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一见钟情(番外篇)-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冷少霸爱:亿万老公

第771章 一见钟情(番外篇)

  其实她的担心是有必要的,因为西西的身世一旦透露出来,据算他不跟她争,母亲也不会让唐家的子孙流落在外。

  男人沉默了很久,才问出了心中一直疑惑的问题。

  “你什么时候怀上的西西,我怎么从来不知道我有一个孩子?”

  “西西怎么会是我的亲生儿子,六年前我们认识吗?”

  “我认识你但你不认识我!”

  “怎么回事?”唐墨辰越发的不解了,难道自己短暂性失忆了?

  温婉盯着唐墨辰的眼睛说道:“我是帝都服装学府毕业的。”

  “帝都服装学府后来和帝都大学合并为一个学校!”

  “所以呢?我们是同学?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同校,那年我大一,你大四,从刚入学我就知道帝都大学有个传奇般的人物,是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我也不例外。”

  “不知道你是否相信一见钟情,但是我相信。”

  “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很喜欢,经常躲在篮球场的角落一等就是一整天,就是希望你偶尔去打篮球的时候能看你一眼。”

  “可是没多久你就毕业了,我还是在篮球场一坐就是一整天,但再也看不到你了,那段时间我经常患得患失。”

  “我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我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变得积极一点正常一点,除了每天认真的学习之外,我还和室友一起去外面做兼职。”

  “那天我在酒吧遇到你,天知道我有多激动,我觉得我应该是上辈子烧了高香才会再次遇到你。”

  “但是那天你好像很伤心,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不停的喝闷酒,一直喝到深夜才趴在桌上睡着了。”

  “我有些担心,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

  “下班之后你还在那里趴着,而且还有两个小混混在翻你的钱包,我就鼓起勇气决定多管闲事。”

  “赶走了两个小混混,准备送你回家,我问你家的住址,但是当时你醉的太厉害了,我就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开了一间房把你放下。”

  “准备离开的时候你吐得到处都是,我收拾完床单和地毯,又帮你擦了擦身体。”

  “哦,那个你别误会,只是擦了擦手和脸还有脖子。”

  “然后你突然拉着我,把我压在身下一阵狂吻,还撕扯我的衣服,再……再然后就有了西西……”

  “我当时想反抗的,但是你喝醉之后我根本反抗不了,不过我也没有太大的痛苦,没有被人强了的感觉,毕竟……毕竟我是和喜欢的人做……做那种事情……”

  “第二早上,你还没睡醒,我穿上衣服就离开了。”

  “没多久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我爸让我把孩子打掉,可是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死也不肯把孩子打掉,为此还休学了一年。”

  “我一直告诉别人我是刚毕业就生了孩子,其实我是还没毕业就生了西西。”

  “一个女人未婚先育,我爸觉得我丢脸不肯见我,后来西西长大了一点我们的关系才缓和了一点。”

  “有了西西之后我就没打算再嫁,我相信我一个人可以把孩子带大,并且照顾的很好。”

  “直到两年前遇到了你,你上门求医,然后我爸提出那种要求。”

  “当时我的心情很复杂,我觉得也许这是上天给我们安排的缘分,不然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会再次产生交集。

  “在之后我们结婚了,但是我发现你并不喜欢我,对我一直都很客气也很疏离。”

  “伤心了一段时间,后来想开了,能每天看你一眼就觉得很满足了,但是没想到苏漫潼却回来了。”

  “直到她回来我才知道那天你为什么那么伤心了,算算时间,那天应该是苏漫潼刚出事不久,所以你才会……”

  “既然我们的开始是因为她,那就让她来结束我们这段错误的婚姻,所以我提出离婚带着孩子离开了帝都。”

  “一直不敢告诉你西西的身世,是我怕我说了之后,唐家会不惜一切代价把西西的抚养权夺走,到时候我该怎么办?”

  “我这么一个平凡的丢在人群中就是路人甲的女人,怎么和一个庞大的家族斗?”

  “所以我轻易不敢说出西西的身世,包括这次西西生病,如果不是孩子突然被人绑架,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告诉你。”

  “其实我知道我这样做有多自私,我也知道西西一直很喜欢你很渴望父爱。”

  “但是我宁可让他将来说我自私,我也不想失去我的孩子,我不能和他分开,没了孩子我会活不下去的。”

  温婉眼中泪光闪烁,但是语气却那样的坚定。

  西西就是她的命,谁也不能抢走,否则她会豁出命去毁灭一切,因为她只是一个平凡又伟大的母亲。

  唐墨辰听着温婉的话回忆着那晚的事情,苏漫潼刚刚去世不久,那段时间简直就是他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段时间。

  他经常在学校门口那家酒吧喝酒,因为他以前经常带苏漫潼在哪家酒吧玩。

  苏漫潼也说她很喜欢那家酒吧的风格,不是很吵闹,有种复古回忆的唯美感。

  那天喝醉之后发生了什么他一点都不记得,也不知道怎么是怎么从酒吧到了酒店宾馆。

  只记得第二早上醒来头疼的厉害,酒店的环境很一般,雪白的床单沾染了点点血迹,已经干结成了深褐色。

  不过那时候他仍然处于浑浑噩噩中,根本不会在意这些小细节,当时还以为酒店床单没洗干净。

  没想到,他竟然在那种情况下要了她,原来他们的六年前就认识了。

  现在想想,两年前他去温家求医,她一开门惊讶的说了一句是你,一副以前就认识他的样子,可惜他当初蠢,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我……对不起……那晚我是真的喝多了……如果我清醒的话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情……”

  温婉低着头,小声说道:“没关系,孩子都会打酱油,现在还说这些……”

  “我现在只希望早点找到西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