑾,你刚刚和你大伯谈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我看你大伯今天的脸色一直怪怪的!”方母看到方慕瑾一个人从书房出来,便赶忙拉着他小声的询问,一脸的担心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