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不眼熟吗(番外篇)-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730章 不眼熟吗(番外篇)

  “在家等着,我马上到!”唐墨辰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苏漫潼盯着电话喃喃自语:“他要来家里找我?”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翻箱倒柜的找自己的最美的衣服,但是找到一半她又停了下来。

  “昨晚我才闹着要自杀,今天应该很虚弱苍白才对,怎么可以打扮的光鲜亮丽?”

  “我应该画一个苍白的病态妆装柔弱才行,这样才能博取男人的同情,男人都是怜香惜玉的。”

  苏漫潼一番自言自语,又快速的把自己鲜艳的红裙子给收了起来,找了一件她很多年都不穿的朴素白裙子,又在化妆台一阵捣鼓。

  顿时一个苍白病态的美人儿就出现在镜子里,女人满意的点点头,一会儿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应该很心疼吧。

  刚刚化完妆还不到五分钟,楼下就响起了门铃声,苏漫潼激动的站了起来,准备向楼下跑去,不过当她准备开门的时候却停了下来,自己不能这么主动,还是等他上来找吧。

  “唐先生您来了,快请进。”

  “小姐就在楼上,我帮您叫她!”楼下传来保姆的声音。

  苏漫潼站在门口心情激动的等着,很快就听到保姆的喊声。

  “小姐,唐先生来了,您起床了吗??”

  “小姐!”

  “我知道了,我很快下去。”

  苏漫潼迫不及待想要下去,但是为了不被对方看出她早已梳妆打扮好了,特地拖拖拉拉十分钟才下楼。

  唐墨辰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苏漫潼盯着他的背影,特地把地板踩的很响,可对方就是不回头。

  “咳咳……你……你不是让我跳楼吗?现在还来干什么,看我死了没有吗?”苏漫潼瘪瘪嘴显得有些委屈。

  唐墨辰眉头微皱,突然站起身来,开口说道:“找个适合谈话的地方。”

  “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的,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到底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你心里清楚。”

  “我……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漫潼显得有些心虚。

  她看着对方脸色很不好的样子,也不敢继续撒娇耍泼,乖乖的说道:“那……那到我卧室谈吧。”

  两人到了卧室,苏漫潼刚把门关上,还没开口说话,只见唐墨辰便把一条钻石项链扔在了床上。

  苏漫潼盯着那条项链脸色当时就变了,这不是她给李铭的项链吗,为什么在他手里?

  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联想到昨晚他冷漠的态度,苏漫潼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到底查到了多少事情?

  希望只是查到偷拍的事情。

  “这……你……你拿出一条项链干什么?”

  “这是谁的项链?”苏漫潼还在装迷糊,她依然坚信妈妈那套死不承认是有用的。

  “这是谁的项链,难道你不知道吗??”男人冷漠的问,语气中含着浓浓的讽刺。

  “我……我……我当然不知道……”

  “你再仔细看看,不觉得很眼熟吗?”

  “我……我看看……看看……”苏漫潼竟然真的装作好奇的凑上前仔细的看。

  唐墨辰脸上的厌恶越来越明显,也没空继续和她绕弯子。

  “行了,别装了!这样没什么意思,你做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了。”男人猛然呵斥出声,吓得苏漫潼浑身一颤,头脑有些木木的,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妈妈一大早就和爸爸出去了,这会儿连个帮她的人都没有。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

  “苏漫潼,你果然变了,变得让我完全不认识你了。”

  “需要我把你曾经做的事情一件一件全都说出来吗?”

  “你找到李铭,让他暗杀婉婉一家三口,温大夫不是死于意外,而是死于你的精心策划,你杀了温大夫还不肯罢休,还要杀了婉婉和一个几岁的孩子?”

  “苏漫潼,你的心怎么会这么毒?”

  “还有那些视频也是你指使那种偷拍的,却便便告诉我那是婉婉偷拍的,目的是为了挑拨关系!”

  “还需要我继续往下说吗?”

  苏漫潼看着唐墨辰厌恶和失望的目光再也伪装不下去,猛然捂着自己的耳朵大声尖叫起来:“啊……啊……不要说了……求你不要说了……”

  “是,我承认那些事情都是我做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

  “但这不能怪我,这是他们罪有应得。”

  “那个死老头凭什么给我下毒,他差点害死我你知道吗?”

  “他把我害的那么惨,难道我不该找他报仇吗?”

  “让他被车撞死都算便宜了他,应该让他也尝尝生不如死我滋味。”苏漫潼恨恨的说着,既然他全都知道了,她也就把话放开了说,不再遮遮掩掩了。

  唐墨辰突然大吼出声:“那婉婉呢?你为什么连她也不放过,当初若不是她求情,你现在已经是死人一个了,哪里还有你报仇的机会!”

  “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和你离婚还和你勾搭不清,当初的事情就是她在背后一手挑唆的,等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又站出来装好人,我一点都不领情。”

  “她还当众打我,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被人那么侮辱过。”

  “他们全家人都该死,她是最可恨的那一个!”

  “至于她的孩子也该死,那个死老头和温婉都死了,留下他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成孤儿,还不如一起死了,到地狱里去团聚。”

  “够了!我不想听你的歪理。”唐墨辰实在听不下去了。

  苏漫潼的三观到底有多不正,才会又这么恶毒奇葩的逻辑思维。

  “呜呜呜……你吼我……你不但吼我……你还让我跳楼,你就不怕我真的跳下去吗?”

  “真的跳下去倒是省事儿了。”唐墨辰凉凉的说道。

  “你说什么?墨辰,你再说一遍!”苏漫潼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唐墨辰没有继续说话,但是他的背影看上去很冷漠很绝情。

  “呜呜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知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我太害怕失去你了,不然我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墨辰,求你原谅我吧……呜呜呜……我真的知道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