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供认不讳(番外篇)-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738章 供认不讳(番外篇)

  “别哭了,等小唐回来你赶快通知他就行,你现在哭也没用。”

  “放心吧,有爸爸在不会让你妈妈出事的。”

  “爸,我怕……呜呜……我怕妈妈因为我的事受到牵连……”

  “不怕不怕,没事的。”苏爸爸安慰了好一会儿才把女儿的情绪安慰平静。

  “恩,好,我现在就联系墨辰,他一定会有办法救妈妈的。”

  结果,等苏漫潼联系上唐墨辰的时候他已经到国外了,而且是刚下的飞机。

  “你怎么在国外?你出去怎么不告诉我一声?”苏漫潼记得眼圈红红的。

  “下午开会,临时决定要出国,而且时间紧急来不及告诉你,就直接过来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呜呜,我妈妈被抓了,警察说她涉嫌杀人,应该……应该是查到了什么!”

  “墨辰,我好害怕,你快回来好不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尽快回去。”

  “而且如果警察证据确凿,我回去也没什么用。”

  “你先不要忙工作好不好,难道我妈妈还没有工作重要?”

  “我忙完会尽快回去。”

  “墨辰,你快回来好不好?你不要不管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潼潼,不是所有做错事的人都可以被原谅,你已经是个例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唐墨辰把话说的很直接。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才用着哽咽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你的意思是这件事你不管了吗?”

  “你要让我妈妈代替我去接受惩罚?”

  “不是我,我不是法律,这件事我也做不了任何决定你明白吗?”

  “可是错是我犯下的,我不能让我妈妈替我坐牢。”

  “你妈妈到底是不是无辜的,其实你很清楚。”

  “那些事她的确做了,并没有人冤枉她。”

  “这件事我不想插手,否则对温婉和死去的温大夫就太不公平了。”

  “你是想要补偿温婉所有才不肯帮我的吗?”

  “潼潼,我不是法官,我改变不了任何事情,你明白吗?”

  “好好休息吧,温婉和西西都没出人命,所有你妈妈不会被判死刑,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我还有事要忙,先挂了。”唐墨辰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电话挂断之后,苏漫潼在床上哭的泣不成声,她觉得唐墨辰不爱她了,才会对她这么绝情。

  但是如果真的不爱,他又怎么会包庇她?

  他对温婉真的只是歉意吗?

  他是不是还爱着她??

  苏漫潼想到这里赶快摇摇头,打消这个念头,她不可以再用眼前的价值观去考虑问题,否则还是很容易犯同样的错误。

  其实想想唐墨辰帮包庇她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她不可以再要求他包庇所有人。

  而且就像他说的一样,他不是法官,他也左右不了法官的决定,如果强行让他改变结果岂不是把他推上了违法乱纪的道路。

  “可是……可是他不帮忙,那妈妈怎么办……”

  苏漫潼正在着急的时候,苏爸爸再次打来电话催促道:“潼潼联系到小唐没有?”

  “爸,联系上了,可是……可是他现在在国外,一时半会还回不来。”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到底是工作重要还是你妈妈重要,他怎么不分轻重缓急?”苏爸爸有些责备的语气。

  “爸,他又不是法官,你找他有什么用?”

  “难道让他伪造假的证据,证明妈妈没杀人吗??”

  “而且他又不是法官,也没那么大的权力左右法官的决定,找他回来也没用,如果是花钱疏通关系,我们家有的是钱。”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唐不想管?”

  “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他怎么可以不管?”

  苏漫潼听着父亲在电话里责骂唐墨辰,一副护短的样子:“爸,你别说这种话好吗?”

  “那是我妈,又不是他妈,他帮忙是情分,不帮忙也正常,你不能因为别人不帮忙就在背后指责。”

  “潼潼,你怎么向着外人说话,你说这样的话让你妈妈多寒心。”

  “墨辰不是外人。”

  “行行行,他不是外人,我和你妈是外人。”苏爸爸生气的把电话给挂了。

  “嘟嘟嘟……”苏漫潼听着电话里的忙音,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语气有些不对。

  她又重新打了过去:“爸,你别生气,刚刚是我语气不好。”

  “我没有不管妈妈的意思,我们可以想象办法。”

  “而且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们都不知道,说不定妈妈没事,只是去带去盘问一下,妈妈那么聪明自然知道什么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不要太着急。”

  “能不着急吗?”

  “算了,我不跟你说了,你好好养伤,我请的王律师出来了,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再告诉你。”

  “好,有什么请来一定通知我。”

  苏爸爸挂了电话之后,赶忙迎上去询问王律师。

  “怎么样?现在里面是什么情况?”

  “我夫人什么时候能放出来?”

  “情况危险吗?警察怎么说?”

  “唉!情况很不秒!”王律师无奈的摇头。

  “怎么了?很严重吗?我夫人会判刑吗?”

  “苏夫人已经供认不讳了,她把所有事情都招了,铁证如山,已经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什么?全都招了?”苏爸爸瞪大眼睛,一脸震惊。

  她怎么能招呢?

  而且招的这么快?

  她平时是个糊涂的人,就算是她做的她也不应该这么快承认,难道她不是拖延时间才有机会获救吗?

  这次怎么这么反常?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全招了?”

  “这……这也太快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次的事情太反常了。”

  王律师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说道:“苏先生借一步说话,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好,我们去对面的咖啡厅。”

  “王律师请坐,到底怎么回事,我太太有没有说什么。”

  “您太太说,这些事情的确是她做的,她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警察手里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她不得不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