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希望你不要后悔!-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18章 希望你不要后悔!

  未等男人扣下扳机,一只手快如闪电般从他手中夺下手枪。

  冰冷的枪口掉转,指着男人的脑袋。

  “你玩过枪么?”陈青阳一脸不屑说道。

  感受到枪口传来的死亡气息,任由他再愤怒,此刻身体也不由自主在颤抖。

  “不许动,放下枪!”

  周围的特警厉声吼道,个个变得无比警惕,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夺下陈青阳的手枪。

  “你……你敢开枪吗?”男人抬起头,脸色无比狰狞看着陈青阳说道。

  虽然他的内心被恐惧支配着,但是这种恐惧却让他变得更加的疯狂,他根本不相信陈青阳敢在这里开枪杀他。

  “你在挑衅我?”陈青阳不怒反笑,只是笑容在其他人看起来如同魔鬼在微笑。

  男人同样狞笑一声,吼道:“有种给老子开枪,不然老子慢慢玩死你!”

  陈青阳微微摇头,嘴角莫名勾勒出一道邪异的弧度。

  他最不喜欢别人的威胁!

  没有说话,陈青阳手里的枪口突然朝下。

  “砰!”

  枪声便是他的回应!

  “啊——”

  男人的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满脸惊恐地低头一看,发现他的皮鞋被子弹打出一个血洞,猩红的血水正不断从洞口涌了出来。

  “如果你敢再威胁我,下一颗子弹瞄准的便是你的脑袋。”陈青阳的脸上依旧带着恶魔般的微笑。

  既然他们想要致他于死地,那么陈青阳也不会客气,虽然他很不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

  男人站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抱着受伤的腿不断在地上翻滚,惨叫声不绝于耳。

  那群特警也懵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嚣张狂妄的人。

  “再不放下枪,我们就要开枪了!”

  特警们很快反应过来,如果不是他们的局长叮嘱没有他的命令不许开枪,他们或许已经就地击毙陈青阳。

  陈青阳目光平静地扫了一眼那群有些躁动不安的特警,然后缓缓放下手枪。

  陈青阳之所以放下枪,并不是因为惧怕特警开枪,而是他如果要解决他们,根本不需要用到枪!

  尽管被十几把冲锋枪指着脑袋,如此近的距离,陈青阳自信在子弹还没出膛前,他能够瞬间干掉他们。

  枪声震惊整个警局,一时间那刺耳的警报声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

  这时,门外传来一道愤怒的声音,紧接着一名中年人大步走进拥挤的审讯室,当看到在地上翻滚哀嚎的男人时,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下来。

  “谁开的枪?”

  来人正是黄富,他那冰冷的目光瞬间锁定住陈青阳,同时闪过一抹难以置信的震惊。

  他的人肯定不敢开枪,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这一枪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开的。

  “我开的。”陈青阳大方承认道,同时一脸微笑地看着黄富。

  在废弃工厂第一眼见到黄富时,陈青阳就感觉他不是什么好人。

  不知为何,看着陈青阳此刻脸上的笑容,黄富内心居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定了定神,微微挺直腰板,冷声说道:“年轻人,你公然夺枪袭警,光凭这一点,我就可以直接将你就地击毙。”

  如果不是怕引起更多的麻烦,黄富还真有这个想法,不过一想到陈青阳的杀人罪基本已经坐实,他也没必要多此一举在警局里面杀人,毕竟传出去的话影响不好。

  陈青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道:“我劝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不然后果你承受不起。”

  黄富如果真敢命人对他开枪,陈青阳也不介意用他的方式解决问题。

  尽管他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会很严重!

  “你在恐吓我?”黄富眯眼问道,同时内心也犯起了疑惑。

  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被如此多枪口指着还能显露出一副有恃无恐的态度,而且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这份淡定和狂妄,让黄富这个见识过不少大场面的分局局长也自愧不如。

  陈青阳要么是疯子,要么他真的大有来头,黄富自然是心安理得地更加倾向于前者,如果陈青阳真的大有来头,背后要动他的人不可能不知道。

  “你可以这么认为。”陈青阳说道。

  “真是无知者无畏啊!来人,把我给他关进牢房里严加看管,如果他还敢反抗,直接开枪击毙。”黄富冷冷说道。

  他觉得跟这样一个疯子聊天实在是浪费时间,人证物证都已经准备齐全,现在就等着法院的审判。

  不出意外的话,陈青阳就算不被判死刑,他这辈子也别想从牢房里走出来。

  “我要打个电话。”陈青阳说道。

  即使到了这个时候,陈青阳依然想通过最和平的手段解决这个问题。

  “你现在打给谁都没用,带走,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接见他。”黄富冷声说道。

  “希望你不要后悔!”陈青阳说完,不再坚持要打电话,他也知道,以陈白朗的能耐,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知道这一切。

  不过陈青阳此时已经改变主意了,即便陈白朗出手,他也会让某些人后悔打他的注意。

  看着陈青阳那平静中带有一丝戾气的眼神,黄富内心不由咯噔一下,那感觉仿佛被人用刀子抵在喉咙,让他有些窒息。

  直到陈青阳被特警带出审讯室,黄富才张嘴大吸一口气,发觉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希望是我想多了。”黄富微微叹息一声,然后才跨出审讯室。

  黄富刚回到他的办公室,发现已经有人在等着他。

  “黄局长,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刘雄波满脸愤怒地看着黄富质问道。

  黄富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显然他还没有从刚才陈青阳留给他的阴影中走出来,强装镇定走到他的椅子前坐下。

  “没什么好解释的,那个叫陈青阳的年轻人的确杀了人,人证物证都有,他逃不了。”黄富说道。

  “放屁,我当时也在场,他根本没有下死手,那人最多就断一根锁骨,怎么可能会死?”刘雄波怒瞪着黄富说道。

  黄富丝毫不惧刘雄波的愤怒,冷笑一声道:“兴许是刘区长你眼花了,当时那么多人在场都可以证明陈青阳杀了人,医院也证实那人送来之前就已经死了,刘区长,你可不要为了包庇一个杀人犯而毁了自己的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