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活得不耐烦 (求恶魔果实)-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19章 活得不耐烦 (求恶魔果实)

  刘雄波目光一寒,黄富跟陈青阳无冤无仇,却如此颠倒黑白污蔑他杀人,显然是受了别人的指示。

  “黄局长,我也劝告你一声,最好适可而止,否则不仅你头顶的乌纱帽不保,可能还会惹来其他麻烦。”刘雄波冷声说道。

  刘雄波从刘腾达口中的得知,陈青阳跟海城的李青鸾关系十分的密切,如果她得知陈青阳在这边被人诬陷,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以李青鸾的能耐,如果她执意要保陈青阳,一个小小的分局局长,还真不够资格阻拦。

  黄富眼睛一眯,他显然听出刘雄波话中有话,脸色不由一沉问道:“刘区长这话什么意思?莫非这陈青阳还有强大背景不成?”

  想起之前陈青阳一副有恃无恐的态度,再加上刘雄波这番话,黄富不得不重新审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哼,我言止于此,至于黄局长如何选择,那就不关我事,告辞!”说完,刘雄波不理会黄富有和反应,转身直接离开办公室。

  其实刘雄波还是有些自私了,以他的身份地位,如果执意要保陈青阳,至少能让黄富投鼠忌器,不敢这么明目张胆诬陷陈青阳。

  可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知道陈青阳有黑道背景,如果强行插上一脚,即便真能救出陈青阳,恐怕他也会深陷组织的调查,对他的名声和仕途绝对有着极大的影响。

  虽然内心对陈青阳有些愧疚,但是刘雄波也并不后悔这么做,也许这就是人类的私心吧!

  刘雄波离开后,黄富突然间有些坐立不安,在办公室来回踱步,然后拿出自己的私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豪哥,你们有没查过那个陈青阳有何背景?”黄富对着电话那头问道,神情显然有些不自在。

  “怎么,有问题?”电话传来一道阴沉的声音。

  “刚才刘雄波来我办公室警告我,听他话中的意思,这陈青阳似乎很不简单,所以我想问问你那边有没查到什么消息?”黄富声音有些慌张问道。

  黄富坐在这个位置已经有好几年了,加上这一两年时间破了几单大案,不出意外的话,明年他就会被调到市局里面去,前程一片大好,他可不想在这节骨眼上栽了跟头。

  “慌什么,就算他有再大的背景,也有傅爷在背后顶着,你尽管做好你的事,可别给我掉链子,否则傅爷怪罪下来,你应该知道后果。”对方声音阴冷说道。

  一听到“傅爷”这两个字,黄富的身体下意识一颤。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见到傅爷的话代我向他老人家问好。”黄富连连点头,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同时内心也稍微镇定下来,毕竟在这羊城,傅爷可是一只手遮住半边天的厉害人物。

  与此同时,陈家正在开午饭,可是面对桌上那丰盛的菜肴,赵兰心没有丝毫的胃口,板着脸瞪着陈白朗。

  “你告诉我,青阳究竟去哪了?怎么打他电话都打不通?”赵兰心冷声问道。

  陈白朗苦笑一声,说道:“妈,我不是跟你说过他跟何兵出市区办点事么?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陈白朗也是很无奈,刚走进饭厅时就被赵兰心痛骂一顿,询问之下才得知陈青阳早上出去后到现在还没回来,而且手机也关机,有了当年的教训,尽管过去这么多年,老太太依然如同惊弓之鸟,生怕陈青阳再次出现意外。

  于是陈白朗第一时间发消息给他的手下,让他在最短时间内查明原因。

  “不行,我得亲自出去找他,若是青阳再出事,我哪里有颜面去见陈家列祖列宗。”说着,赵兰心直接站起来,不过被陈白朗一把拉住了。

  “妈,你这身体哪里还经得起折腾,我去吧,而且我向你保证,如果青阳回来少了根头发,要打要骂随你处置。”陈白朗保证说道。

  “最好是这样,还站在干什么,快去!”赵兰心冷声喝道。

  “小慧,你们陪妈好好吃饭,我很快回来。”陈白朗叮嘱一声,然后大步走出饭厅。

  陈白朗并没有离开陈家,而是独自一人来到陈家的后花园,然后寂寞地点起了一根烟。

  烟烧到一半,他口袋里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我在后花园。”说完,陈白朗便直接挂了电话。

  没多久,一名气息阴冷的男人突兀间出现在陈白朗的眼前,毫无征兆,如同鬼魅一般。

  “狼爷,查清楚了,青阳少爷在警察局。”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说道,眼中带着凛冽的寒光。

  “怎么回事?”陈白朗一指弹飞手中的香烟,那双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阴沉。

  “根据传来的消息,他因犯杀人罪被捕,不过他是被诬陷的,就在不久前,青阳少爷在警局跟警察发生了冲突,最后被关在临时牢房里,谁也不能接近。”男人快速说道。

  “谁干的?”陈白朗的声音明显变得冷厉起来。

  如果让赵兰心知道她那个宝贝孙子现在被人陷害关在警察局内,恐怕会将整个警察局掀翻。

  “福清帮的项傅,他本来是想动那个区长刘雄波的,但最近是敏感时期,他不敢乱来,只好把怒气撒在青阳少爷身上。”男人说道。

  “那个老东西,活得有点不耐烦了是吧?”陈白朗冷笑一声,接着说道:“立刻打电话给冯坤。”

  男人利索地掏出手机,然后拨通了一个私人号码。

  另外一边,在开一个重要会议的市公安局一把手冯坤发现手机屏幕上显示一个陌生号码,皱了皱眉,最后还是接通电话。

  “找谁?”冯坤的语气明显有些不悦,如果不是因为他这个手机号码没几人知道,他恐怕会直接挂断。

  “我,陈白朗。”

  听到“陈白朗”这个名字,冯坤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完全不理会其他人疑惑的目光,他赶紧走出会议室。

  “狼爷,有何吩咐?”冯坤胆战心惊问道,他完全想不明白这尊菩萨为何突然会给他打电话。

  “听说你们南城分局刚抓了一个杀人犯?”陈白朗的声音平静中透着一股不容触犯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