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他们动不了我-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15章 他们动不了我

  听到警笛的声音,陈青阳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谁报的警?”陈青阳那冰冷的眼神扫视众人一眼。

  华夏国是个法制社会,陈青阳打伤李飞航,终归会有些麻烦,毕竟他的实力还没到无视法律的程度,除非他让陈白朗出面解决。

  那群小混混连忙摇头,他们的名字基本上都被警察拉入黑名单,断然不可能自己找死去报警。

  “是我报的警。”这时,刘雄波开口说道,脸色也微微有些尴尬,道:“在来之前我叮嘱了其他人,如果一小时后我没回去,就让他报警来抓人。”

  刘雄波本来想着跟李飞航抗争到底,可没想到半路却杀出一个陈青阳救了他们。

  “少爷,要不你先离开,我来处理?”何兵出声说道。

  “来不及了。”陈青阳看着大门口,神情略显无奈说道。

  话音一落,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蜂拥冲了进来。

  “全部别动,抱头蹲下!”

  一道冷厉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一群持枪警察将陈青阳他们包围,那群小混混个个不但没有半点惊慌,脸上反而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至少他们的人身已经安全了。

  “刘区长,你没事吧?”带头那位中年警察快速走上前来询问道。

  在接到报警后,得知刘雄波被一群黑社会人士威胁,身为羊城分局局长的黄富亲自带着警队精英过来,一旦刘雄波在他的管辖地面出事,他头上那顶乌纱帽恐怕也不保。

  “我没事,多谢黄局长关心。”刘雄波礼貌性一笑,脸上重新恢复波澜不惊的神情,然后快速走到刘腾达面前将他扶了起来。

  “你们两个,还不抱头蹲下?”一名警员指着陈青阳和何兵两人大声喝道,一时间不少于十把枪指着陈青阳的脑袋。

  事关刘雄波的安危,黄富让全部警员武装出发,同时还特别命令,一旦那群恶徒拘捕,可以开枪警示,若是敢暴力反抗,直接当众击毙。

  见警察的枪对准陈青阳的脑袋,刘雄波神色一惊,赶紧出声喝道:“你们干什么?快放下枪,他是来救我们的人。”

  虽然还不知道陈青阳的身份,但是刘雄波久经官场阅人无数,早已练就出一番看人的眼力,他敢肯定陈青阳不是简单人物。

  “放下枪。”黄富连忙摆手,目光不由好奇打量陈青阳两人几眼,随后目光扫视那群小混混。

  “连刘区长都敢威胁勒索,你们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全都给我带回去严加审讯。”黄富冷喝一声,吓得那群小混混个个脸色惨白,这一进去,恐怕没几年是出不来了。

  “局长,这里有个受伤昏迷的,好像是李飞航。”这时一名警员发现了陈青阳身后躺在地上的李飞航。

  “李飞航?”黄富脸色一惊,赶紧上前几步,果然发现躺在地上的是人称飞机哥的李飞航。

  “他怎么会在这里?”黄富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不淡定。

  “局长,要不要把他也带回去?”那名警员问道。

  李飞航不同于其他小混混,他在羊城这一带可是出了名的恶霸,黑白两道都得给他几分薄面,一旦他被抓入警察局,恐怕会引来不小的麻烦,特别是李飞航幕后的大佬,那可是连黄富都远远惹不起的大人物。

  黄富的眼中顿时露出为难之色,他现在有些后悔亲自过来,若他将李飞航抓进警局,一旦出了事,上头怪罪下来,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可刘雄波还在一旁,他总不可能明目张胆放了李飞航。

  “黄局长,这次绑架我儿子的主谋就是这个李飞航,一定要严惩不贷。”刘雄波冷声说道,显然他也看得出来黄富的顾忌,不由出声提醒道。

  黄富的身体微微一颤,脸上表情更是苦不堪言,但是也只能连连点头。

  “都愣着干什么,没听到刘区长的话吗?统统抓回去审讯。”黄富寒着脸大声喝道。

  “还有你们两个出手伤了人,跟我回警局接受调查。”黄富看着陈青阳两人说道,语气不再似之前那般客气,显然刘雄波坚持他要抓李飞航让他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刘雄波微微皱眉,但是也不好说什么,按照程序,陈青阳两人是得到警察局录口供,毕竟他们出手伤了李飞航。

  “爸,老大是为了救了我们才出手伤人,为什么也要去警察局?”一旁的刘腾达不解问道。

  “只是录份口供而已,放心,法律是公正的,他们只是正当防卫,对吧,黄局长?”刘雄波看着黄富说道,语气虽然平静,但任谁都听得出他是在提醒黄富。

  “那可说不准,收队!”黄富冷声一喝,不再理会刘雄波,径直走出工厂门外。

  抓了李飞航,黄富可是要承受丢掉乌纱帽的风险,他自然不会给刘雄波好脸色看。

  “我先送腾达去医院,然后再去警察局跟你汇合,放心,你救了我们,我不会让你有事。”刘雄波看着陈青阳,一脸保证说道。

  “老大,等我处理下伤口就去找你。”刘腾达也说道。

  陈青阳耸了耸肩,淡淡说道:“不用担心,他们动不了我。”

  在其他地方陈青阳或许不敢这么说,但是在羊城,没有人比他更有资格说这句话,如果他们想要耍阴的,陈青阳也不介意拉出陈白朗这张虎皮出来,即便他很不想这样做。

  一旁的何兵深以为然地点了一下头,他并不担心陈青阳会吃亏,相反的,他更加担心背后那群不长眼的家伙,一旦惊动了陈白朗这头沉睡的雄狮,恐怕整个羊城都要翻天。

  陈青阳他们被带走后,只剩下刘雄波两父子还留在原地。

  “腾达,你怎么会认识这么厉害的年轻人?”刘雄波终于有时间问出心中的疑惑。

  “爸,他是我大学的舍友。”刘腾达脸上虽然满是伤痕,但也忍不住流露出骄傲的笑容。

  “他还是个学生?这的确看不出来,你对他了解多少?”刘雄波问道。

  陈青阳的身上有着一股同龄人所不具备的成熟稳重,而且眼中时不时流露出的峥嵘寒光,即便是刘雄波这般地位的人也不敢直视,这样的人绝非池中之物,居然还是一名大学学生,的确让刘雄波很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