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兄弟们,求恶魔果实!)-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22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兄弟们,求恶魔果实!)

  “哟,这不是阳哥么?这是准备去哪一间监狱啊!”李飞航一脸狞笑地走到陈青阳跟前,显然他以为警察正准备押解陈青阳到监狱去。

  从警察局被放出来后,李飞航第一时间到医院处理断裂的右手,医生告诉他,右臂有些神经已经彻底坏死,即便能够复原,也会拉下终身残疾,恐怕连捧起一只碗的力气都没有。

  听到这里,李飞航愤怒地像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在医院砸烂了不少东西,等清醒过来后,他重新回到警察局的门口等着陈青阳,目的就是要亲眼看到陈青阳落魄狼狈的样子,这样才能稍微平息他心头之恨。

  陈青阳眼神带着戏谑看着李飞航,仿佛在看着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察觉到陈青阳戏谑的眼神,李飞航内心不由大怒,他原本想着陈青阳会表现出一副无精打采,失魂落魄的样子,甚至他还想过陈青阳会给他磕头求饶。

  可如今陈青阳显露出来的眼神,明显是在挑衅他。

  “黄局长,为何不给这个杀人犯戴上手铐?还有,等他进了监狱后,一定要给我好好招待他。”李飞航一副命令式的口吻对着黄富喊道。

  李飞航背后的老板项傅已经出面,他心中自然是底气十足,一个分局的局长断然不可能得罪他。

  黄富本来就积蓄着一肚子的怒气,如今这李飞航还敢在他面前指手画脚,简直不知死活。

  正当黄富准备命人捉拿李飞航等人时,陈青阳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我没有杀人,他们为何要抓我?”陈青阳微笑问道。

  陈青阳并不着急,他要让李飞航更加的得意,然后将他从天堂一脚踢下地狱。

  李飞航丝毫不掩饰他内心的讥讽,说道:“你脑子没毛病吧,我们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你杀了人,你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这是你们诬陷我,法律是公正的,它会还我一个公道。”陈青阳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听到这里,一旁的黄富目光不由疑惑地看着陈青阳,他明明已经无罪释放了,为何还要说这些多余的话?

  李飞航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脸猖狂笑道:“哈哈,真是无知者无畏啊,陈青阳,就算老子诬陷你又怎样,你能耐我何?还跟老子讲法律,在这羊城,法律管不了老子。”

  周围的人也在附和狂枭,丝毫没有将黄富他们这些警察放在眼里。

  “你承认是你诬陷我杀人了?”陈青阳微笑问道。

  “是又怎样,老子说你是杀人犯,你就是杀人犯,还学着别人做英雄,我呸,老子一只手都能玩死你。”李飞航肆无忌惮说道,神情猖狂无比,完全把那群警察当空气一般。

  黄富脸上的肌肉不停在颤抖,不过陈青阳这位小爷还没出声,他也只能乖乖站在一旁。

  也正因为黄富的沉默,让李飞航更加肆无忌惮,意气风发。

  “黄局长,你都听到了吧?”陈青阳转身面向黄富说道,他已经没有跟这个跳梁小丑玩下去的必要了。

  “切,死到临头还想挣扎,黄局长赶紧押他去监狱,等他到了监狱,老子再陪他慢慢玩。”李飞航一脸残忍说道。

  他的右手彻底残废了,这个仇,他需要陈青阳十倍百倍偿还回来。

  “来人,把李飞航抓起来。”黄富知道是时候表现自己了,当即大声下令抓捕李飞航。

  几名警察利索地上前,瞬间压住李飞航的肩膀,让他动弹不得。

  如此戏剧性的一幕,让李飞航等人彻底懵了,脑海中一片空白,个个像傻子一样站在原地不敢乱动。

  “黄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李飞航率先反应过来,脸色极其阴沉地看向黄富,打死他也不会想到,黄富居然命人抓他。

  “你故意捏造证据陷害他人,同时我怀疑你指示他人杀害郭建飞,我现在正式逮捕你。”黄富冷声说道,这个时候,他没有半点犹豫逮捕李飞航,否则恐怕倒霉的将会是他。

  李飞航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阴沉,冷声说道:“黄局长,我可是傅爷的人,你可要考虑清楚这样做的后果。”

  李飞航不由提醒道,他不相信黄富明知他是项傅的人还敢明目张胆抓他。

  “哼,我不认识什么傅爷,如果你再敢威胁我,我会在你的罪状上再添加一条恐吓威胁罪。”黄富一脸刚正不阿说道,同时他内心在冷笑,得罪了陈白朗,就算是项傅此刻恐怕也自身难保,他自然是不惧。

  黄富话音刚落,五辆市局的警车突然间停在他们后方,紧接着一群武装特警涌了出来,瞬间将在场的人全部都包围起来。

  一看到如此大的阵仗,除了陈青阳跟何兵外,其他人全都一脸愕然。

  黄富的心中微微一颤,他一眼就认出这群都是市局里的精英特警,只有在出现极其严重的情况才会动用的特警力量。

  没想到冯坤居然将他们给派过来了。

  “谁是陈青阳?”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过来。

  听到对方是来找陈青阳的,李飞航那阴沉的脸再次变得猖狂起来。

  显然,他以为这是项傅的安排,也就只有项傅这个级别的人物才能惊动市公安局的力量。

  “陈青阳,这回你死定了,还有黄富,你居然敢抓老子,等你下台后,看老子怎么玩死你!”李飞航一脸狞笑说道。

  看来他是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陈青阳不理会李飞航的自作多情,面容平静地朝着那名中年特警说道:“我是!”

  那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特警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陈青阳跟前,朝着他敬了个礼,说道:“你好,是我市刑警大队的队长高飞,奉局长的命令前来护送你回家。”

  听到高飞这番话,李飞航再次瞪大双眼,艰难地咽了咽一口唾沫,脸上再无半点嚣张气焰,取而代之的是震惊,疑惑和恐惧。

  “你们……不是傅爷派来的?”李飞航声音结巴问道。

  高飞猛地转身,那凶悍地目光瞪着李飞航,问道:“你就是李飞航?”

  李飞航下意识点了点头。

  “绑起来!”高飞厉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