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落幕 (求恶魔果实)-古武狂兵-
古武狂兵

第123章 落幕 (求恶魔果实)

  李飞航彻底傻了!

  双腿好像不受控制一般,不由自处地在颤抖。

  恍惚间,李飞航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那钻心的剧痛让他恢复几分清醒。

  他不是在做梦!

  “怎么回事,这他妈究竟怎么回事?”

  李飞航内心在嘶吼,可是注定没有人告诉他答案。

  两名身材魁梧的特警走过去,南城分局的警察下意识往后退,任由他们架住一脸苍白的李飞航。

  “其他人也都给我抓起来,一个也别想跑!”高飞冷冷扫了一眼李飞航身后那群小弟喊道。

  一时间那群小弟个个颤抖着身体不敢动弹,在武装到牙齿的特警面前,他们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陈青阳,你究竟是什么人?”李飞航满脸惊恐地看着陈青阳问道,这个时候他还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那他这些年就活到狗身上去了。

  黄富他们明知他是项傅的人都毫不犹豫抓他,可想而知陈青阳的身后有着怎样的背景。

  “还不知死活,他是狼爷的儿子。”一旁的黄富一脸傲然说道,仿佛他才是陈白朗的儿子。

  “狼爷?”

  李飞航呢喃一声,瞬间反应过来,然后神色无比惶恐地看着陈青阳,全身仿佛瞬间被抽光了力气,若不是两名特警搀扶着他,他早就瘫软在地上。

  整个羊城,还有谁敢自称狼爷?

  “嘶!”

  周围的人也终于反应过来,个个情不自禁倒吸一口凉气,有的小混混甚至因为太过惊恐控制不住的黄色液体从双腿间流了下来。

  听见黄富自作主张透露他的身份,陈青阳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寒芒。

  李飞航拉拢着脑袋,面如死灰,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他知道,自己这一生算是完了!

  “陈少爷,如果没其他吩咐的话,我们先送你回去?”高飞态度恭敬问道。

  出发前,冯坤千叮万嘱他们一定要将陈青阳安全送回家,如果有任何闪失,他们个个都难辞其咎。

  “等一下。”陈青阳突然问道,“你们局长叫什么名字?”

  高飞不明白陈青阳为何要问他们局长的名字,不过还是应道:“我们局长叫冯坤。”

  “打电话给他,我要跟他谈话。”陈青阳语气平静说道,但是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高飞赶紧掏出电话,拨通了冯坤的号码。

  跟冯坤打了声招呼后,高飞便将电话交给陈青阳。

  “冯局长你好,我是陈青阳。”陈青阳对着电话说道,同时他还故意开了扬声器,显然是准备让所有人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

  “哈哈,是陈贤侄啊,我本来想亲自去见你一面,不过临时有事走不开,还请陈贤侄见谅!”电话那头,冯坤哈哈笑道,那语气态度,仿佛跟陈青阳认识已久一样。

  以如今冯坤的身份地位,对一个年轻人如此客气,恐怕整个羊城也找不出几人来。

  对于冯坤自来熟的称呼,陈青阳也没显露出抗拒,淡淡说道:“冯局长,我要实名举报一个人。”

  说着,陈青阳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黄富,一旁的黄富内心不由一颤,他突然间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哦?陈贤侄你要举报谁?”冯坤问道。

  “我要举报南城分局的局长黄富,他勾结黑社会成员,企图诬陷我杀人,还想对我屈打成招。”陈青阳缓缓说道。

  听到这里,黄富整张脸变得极为难看,不由大吼一声道:“你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我勾结黑社会成员?”

  黄富此刻的内心真的慌了,他百般讨好陈青阳,以为能够逃过一劫,可没想到陈青阳的报复来的这么快。

  “我相信冯局长会秉公处理。”陈青阳淡淡说道。

  陈青阳的确提供不了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不过他也不在乎,既然陈白朗已经出面了,他相信冯坤会知道怎么做。

  “黄富,你好大的胆子,身为警察,既然敢公然勾结黑社会成员,高飞,立刻将他抓起来严加审讯。”冯坤当即下命道。

  不管陈青阳手里有没证据,冯坤都已经可以宣判,黄富这一次真的完了!

  “冯局长,你千万不要听信他的一面之词,我是冤枉的啊!”黄富朝着手机大声喊道。

  “抓起来!”

  高飞没有犹豫,立刻让人将黄富拷了起来。

  冯坤没有理会黄富的大吼,声音再次变得温和起来,道:“陈贤侄,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这里有个重要会议需要开,下次有时间我再登门拜访你和你父亲。”

  “那我就不打扰冯局长开会,只要冯局长有时间,陈家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陈青阳微笑说道。

  冯坤识抬举会做人,陈青阳自然不会拒绝他的热情。

  陈家的大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陈青阳这句话,无疑给了冯坤一张通行证。

  电话那头的冯坤笑地合不拢嘴,连连告别几声才挂了电话。

  黄富整个人面如死灰,他知道,就算他能够保住这条命,下半辈子也会过得很凄惨。

  陈青阳拒绝了高飞相送的好意,看着黄富和李飞航一干人等被带上警察,他的眼中没有半点怜悯,有的只是冷漠。

  陈青阳本不愿惹麻烦,是他们太过不识抬举,这就怪不了他狠心。

  今日之后,恐怕整个羊城,乃是整个南方地区的黑白两道都会发生震动,因为那个退隐多年的“狼爷”终于露脸了,同时“陈青阳”这个名字也很快会传遍每一位拥有实权大佬的手中,他们绝对会第一时间警告家里的后辈,日后听到陈青阳这个名字的年轻人,有多远绕多远。

  此事终于落幕,陈青阳自然也不会想到有带来怎样的震荡,回去的路上,他第一次坐在何兵的副驾驶位置,何兵也没多问,平稳而迅速地开车回陈家。

  “何叔,你身上是不是有伤?”半路上,陈青阳突然问道。

  何叔愣了一下,然后快速恢复平静,点头说道:“嗯,当初执行任务受了伤,所以退下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受伤,何叔恐怕也不会被陈白朗请回家当司机,毕竟他骨子里留着军人的血液,军队才是他的舞台。

  陈青阳没有说话,将沈昊君给他的那颗疗伤丹药掏了出来,没有半点犹豫递到何兵的眼前,说道:“何叔,这东西可以治好你的伤。”