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杀人犯-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16章 杀人犯

  刘腾达想了想,然后才说道:“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我对他了解并不多,只知道他也是羊城人,家里应该很有钱。”

  说着,刘腾达将那天晚上在海煌夜总会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变,当得知陈青阳跟海城鸿鸾门的老大李青鸾有着密切的关系时,刘雄波的脸上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你确定是李青鸾?”刘雄波无法掩饰内心的震惊问道,同时眉头也不由皱了起来。

  虽然身在羊城,但是对于海城的李青鸾,刘雄波早已如雷贯耳,那可是长江三角洲地下势力的话事人之一,是站在黑色权利巅峰的人物,黑白两道对她都敬重有加,绝对是一名充满传奇色彩的女人。

  没想到陈青阳居然会认识这般强大的人物。

  “我确定,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还引起不小的轰动,爸,这个李青鸾很厉害吗?”刘腾达问道。

  关于李青鸾的传闻,刘腾达也是事后从同学的口中得知,不过当时他也没多在意,毕竟李青鸾再厉害也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物,更何况从别人口中说出来,肯定有夸大的水分。

  “这个人的身份很敏感,我不好评价,如果你那位同学真的跟李青鸾有密切的关系,你以后最好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刘雄波沉声说道。

  刘雄波的混在政界的官员,若是他的儿子跟一个有黑道背景的人有密切的交往,那么对于刘雄波的仕途绝对有着极大的影响,甚至还因此有可能丢了乌纱帽。

  尽管今日陈青阳救了他们两人!

  “为什么?”刘腾达不解问道,语气明显有些不瞒。

  “道不同,不相为谋,虽然你大学选了一个很冷门的专业,但是我还是希望你毕业以后走仕途路线,如果你跟这个陈青阳交往过深,若是让别人知道,对你的未来可能是致命的打击。”刘雄波语重心长说道。

  刘腾达轻咬嘴唇,他当然明白刘雄波话中的意思,他也知道跟疑似有黑道背景的陈青阳关系过深会有怎样的后果。

  可是他就是不甘心,自从认识陈青阳以后,刘腾达身上的大少爷脾气和傲然都收敛了许多,他是真心想要和陈青阳成为朋友,甚至是兄弟。

  可如今刘雄波让他跟陈青阳保持距离,甚至是划清界限,这让刘腾达内心很是煎熬难受。

  看着一脸茫然的的刘腾达,刘雄波内心微微叹息一声,说道:“我先送你去医院吧,你妈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最好不要告诉她。”

  刘腾达眼神微微变得严肃起来,说道:“爸,你会去警察局救我老大吧?”

  刘雄波看着刘腾达那严肃的眼神,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说道:“我会过去一趟,放心,他只是正当防卫,再加上有我作证,警察不会为难他的。”

  刘腾达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情绪似乎有些低落,显然内心还在想着刘雄波刚才那番话。

  半个小时后,警车抵达羊城分局,陈青阳和何兵两人分别被带到不同的审讯室内。

  审讯室的空间很小,除了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外再无其他,光线也非常的昏暗,依稀能听到外面走廊传来的脚步声。

  陈青阳就这样无聊地坐在一张椅子上等着警察来给他录口供。

  与此同时,在一间私人会所里面,一个光着膀子的中年男人泡在温泉里面,正惬意地抽着雪茄,旁边有两位只裹着浴巾的气质美女正轻揉着捏他的肩膀。

  “傅爷,刚才传来消息,飞机那件事搞砸了,现在他人已经被抓进警察局。”一名穿着紧身衣的纹身大汉站在温泉旁边恭敬说道,目光忍不住贪婪地看了几眼那两位身材婀娜多姿的美女。

  被称为傅爷的中年男人轻轻吐了一口烟雾,那双看似浑浊的眼眸陡然间闪过一抹锋利的寒光。

  “怎么回事?”

  声音沙哑平静,可是却给纹身大汉一股莫大的压力,他赶紧收回目光,不敢再偷看那两位美女,旋即将他得到的情报一五一十说给傅爷听。

  “一个年轻人居然让飞机栽了跟头?”傅爷的声音陡然一变,显然有些不太相信。

  “对方是一名武者,而且实力应该不弱。”纹身大汉说道。

  “哼,区区一名武者也敢动我的人?”傅爷冷哼一声,身上的气势突然间散发开来,旁边那两名小美女吓得赶紧缩成一团,如同两只受惊的小白兔,另有一番诱惑风情。

  纹身大汉低着头,身体纹丝不动,恭敬问道:“傅爷,需要怎么做?”

  “把飞机保出来,顺便警告某些人,我傅爷的人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抓的。”傅爷冷声说道。

  “那刘雄波他们呢?”

  “刘雄波暂时不要动他,现在是非常时期,等过了这阵风再说,至于那名武者,既然他也进去了,那就别让他再出来。”傅爷声音阴冷无比。

  ——

  陈青阳以为很快就有人过来给他录口供,可是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三个小时,这让他内心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就在陈青阳有些不耐烦之际,审讯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一名面容冷峻的男人推门而进,目光扫了一眼陈青阳,脸色突然有些不悦。

  “怎么没有给他拷上?”男人朝着身后那名小警员冷声质问道。

  “他是来录口供的,所以我们就没给他戴上手铐。”那名小警员怯怯说道。

  “荒唐,他现在是杀人犯,立刻给他拷上。”男人一脸阴沉喝道。

  小警员哪里敢怠慢,立刻拿出手铐准备把陈青阳拷上。

  陈青阳面色一冷,身体猛地站起来,眯眼问道:“什么意思?谁是杀人犯?”

  男人冷笑地看着陈青阳,说道:“等一下你就知道怎么回事,快点拷上,否则你不会想知道有什么后果!”

  陈青阳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名男人,任由小警员给他戴上手铐,他的预感果然很准,事情的发展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糟糕。

  “你出去!”男人命令小警员离开审讯室,然后明目张胆地将一旁的摄像机关掉。

  陈青阳知道,这名警察似乎要给他玩阴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