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父子谈话-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10章 父子谈话

  直到整个大厅只剩下陈家自家人时,陈白朗这才走到赵兰心跟前,一脸讨好问道:“妈,气消了吗?如果还没消,我让他们下手再狠一点。”

  对于那两个娘家的人,陈白朗向来就没什么好感,如果不是顾忌到杨慧两人的感受,他早就与他们断绝来往关系。

  如今三人家彻底形同陌路,陈白朗自然不会跟他们客气。

  “不用了,先把青阳身上的伤处理好,如果留下什么祸根,我唯你是问!”赵兰心冷哼说道。

  陈白朗看了陈青阳一眼,以他的经验,一眼就可以判断地出陈青阳的伤势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严重,不过还是连连点头应道:“好,我这就带他下去治疗,你们几个,好好陪妈吃顿饭,别再惹她老人家生气了。”

  还惊魂未定的杨慧两人如小鸡啄米般点着头,变得十分拘谨听话。

  “我肚子不饿。”赵兰心寒着脸说道,显然她并不想跟杨慧她们两人一起吃饭。

  “奶奶,您多少吃点,等我处理好身上的伤后,今晚再陪你好好吃饭。”陈青阳说道。

  赵兰心那阴寒的脸瞬间变得温和起来,一脸疼惜看着陈青阳说道:“你最主要先把伤养好,奶奶真的不饿。”

  一旁的陈白朗见此,也不再强求,叮嘱刘安葵一声让她照顾好赵兰心后,便带着陈青阳离开了大厅。

  两父子一路上没有半句交流,径直走向那一座装潢奢华的书楼。

  在陈白朗的带领下,陈青阳很快进入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中。

  房间内的布置典雅而大气,旁边有着一个用黄花梨打造而成的巨大书柜,上面摆放的都是线装书籍,这些书籍一看就知道有不少的年头,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纸张味道。

  地上几样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很是引人注目,透着一股沧桑厚重的年代气息,墙壁上那几幅山水真迹更是万金难买,任何一幅放出去都会引起外界极大的轰动。

  如此典雅大气的书房布置,跟陈青阳所了解的陈白朗品位有着天壤之别。

  陈青阳不知道,他是除了黄凤鸣之外,第二个能够进入这个书房的人。

  没有理会陈青阳眼中的好奇,陈白朗走到书柜前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样东西,看也没看就直接丢给陈青阳。

  “服下。”陈白朗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傲然,然后他突然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然后声音变得轻柔起来,说道:“这是一颗疗伤丹药,能让你身体快速恢复。”

  陈青阳也没说话,即便陈白朗不说,他也知道手中握的是一颗疗伤丹药,而且这丹药散发出来的药力非常的浓郁,比之他身上从沈昊君手中得来的那一颗丹药要强大多了。

  陈青阳知道,他的伤势其实并不算严重,以他如今的恢复能力,即便是断裂的胸骨肋骨,也能在十天半个月内完全复原。

  如果现在服用这颗疗伤丹药,那就太暴殄天物了!

  “我知道你伤势不严重,但是你别想留着它,我需要你在这一两天时间内完全恢复,否则你奶奶不会放过我。”陈白朗一眼就看穿陈青阳的心思,脸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

  陈青阳愣了一下,微微耸肩,然后张嘴直接将丹药服了下去。

  丹药入口,瞬间化为一股热流,如同大江奔腾的水流,朝着陈青阳身体各处经脉血管散去。

  一瞬间,陈青阳感觉整个人如同一个火炉,身体受伤的部位传来强烈的灼烧感,不过这种灼烧感并没有让他觉得痛苦,反而传来阵阵舒畅感,他甚至感觉那断裂的骨头居然在蠕动愈合。

  “好变态的药力!”

  单论药力而言,陈白朗给他的这颗丹药,绝对比他手中那颗还要强大五倍不止,恐怕就算是处于频死境地,也能将人硬生生救回来。

  感受到经久不息的药力还在疯狂治愈他的身体,陈青阳渐渐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目光开始平静地看着陈白朗。

  看着一身狼藉的陈白朗悠闲地坐在那张价值连城的太师椅上,陈青阳总感觉这画面有些不伦不类。

  “凤伯说你的经脉已经完全修复了。”陈白朗摸了摸口袋,掏出一根早已被水浸泡过的卷烟,神情略显无奈地将它扔进垃圾桶。

  “嗯。”陈青阳微微点头,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心平气和跟陈白朗这样谈话,内心略微有些不太自在。

  “现在能不能跟我说当初打伤你的人是谁?”陈白朗漫不经心问道,身体微微靠后,神情似乎有些疲惫。

  他已经半个月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怎么,你想替我报仇?”陈青阳微微耸肩问道。

  “如果你需要的话。”陈白朗语气平静说道。

  陈青阳一愣,显然没想到陈白朗会如此回答,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道:“不需要,我的事,我自己会解决。”

  陈白朗无所谓一笑,接着说道:“天邪门的事,你最好不要再调查下去。”

  陈青阳眼睛一眯,眉头瞬间皱了起来,沉声问道:“你还知道什么?”

  他与天邪门之间的恩怨,从来没有跟外人提起过,陈白朗居然知道,这如何让陈青阳不震惊。

  “知道不少,但是还有不少疑惑。”陈白朗坦白说道。

  这一年时间,陈白朗并没有放弃追查当年陈青阳失踪的事,最后循着蛛丝马迹,他总算有了收获。

  他不仅知道陈青阳跟天邪门的恩怨,他还知道陈青阳曾经是炎黄地字号的人,只是依旧有让他疑惑的地方。

  例如陈青阳所学的武技和修炼心法师承何处,例如当年废掉陈青阳的经脉又是何人,因为他知道当年陈青阳和天邪门那场大战,虽然身受重伤,但是经脉并没有受损,是事后被一名实力不弱于黄凤鸣的高手给废掉。

  陈白朗清楚,天邪门当中并没有堪比黄凤鸣这个等级的先天高手。

  “看来你废了不少心思调查我。”陈青阳声音微冷说道,他不喜欢被人暗中调查的感觉,即使那个人是陈白朗。

  “你是我儿子,这是我的责任。”陈白朗淡淡说道,语气毋容置疑。

  “抱歉,我可没承认你是我父亲。”说完,陈青阳直接转身,头也不回迈出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