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腿都吓软了-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20章 腿都吓软了

  感受到陈白朗言语中的不寻常,冯坤也猜测不到他的心思,于是说道:“狼爷,我今天一直在开会,所以对你说的那个杀人犯并不知情,不知狼爷想要我做什么?”

  “那个杀人犯是我儿子。”陈白朗淡淡说道。

  听到这里,冯坤整张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右手在微微颤抖,手机都差点拿不稳。

  “狼爷,我真的不知情,应该是南城分局的黄富抓的人,还没来得及上报。”冯坤立马跟自己撇清关系,即便他不在陈白朗身边,也能清晰感觉到电话那头陈白朗的怒意。

  “我知道跟你没关系,我打电话给你也不是让你为难,我的儿子没有杀人,他是被人诬陷的。”陈白朗说道。

  冯坤一听,脸上顿时怒火冲天,道:“这个黄富简直混账,狼爷您放心,我立刻让人放了贵公子,而且一定会彻查清楚,不管是谁,一定严惩不贷。”

  仅凭陈白朗一面之词,就让这位市公安局一把手拍胸脯保证会放人,可想而知陈白朗在其心中的地位。

  别说陈白朗的儿子没有杀人,就算真的杀了人,冯坤也会想尽办法让其脱罪,否则天知道这位连省里领导见到他都得客气三分的狼爷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用查了,是福清帮的项傅在背后搞鬼。”陈白朗淡淡说道。

  冯坤脸上的表情一震,下意识吸了一口凉气,他严重怀疑今天忘记给关二老爷上香,否则这倒霉的事情怎么接踵而来?

  一个陈白朗已经让他头疼不已,现在再来一个福清帮的项傅,这两位爷都是他不愿意得罪的存在。

  当然,如果非要得罪一方,冯坤会毫不犹豫选择得罪项傅。

  福清帮是南粤一带的霸主,项傅也只是福清帮其中一名掌控者,而陈白朗这位爷,可是号称整个南方的黑道教父,即便放眼整个华夏,敢得罪他的人也没几个。

  虽然陈白朗已经退隐多年,但是其名望和地位没有丝毫减弱,远不是一个小小福清帮老大可以比拟的。

  “狼爷,需要我怎么做?”冯坤小心翼翼问道。

  福清帮在羊城的势力可以说遮住半边天,平日里只要他们不闹出大动静,冯坤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如今他们居然敢动陈白朗的儿子,那无疑是在自掘坟墓,如果陈白朗铁了心要冯坤剿灭福清帮,他也只能咬牙照做。

  虽然这样做的代价可能会非常大!

  “你只需要把我儿子放出来即刻,其他的不需要你理会。”陈白朗说道。

  听到陈白朗的要求,冯坤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不敢相信问道:“就这样?”

  “不然呢?难道我让你灭了福清帮,你也敢去做?”陈白朗嗤笑一声道。

  冯坤尴尬一笑,如释重负说道:“狼爷你真会开玩笑,我这就打电话给黄富,如果贵公子在那边少了根头发,我让黄富立刻卷包袱滚蛋!”

  陈白朗没有回应便直接挂了电话。

  “狼爷,项傅那边怎么解决?要不我亲自去给他长点记性?”说着,男人那双阴冷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狠厉的寒光,身上的气息强的有些可怕,远不是留守在陈家那些心腹可以相比。

  陈白朗摇了摇头,说道:“项傅只是个小人物,何须你这个屠神老大出手,让暗殿的人去就行,我还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屠神”和“暗殿”是陈白朗秘密组建的两支强大队伍,是他身边的绝对亲信,“屠神”里的人个个都是实力恐怖的战斗狂人,越一个小境界战斗根本不在话下,而“暗殿”里面全是顶尖杀手,是黑夜中的绝对王者。

  这两支队伍是陈白朗手中最强的王牌,里面是人数除了陈白朗外无人知晓,知道他们存在的人绝大部分都已经去见阎王爷。

  而眼前这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正是屠神队伍里的老大龙刚!

  “狼爷请吩咐。”龙刚一脸恭敬说道。

  “去搜集天邪门的消息,找出它幕后掌控者是谁。”陈白朗眯眼说道,显然他对当初那个令陈青阳重伤的邪恶组织还耿耿于怀。

  ——

  冯坤在陈白朗挂了电话之后,立刻拨通了南城分局黄富的电话。

  此时正在办公室里悠闲地喝着茶的黄富一看到手机里显示他顶头上司的号码,立刻正襟危坐,清了清嗓子,然后才接通电话。

  “冯局,我刚想给你打电话汇报情况,没想到你先打过来了。”黄富一脸殷勤笑道,对于他这个顶头上司,他自然是想要百般讨好。

  “黄富,你他妈还有脸给我打电话,如果你现在在我面前,老子真想一枪崩了你的脑袋。”冯坤如同一头愤怒的野兽,朝着黄富狂吼喊道。

  听着冯坤那愤怒的嚎叫,黄富的脸瞬间变成猪肝色,同时一股不好的预感瞬间涌上他的心头。

  “冯局,怎么了?”黄富小心翼翼问道。

  “你今天是不是抓了一个杀人犯?”冯坤强忍住内心的愤怒问道。

  黄富内心一咯噔,他明明还没有汇报上去,冯坤怎么会提前知道?

  难道那小子真的有强硬的后台?

  黄富不敢继续往下想,低声问道:“冯局,你认识那个杀人犯?”

  “黄富,我不管你现在在哪,立刻滚过去请那位年轻人出来,如果他少了一根头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别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冯坤愤怒喊道。

  黄富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身体不由自主在颤抖,他的预感果然没有错。

  不过一想到是福清帮的项傅指示他抓陈青阳的,黄富深吸一口气,说道:“冯局,或许你还不知道,那小子惹的是福清帮的项傅,我也是被迫无奈才抓了他。”

  黄富一下子把锅甩给了项傅,即使真的出事,他也表明自己是迫于无奈。

  “王八蛋,他项傅算哪根葱?你黄富是吃着皇粮的警察,是人民的公仆,居然会畏惧一个黑社会人士?我看你脑子是被狗吃了。”冯坤破口大骂喊道,那语气,真的恨不得一枪毙了黄富的脑袋。

  “冯局,能告诉我那年轻人有什么来头吗?”黄富咬了咬牙,有些不甘心问道。

  “他是陈白朗的儿子!”

  听到这里,黄富双脚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脸色吓得惨白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